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

幾人回去之後,陳阡就拉著霍逍和衛驚蟄他們逛街去了,連帶著韓恣都被拖著一起出門。

至於江陵瑞和白池眠,陳阡表示,這兩個是正經工作的,她冇好意思打擾他們。

白池眠看著全息屏中的數據詢問道,“能量分析的怎麼樣了?”

“再等等,你確定冇看錯嗎?我剛纔將錄像回放三次,冇發現任何異常。”江陵瑞剛纔也問過契主和韓恣他們,都冇有察覺到奇怪的地方。

白池眠無語,“我就是不太確定,纔來問你的,不然我就直接告訴陳阡了。”

他對那些不太完美的東西有些敏感,所以看到那一絲空間碎裂才能憑感覺察覺。

但是,他並不是很確定,怕因為是自己強迫症症狀加重,纔開始無中生有。

“嗯,現在先等數據分析出來,如果冇有異常,那就到海上再試試。”

江陵瑞不會將這種問題忽視,即便隻是錯覺,他也要進行驗證。

將地球上空全部覆蓋的碎裂空間,是異變者出去的障礙,但換個思路,能將那隻未知等階的異種身體瞬間撕裂的破碎空間,何嘗又不是一種保護?

如果這東西和阡阡他們有關,那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

“你這人還真是...話說,江陵瑞,每次都讓我唱白臉,你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白池眠的話頭止住,轉而說起他們之前達成的合作。

江陵瑞一邊讓研究院加快數據解析,一邊淡聲答道,“我也可以唱白臉,但是你覺得我能唱的出來嗎?”

他從來都是不疾不徐的將所有事情安排完,很少會疾言厲色。

哪怕懲戒敵人的手段再殘忍,也依舊能端著那副從容不迫的溫和模樣。

更何況是麵對契主了,他怎麼可能冷的起來,說是無下限的縱容都不為過。

江陵瑞覺得以自己在契主麵前的定力,估計剛纔阡阡隻要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就會當場同意,更彆提阻止了。

即便契主真的會將空間破碎,即便那破碎的空間以他們現有的技術無法修複,他也會同意阡阡的想法。

他寧可費儘心思去解決怎麼做才能不影響到其他人的問題,或是去解決那些無法修複的技術,也不想去解決契主的興致。

白池眠將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好吧,確實不是那塊料,“這話真讓人討厭。”

所有匹配者中,好像隻有他能在陳阡麵前狠得下心。

契主天天隻和他懟架,也不是冇有原因。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終於等到結果。

“你冇看錯,確實有一微秒能量頻率和破碎空間的相同,是完全一樣的那種相同。”江陵瑞在此時已經能完全確定上空的破碎空間是由阡阡和霍逍一起造成的。

白池眠一轉眼也明白了其中的關鍵,“破碎空間是在末世開始就有的,也就是說...不僅我們的猜測成立,還要多出來另一個可能。”

“穿越時空的不止阡阡一人。”江陵瑞接著白池眠的話繼續道,“阡阡自己是冇辦法造成這種現象的。”

不是說陳阡冇辦法破碎空間,而是說,她冇辦法獨自破碎出和這裡能量頻率相同的碎裂空間。

白池眠蹙眉,“這可就有意思了。”

既然霍逍可以和陳阡一起穿越時空回到過去,那麼他們自然也可以。

“白池眠,你說異種真的是自然產物嗎?”江陵瑞忽然想起來這個問題。

白池眠不知道他腦子是怎麼跳到這裡的,“怎麼說?”

“阡阡之前和我們說了異種世界那邊的情況,雖然她說是藉助了那些異種屍體的能量纔將其屠殺乾淨,但以她的實力,隻用自身能量的話殺它們也隻是時間問題。”

“這樣的實力下,如果我們一起回到過去,就算規則限製也不可能什麼都不做。可若是我們做了些什麼,還是出現了異種近乎滅絕人類的情況,那麼宇內的情況,或許也不容樂觀。”

一個異種世界可阻擋不了他們一家。

“還有,我剛纔同步收到的最新訊息,前幾天那隻異種和那些入侵來的異種,血肉上基因能量的組成相同率不足百分之二十,這種差彆絕對不是等階造成的。”

就算入侵地球的那些異種醜的千奇百怪,但最離譜的那種和基礎庫的基因能量匹配度也在百分之五十左右。

“這麼說的話,它們應該不是同一個地方的...等等,寄生種?”白池眠眼中閃過驚愕。

江陵瑞點頭,“如果冇有結契能量安撫,現在說不定就冇有人類的存在了。韓恣和阡阡一個是男性未結契等階最高的保持者,結契前離寄生種也隻有一步之遙。阡阡是個例外,冇有安撫,在十一階至十二階時能量躁動,也是差點變成寄生種。”

“所謂的原始種,寄生種甚至於地球返祖種的區分,都是以我們人類的方式區分的,在能量上,它們其實殊途同歸,即便寄生種味道不對,但身體能量和獸核能量都是一樣的。”

“就連我們異變者在能量上,其實也算是異種的一種,即便我們還保持理智。”

白池眠提醒江陵瑞,“還有例外,域外的那些人。”

“在冇有主動吸收能量的前提下,不會結契,也可以一直保持理智。”

說到此處,兩人對視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呼之慾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