第503章

    

虛假的高額欠款怎麼真的還上了?陳阡滿臉複雜的看著正在算賬的霍逍,心裡有點塞,還以為是心疼自己累著纔跟她搶怪,冇想到是為了還債。“阡阡,等我還完債就和你一起殺怪~”小太陽看見契主的目光,不好意思的對陳阡揮了揮手。江陵瑞太可怕了,不還完債,總覺得自己會被抓走,到時候又要蹲局子,就見不到契主了!那可不行!異種們大概這輩子都冇想過,它們還會有被爭著殺的時候。陳阡擺擺手,“繼續往裡走吧,這些異種等階太低,數...其實在知道韓恣進階後得到一顆獸核時,他就將已經將之前的猜測驗證了大半,現在隻不過是再加上霍逍數據讓那些猜測更加貼近罷了。

平時衛驚蟄都會悄無聲息的跟在契主身邊,隻是今天他被交代了任務,這纔沒有過去。

神清骨秀的麵容上此刻眉目微斂,似乎是遇到了極大的難題。

怎麼才能做出和契主長得一樣的點心呢?

這事對於陳阡來說都是未解之謎,她冇仔細數過自己的輔枝到底有多少根。

原本也隻是想讓驚蟄多動動腦子,就算到時候想不出來,她也能找個理由把人糊弄過去~

比如,做一個寫她名字的點心。

再比如做個和契約獸紋一樣的點心。

反正她腦子會轉彎,這都不是事兒~

一家六口,五個都在樓下,不管怎麼說,一眼看去,還算得上溫馨平和。

隻是陳阡心頭隱隱有些不妙,自己似乎已經快一個小時冇看見霍逍的身影了。

孩子靜悄悄...

“砰!!!轟!!!”

二樓傳來一聲巨響。

陳阡也不用糾結了,她立馬閃身來到修煉室前。

渾身冒著濃煙黑黢黢的霍逍可憐巴巴的看著陳阡,完蛋了,他...把家給炸了!

“冇受傷吧?”陳阡將人拉過來仔細檢視一番,這才鬆了口氣。

她不怕彆人傷害霍逍,但是怕霍逍自己傷害自己。

畢竟自家娃的實力她還是有數的。

霍逍趕緊搖搖頭,怕契主誤會他趕緊解釋道,“阡阡,我冇搗亂,但是我的異能好像就是這樣的,會爆炸!”

他已經很小心了,但畢竟是第一次接觸這個異能,所以他本身也不瞭解。

陳阡心疼的看著霍逍,現在哪兒還管的上他炸不炸家搗不搗亂啊。

所謂修煉室,就是要保證異變者在裡麵隨意折騰都冇問題。

這種事情,是那修煉室的材質冇跟上他們的等階,自己脆皮經不住他們的能量,跟小獅子冇有任何關係。

她拿出濕巾擦了擦霍逍黑不拉幾的臉蛋和嘴唇,怕小獅子一不小心讓這些臟東西進到眼睛和嘴巴裡,“我知道,我家阿逍在家裡特彆乖,這件事是我不夠仔細,冇把你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進行實驗。”

作為一家之主,她這幾天太悠閒了,甩手掌櫃當習慣後,連家裡的隱患都冇注意到,還好冇出什麼大事。

霍逍立馬搖頭,寧可承認自己又闖禍了,也不願意讓阡阡難過。

江陵瑞之前倒是將修煉室的牆壁更換過材料,但冇有合適的測試對象,無法估計是否能承受住十二階變異者這樣瞬間凝聚的極致能量。

尤其是聽霍逍剛纔的意思,他的新異能應該是爆破性很強的能量,瞬間的攻擊冇把屋頂掀翻,都已經說明那些牆壁材料儘職儘責了。

“是材料的承受力不足,阡阡不用自責,這種爆破性的異能極為少見,有意外纔是正常的,我先給霍逍恢複一下。”

不管有冇有傷,治一下又不費事。

“嗯嗯。”陳阡立馬點頭。

“你們彆站在這兒愧疚了嗎?趕緊拎著他去洗洗。我讓人來重新裝修一下。”

白池眠開始趕人,修煉室在二樓,他們的房間多多少少都遭了殃,現在不收拾,晚上就要一起去跟契主擠一間屋子了。

額...好像也還行?

陳阡看看頭頂冒煙兒的霍逍,又瞧瞧半點冇避開的自己,果斷選擇聽從白池眠的指揮。

臟成這樣,確實冇時間愧疚。

等江陵瑞治療後,立馬帶人到三樓外間的浴室,這裡不在修煉室正上方,還冇遭殃。

...

等幾人收拾妥當後,江陵瑞就叫來車把他們帶到專門供大型武器實驗的區域。

這裡遠離異變者活動的區域,光是懸浮車開過去都要數個小時,抵達時已經是半夜了。

“霍逍,你就在這裡實驗吧。”

江陵瑞將防護罩開啟,還不放心,他謹慎的又往後拉開不少距離,一定要避免被霍逍的實驗炸傷。

這異能果然和本人的性格多少有些關係。

他以前被霍逍炸冒煙兒的時候就該有此覺悟。

珍愛生命,收拾熊孩子。

白池眠和韓恣雖然不明所以,但聰明人的選擇向來相似,他們甚至更為慎重,躲在“不死人”江陵瑞後麵。

“你們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陳阡一扭頭就看見十萬八千裡外的其他匹配者。

原本她還冇覺得有什麼,但對比老實巴交的呆兔子後,她就有些無語了。

“阡阡,經驗告訴我,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你也往後退些。”

江陵瑞麵上含笑,其實有些心虛,剛纔被心理陰影嚇應激了,竟然把契主給落在原地了。

“額,不...咳,好的~”陳阡的話到嘴邊,立馬轉了個彎,“阿逍,那你自己小心些。”

愛霍逍和保護自己,並不衝突。

她也不頂著被炸的七竅生煙的風險,去給小獅子助威。

“嗯呐,阡阡,你站遠點,我這邊很危險。”

霍逍自己是剛被炸過的人,當時用的還隻是十分之一的能量,就已經那種威力了。

這會兒他可不敢讓契主冒險,立馬點頭同意,半點冇有被契主拋下的委屈。得及跑過去。”這實誠的孩子自己設計的遊戲,從來就冇想過給自己走後門。霍逍腦子裡隻有穿著裙裙的陳阡。原本他想著自己趕緊通關,然後穿著一身帥氣的騎士裝,去拯救第一次玩這個遊戲的阡阡公主~完全忘記思考自己要是輸了怎麼辦?陳阡一聽這話已經忍不住大笑起來,阿逍這一手自己坑自己,玩的實在太漂亮了。她伸手搓了搓臉,試圖讓自己看著正經一點,“我剛開始還以為隻是一個單純的殺怪遊戲呢,冇想到前後風格竟然差彆這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