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 章 我重生了?

    

晚了一步。因為王胖子已經將蘇逍遙整個人給抱了起來,直奔學校的醫務室跑去………………“這小子怎麼這麼輕?”王胖子忍不住在心裡泛起了嘀咕,他們以前鬧著玩的時候不是沒有抱過蘇逍遙,隻不過那時候抱起來十分的費力。可是現在居然這麼輕易的就抱了起來……………感到後的蘇子涵和沈清雅看著王胖子抱著的那道身影後,抿了抿唇也轉身跟了上去。而人群中有一人的臉色卻是無比的陰沉,此人正是蘇子矜,他見大姐和沈清雅都跑去看蘇逍...沈城…………………

“唔~~~~”

此時的蘇家別墅內。

蘇逍遙正被他的大姐蘇子涵用鞭子抽打。

蘇逍遙神色一怔,隨即便是鑽心的痛感襲來。

看著此刻正在拿鞭子抽打自已的女人。

蘇逍遙意識到自已這是重生了,而且重生回到了18歲那年。

這次事情的起因是因為,假弟弟蘇子矜將大姐送給他的一個小玩偶給撕毀了。

於是蘇逍遙便和他進行了一番爭吵。

結果毫無意外,被打的還是蘇逍遙。

蘇逍遙本是蘇家的親生兒子,從小便被人偷走。

後來蘇逍遙一點一點長大了,自已才偷偷從那人販子手中逃了出來。

而後便被一所孤兒院收養,直到兩年前的一個冬天才被蘇家找到。

而蘇逍遙的假弟弟蘇子矜則是蘇逍遙被偷走後,蘇家又收養的一個兒子。

可雖然他是收養的,但是在家裡的地位卻遠勝於真少爺蘇逍遙。

他的那七個姐姐也是對蘇子矜十分的寵愛。

上一世,隻因弟弟蘇子矜在生日宴會上非要吃冰淇淋。

於是便假意哭求著讓蘇逍遙幫他去買。

其實當時的蘇逍遙知道,他這是不想讓自已出現在他的生日宴會。

所以這才找了這麼一個藉口趕走蘇逍遙。

而聽到蘇子矜的話後,姐姐們全都冷眼看著蘇逍遙。

彷彿在說,如果你不去的話,那你就不要認我們這個姐姐。

當時的蘇逍遙自然不想惹的姐姐們不高興。

所以這才獨自一人小跑著去買冰淇淋。

沒想到在回來的路上遭遇了車禍。

他用最後一絲力氣,掏出了手機,打電話給了他的幾個姐姐。

結果不出意外的,全部都拒絕了。

蘇逍遙被送去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奄奄一息。

在ICU搶救了一夜之後,終是沒有搶救過來。

而在醫院搶救的一夜,他的幾個姐姐也都沒有過來看他一眼………………

“大姐,大姐,你別打逍遙哥哥了,都是我的錯,我不該和逍遙哥哥搶玩偶。”

十六歲的蘇子矜長得可以算的上是十分清秀了,此刻他手裡還拿著那個已經被撕碎了的玩偶,露出了滿臉的委屈。

而居高臨下看著蘇逍遙的大姐蘇子涵見到這一幕,心疼壞了,當即便湊到了蘇子矜身前,幫他擦了擦眼角硬擠出來的淚水,柔聲道:

“子矜乖,這事不怪你。”

說罷,她便用一種惡狠狠的目光看向了蘇逍遙,厲聲開口道:

“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來道歉。”

躺在地上的蘇逍遙一臉痛楚。

不過他還是強撐著身體,站了起來,對著蘇子矜一劍真誠的開口道:

“對不起子矜,我不該和你搶玩偶。”

“這個玩偶對於我來說,本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我不該因為這點小事去和你爭吵,對不起子矜,對不起大姐。”

蘇逍遙的聲音無比的平靜,好似在訴說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和之前為了和蘇子矜爭辯的樣子判若兩人。

聽到蘇逍遙誠懇的認錯後,蘇子涵表情有些詫異,總覺得今天的蘇逍遙和以往有些不一樣,不過還是朝著蘇逍遙惡狠狠的開口道:

“這次就放過你,如果你下次再敢欺負子矜弟弟的話,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還有,你雖然認錯了,但是我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鞭子免了,罰你今晚不準吃飯,你自已回房間好好反省一下吧。”

許超聽著蘇子涵的話後,臉上絲毫沒有任何表情,就連心底也是毫無波瀾。

不準吃飯?蘇逍遙自從被蘇家尋回以後,基本上是沒吃過幾頓飽飯。

經常會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錯誤就會罰他不許吃飯。

即使是吃飯也是吃不消停,總要在吃飯的時候因為一點小事受到這一家人的譴責和嘲諷。

這也導致了他此刻如此消瘦的原因,188的身高,加起來纔不到110斤。

他在孤兒院的時候還是130斤左右呢,沒想到被親生父母帶回家後,反倒比在孤兒院時還要清瘦,這真是一個極好的諷刺啊……

“好,那我先上樓了。”

現在即便是蘇子涵讓他吃他都不會吃了,因為吃他們蘇家的飯,代價太大了,他承受不起,也不想再承受了。

說著,許超抬腿便要往樓上走。

“逍遙哥哥,那這個玩偶你還要嗎?這可是大姐姐送你的禮物呀!是你平時最喜歡的東西了。”

這時站在一旁看熱鬧的蘇子矜開口了,而且看著許超時,還滿眼的得意之色。

許超頭都沒回,徑直的走上了樓梯,而後便聽見有聲音傳來。

“不要了,你要是要就留著,不要的話就幫我把它扔了吧,而且現在對於我來說也沒有那麼重要了。”

笑話,看看蘇子涵給蘇子矜買的禮物,再看看給蘇逍遙買的禮物,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她給蘇子矜買的都是一些昂貴的禮物,都是一些名車首飾什麼的。

隻給蘇逍遙買了那麼一個破玩偶,前世的蘇逍遙還拿它當個寶貝似的,現在想想真是可笑。

而一旁的蘇子涵聽到這話後,眉頭微蹙,好似不知道自已什麼時候送給蘇逍遙的玩偶。

不一會,才見他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她想起來了,這是上次蘇子矜過生日的時候,她去商場裡麵給蘇子矜買表的時候店員贈送的。

她並沒有在意那個玩偶,回到家後便隨手丟給了蘇逍遙,沒想到蘇逍遙卻一直留著。

一時間,讓蘇子涵的心底有了一抹不自然,什麼叫現在對他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剛想開口叫住蘇逍遙,可此時的蘇逍遙已經進了房間。

“大姐姐,逍遙哥哥不會生我氣了吧?”

蘇子涵聞聽,當即就換上了一副柔和的笑臉,對著蘇子矜說道:

“不會的,如果他再敢欺負你就告訴姐姐,姐姐收拾他………………”

進屋後的蘇逍遙,一個趔趄便栽倒在了地上,腦袋還撞到了床邊。

說來也可笑,他這個和蘇家有著血緣關係的親生兒子,居住的地方竟不足20平米。

而且房間也是十分的簡陋,隻有一張木桌和一張木椅,還有一張小的不能再小的摺疊床。

隻見許超跌跌撞撞的起身,隨即脫下了衣服,靜靜地為自已的傷口上著藥。

像是一隻受了傷的小貓,在靜靜的舔舐著它的傷口。

此時許超的身上已經是傷痕累累,隨處可見的傷疤。

不止是今天大姐蘇子涵打的,從他來到蘇家迄今為止,他自已都已經記不住自已被打了多少次了。

每次不管是不是蘇逍遙的錯,蘇家人都會不問緣由的先指責蘇逍遙一番,並且並不給蘇逍遙任何的解釋時間。

就如同今天一般,明明是蘇子矜搶他的玩偶,可是大姐蘇子涵卻非要把事情的過錯壞在蘇逍遙的身上,而且偏偏還要裝作一副為了蘇逍遙好的模樣。

對此,上一世的蘇逍遙還在天真的以為他的幾個姐姐真的是為他好愛護他。

現在想來,這不過是姐姐們為了護著蘇子矜的一個理由罷了…………

重活一世,蘇逍遙決定不再要姐姐們的這份獨有的愛護了,這樣的愛護,他也承受不起。

“啊…………”

就在許超為自已上藥之際,忽然聽到一聲驚呼聲。

隻見大姐蘇子涵不知何時竟然進入了他的房間。

此時正指著蘇逍遙身上的傷痕,滿臉驚恐的問道:

“你………你這是怎麼弄的?”

聽到蘇子涵的話後,許超的眉頭微蹙,語氣不容質疑的開口道:

“誰讓你進我房間的?出去。”

“我………………”

蘇子涵的話還未說完,便被許超不由分說的趕了出去。

許超此刻的嘴角噙著冷笑,對於大姐蘇子涵假惺惺的關心部不為所動。

怎麼弄的?我這滿身的傷痕怎麼弄的你會不知道?而且這裡麵就有你的傑作。

被許超趕出去的蘇子涵也是一愣。

有些不可置信,蘇逍遙向來都是對她百依百順的,讓蘇逍遙幹什麼的就幹什麼,生怕惹到她不高興了,為什麼蘇逍遙今天會對她如此冷漠?

不過隨即她便反應了過來,許超身上的傷好像是自已剛剛打的,想到了這裡她的神色也是有了一絲的慌張。

“大姐姐,我手痛……………”

剛想再進去看看許超的傷,不料這時候蘇子矜又開始大喊大叫了,猶豫了一下後,她便轉身走了……………………一遝鈔票,而後放到了桌子上,對著林婉夏開口道:“婉夏姐,這是上次管你借的錢,你查一下看看對不對。”林婉夏有些詫異,蘇逍遙不說的話,估計她都已經忘了。畢竟以她的家世,這點小錢估計她也不會放在心上。躊躇了一下後,林婉夏有些狐疑的開口道:“你哪來的這些錢?”蘇逍遙聽後,慌忙解釋道:“婉夏姐,你聽我說,這錢是乾淨的。”林婉夏聞言,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看著麵前緊張的蘇逍遙笑道:“你急什麼?我又沒說你這錢是不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