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仙 作品

第128 章 絕情的蘇正國和柳芳

    

無比的痛苦,她的眼淚猶如決堤的大壩一般,噴湧而出,口中還不停的呢喃著:“我錯了,是我錯了,我怎麼能這樣傷害你……………”可是現如今,蘇逍遙就連一個眼神都不願意給她了,隻側身看向林婉夏,笑著開口道:“婉夏姐,我們走吧,這些衣服回去再試。”林婉夏見狀,也點頭答應,然後就吩咐店員小姐姐將她剛剛挑選的那幾件衣服包起來。就在這時,蘇子矜卻將目光放在了林婉夏的身上,悠笑著開口道:“我說怎麼敢有勇氣離開蘇家了,...那我也告訴你,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蘇子矜那個畜生的,

我要讓他將牢底坐穿…………。”

聽到了蘇子涵的話後,一旁的柳芳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

當即便上前一步,伸手狠狠的給了蘇子涵一巴掌,而後嘶吼道:

“蘇子涵,你有良心嗎?你就這麼忍心讓子矜進去坐牢嗎?”

見狀,眾人全都傻眼了,就連蘇子瑞幾人也都不理解柳芳的做法了。

而被扇了一巴掌的蘇子涵捂著那半邊臉頰,不可置信的看著柳芳開口道:

“你說我沒有良心?二妹差點被這個畜生給害死,

你卻到現在都還在袒護他,你居然說我沒有良心?”

聞言,一旁的蘇子寧連忙來到了蘇子涵的身邊。

拍了拍蘇子涵的肩膀,而後看著柳芳,冷聲開口道:

“二姐被蘇子矜那個畜生害的已經成了植物人,

可你卻還是執意要袒護這個畜生,柳芳,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個母親。”

“你………。”

柳芳聽後,被氣的說不出話來,指著蘇子寧的手也跟著止不住的顫抖。

然而就在這時,一旁的蘇子瑞卻是對著柳芳輕開口:

“媽,我覺得大姐和三姐說的對,既然現在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了子矜,

那你們就不要去偏袒他了,不為別的,總要為二姐討回一個公道吧?”

說罷,其他姐妹也都跟著紛紛點頭附和。

然而在聽到蘇子瑞的話後,蘇子涵和蘇子寧卻是微微一愣。

她們不理解,一向都在袒護蘇子矜的蘇子瑞,居然會有一天說出這樣的話。

不過隨即她們便反應了過來,看樣子自已這個四妹還沒有如同蘇正國和柳芳一般徹底糊塗。

還算是知道是非對錯,更加知道姐妹情深。

也是,她們本就是親姐妹,在見到自已的二姐如今變成了這個樣子。

她們的心裡也不好受,既然現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她們自然是不會再繼續包庇蘇子矜了。

然而當柳芳聽到蘇子瑞的話後,眼眶當即就紅了,隨即便指著眾姐妹們開口道:

“你們……你們怎麼能這麼對子矜?他還是個孩子,

犯點錯很正常,誰能保證這一輩子都不會犯錯呢?

現在你們卻因為這麼點事就要將他往死裡逼,

難道犯錯的人就不能有一個改過的機會了嗎?”

然而柳芳話落,就見蘇子寧冷笑一聲,隨即嘲諷道:

“犯點小錯?差點把二姐給害死這也叫小錯嗎?

還是說……在你的眼裡,他的命是命,二姐的命難道就不是命了嗎?

你醒醒吧,別總拿他小這件事當藉口了,難不成你還要拿這句話說一輩子嗎?

或者說,如果有一天,他也像對待二姐那般去對待你的話,

你是否也會輕飄飄的說一句他還是個孩子?”

聞言,柳芳頓時就坐在了地上,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哭訴著:

“我在蘇逍遙剛剛出生的時候就弄丟了他,當時的我難過的恨不得想去死,

直到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領養了子矜,這纔能有機會讓我彌補之前所犯下的過錯,

那些年,我唯一活下去的動力就是因為子矜,

這麼多年,我早已習慣了有子矜,他雖然不是我親生的,但是我早已將他視如已出,

如果子矜因為這件事情毀了的話,那我也沒有活下去的動力了,

我……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說罷,她便坐在了地上,開始嚎啕大哭。

見狀,剛剛還在支援蘇子涵她們的蘇子瑞緊抿著唇,此刻竟也沒了聲音。

然而一旁的蘇子涵和蘇子寧對此卻是冷眼旁觀。

見狀,蘇正國的臉色也不見得有多好看。

良久,才見他陰沉著臉,對著柳芳沉聲開口道:

“好了,趕緊起來吧,這麼大歲數了,丟不丟人?”

然而柳芳在麵對蘇正國的話語,卻是絲毫不為所動。

見此一幕,蘇正國當即便將目光放在了蘇子涵和蘇子寧的身上,繼而開口道:

“行了,我是子月的父親,既然她現在不能開口說話,那我有權替她做主,

你們兩個給我聽好了,這件事情到此為止,誰都不許再提及此事,

至於子矜那裡,我會親自教育他,你們就不要操心了,

還有,如果你們兩個再敢繼續追究這件事的話,那你們就當沒有我這個父親吧。”

說罷,蘇正國便對著保鏢嗬斥了一句,讓他們將蘇子矜給解開。

而坐在地上的柳芳見狀,也立刻起身,擦了擦眼淚之後,便準備親自給蘇子矜解開。

而她們也從頭到尾都沒有再看蘇子涵和蘇子寧一眼。

然而此時的蘇子涵和蘇子寧兩人在聽到蘇正國說的那句話之後,瞬間呆愣在了原地。

她們不敢相信,蘇正國竟然真的不顧事情的真相執意要偏袒蘇子矜。

她們更加不相信,蘇正國居然會說出如此絕情的話,一如之前的蘇逍遙一般。

為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養子,居然要和自已斷絕關係。

不知怎麼,這一瞬間,她們二人突然有種感覺,那就是對這家人徹底死心了。

愛大莫過於心死,說的就是她們兩個此刻的心情。

良久,才見她們二人緩緩轉身,而後對視一眼,便徑直離開了這裡。

如今在她們的眼裡,給不給蘇子月討回公道彷彿都已經不重要了。

因為她們已經看到了自已父親和母親的態度。

而她們現在的腦子裡麵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離開蘇家,徹底遠離這群冷血的人。

雖然她們遠沒有蘇逍遙的那種魄力,和蘇正國他們徹底斷絕關係。

但是此刻的她們也確實是需要冷靜下來好好思考一下這段親情了……。

最終,在蘇正國和柳芳的命令下,幾名保鏢這才將蘇子矜鬆開了。

然而蘇子矜剛被鬆開,便見柳芳當即將蘇子矜抱住,隨即柔聲開口道:

“子矜別怕,沒事了,你大姐和你三姐不會報警的,你不要擔心。”

然而此時的蘇正國卻是陰沉著臉,隨即對著蘇子矜咬牙切齒的開口道:

“你這個畜生,給我跪下。”,還在捧腹大笑的許傑,當即跑到了蘇逍遙的身後。而王胖子卻直接無視蘇逍遙,兩人便繞著蘇逍遙的身體開始你追我趕。“那個…………誰方便給我解釋一下嗎?”聞言,累的氣喘籲籲的王胖子當即停了下來,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正在幸災樂禍的許傑一眼,隨即便將前因後果和蘇逍遙說了一遍。而得知事情真相的蘇逍遙,也如同許傑一般,看著王胖子的那張臉大笑。原來,許傑已經將今天王胖子說的話告訴了王彥軍。所以……………後麵的事情就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