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連寶寶 作品

第1節

    

��ĝM���磬��Ҏ�ػ�����ҪЪ�ھ��ʌm�ġ���78�0�2����֮Ů�@�r����������߀��һ���›]�������f���݋���Լ��f�����ǣ�����߀�]������,�0�2�f�Ƕ������q�ˡ�һ��İ�����һ�ܚq��Ҫ��������,�0�2���ܚq�Ϳ���������ˣ���Ҋ�����ж಻��Ҋ�Լ���Ů�����������@Щ��Ҳ������ȥ�����m,�0�2�@�����Լ��ֲ���ֱ�Ӹ�����������,�0�...《重生之溫僖貴妃》作者:海連寶寶

第1章??重生

“格格,格格,福晉,格格醒了”“吉祥”驚訝的看著四周,這不是我還未進宮時的閨房嗎?

想的自己的遭遇塔娜感謝長生天,看來長生天待我不薄,又活了一回。

在紫禁城飄蕩了那麽多年,沒想到竟然是烏雅氏德妃笑到了最後,可憐胤俄我的兒子。

回過神隻聽“塔娜,我的女兒,我的心肝呀,都是沙達利那個賤人小小年紀就這麽歹毒,敢把你推到水裏,還好你沒事,不然我一定讓她好看,你放心你阿瑪已經把她打發到莊子裏頭了。“額娘”塔娜不禁哽咽出聲。

自己死後魂魄在紫禁城了飄蕩,額娘知道自己跟姐姐一樣早逝,傷心欲絕,一直說對不起自己,把她送進了火坑。

自己重活一回,一定不讓額娘這樣傷心。

“額娘我沒事快別傷心了身體要緊,對了額娘你不是進宮了嗎?姐姐怎麽樣”“你姐姐還問我怎麽沒帶你進宮呢,過幾天讓你進宮給她瞧瞧”。

前世姐姐一直沒有孩子,姐姐能力手段皆是不俗,在宮裏除了皇後就屬姐姐位分最高,怎麽會一直沒有孩子呢,就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皇後的手筆。

這事得過幾天見了姐姐才能想辦法,現在需要先解決家裏的事,我那個庶妹也是個不省心的,不是她這一推,自己身子也不可能留下病根。

“額娘,我沒事您趕緊回去休息吧,別累著了。”塔娜關心著說道“行,太醫說你要好好休息,這幾日就不要來請安了,好好休息,你們好好照顧你們主子,再出什麽事,仔細你們的皮”“是,福晉”都齊齊福身道。

過了好一會塔娜道“吉祥,如意,你們去請額娘身邊的林嬤嬤去知會一聲,讓下麵的人好好照看三妹妹”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這群賤婢放開我,我要見我阿瑪,放開,阿瑪知道了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在這磨蹭什麽呢?還不伺候三格格更衣,,格格患了癔症,去莊子上養著,你們還不精心著點。”

“是,是,姑娘說的是,都怪老奴們不精心”一看是二格格的貼身丫鬟,還有福晉的貼身嬤嬤,一幹婆子都露出笑臉奉承著“嬤嬤”說著如意不漏痕跡的塞了一個站在前麵的,穿著體麵的婆子一個荷包。“嬤嬤拿著買些酒喝,辛苦了”“哪裏哪裏為格格辦事哪裏辛苦”說著不著痕跡的掂了掂笑容更大了。

“我沒有患癔症,啊啊啊,塔娜那個賤人,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沙達利瘋癲的叫喊著,一點都沒往日的矜持溫婉,眼裏閃過的怨毒讓人心驚。

“勞煩嬤嬤了,福晉的意思輕裝簡行就好,太多東西收拾不過來,反而耽誤了病情,到了那邊在置辦就好,不過人手得帶夠,省的服侍格格不周到”。

“遵命,福晉的意思我明白,姑娘慢走”說著把人送到了門邊。然後轉過身來看著沙達利眼裏閃過一絲不屑“都快著點的,別耽誤了時辰,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二格格是什麽身份你是什麽身份,格格可是福晉和老爺的嫡女,與世子一母同胞,親姐更是宮裏的娘娘,你是什麽,親娘不過一個丫鬟,福晉慈善,才給你個身份,你竟敢做下如此惡事。”

“那可不是,格格什麽身份,你什麽身份”一幹婆子迎合著。“放心少不了你們的好處,就帶幾件衣服好,生了病這些首飾就用不上了,就謝謝三格格的賞賜了。

想來上輩子身體一直不好,好不容易生下來胤俄就留下病根,自己又要強,強撐著打理公務,不肯放權導致後來生下了小十一,不到一歲就夭折了。

後宮的醃臢事兒和康熙的防備還有幼女的夭折成了壓死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自己早早的撒手人懷,留下胤俄一個人在這世上。

想的這,哼,康熙這個偏心眼兒的為了赫舍裏氏拚死生下的兒子,不僅早早封了太子自己養著,還處處打壓自己這個貴妃,特別是自己生了胤俄以後,把宮權下放給四妃來製衡自己。

不過到是可憐惠妃陪伴了他這麽多年,還生了皇長子,最後到死都隻是個妃位,最後大阿哥還被圈禁了。

康熙老了老了卻越發愛權了,自己疼了二十多年的兒子到死也沒坐上皇位兩立兩廢真是可憐呢,不過到最後便宜了老四,真是會咬人的狗不叫跟烏雅氏一個德行。

要不然佟佳氏怎麽死的那麽早呢,隻是最後沒想到德妃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欽命吾子繼承大統,實非吾夢想所期”說說罷了最後還不是接受了太後的冊封,還以為她有多硬氣呢。

“塔娜”這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哥哥,塔娜好想你”我哽咽的說到。“怎麽落一次水,怎麽變的愛哭了呢?我們纔多久沒見過,搞得好像好幾十年沒見了一樣,傻丫頭”。

“討厭”哥哥我們真的好多年沒見了呢我心想。

對我最好的哥哥因為胤俄支援八阿哥自己也一起支援八阿哥奪位,不然就憑他一個辛者庫所生之子能跟四阿哥鬥的你死我活,可憐我的胤俄被人當槍始了還不知道。

“病還沒好呢,快別再外麵吹風了,趕緊扶著你們格格回去”“行了哥哥,我沒那麽柔弱我隻是躺久了也不舒服,活動活動身子骨兒”我哥哥這麽好的人,最後娶了烏雅氏那個那個包衣奴才的妹妹,就算康熙忌憚我們鈕枯祿家,不給哥哥賜一個滿洲大姓的格格,也不能取那個烏雅氏那個破落戶,盡管在生氣,在後宮磨煉了這麽久,依然看不出一絲破綻。

“哥哥這麽優秀一定有許多姑娘對你傾慕不以吧。”因太皇太後喜歡爽利的女子,滿人自然不興漢人的那一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別亂說,此事自有額娘阿瑪做主再說還有長姐呢,你趕緊休息去吧。”說完臉紅紅的就走了。就怕額娘阿瑪做不了主,長姐可能也不在了。

“格格,格格,宮裏的公公來傳昭妃娘孃的話了,福晉讓您趕快過去。”“好了,知道了,給我梳洗一下,快點。”

“給額娘請安”塔娜微微福身。“快起來,跟額娘還那麽多禮,這是娘娘身邊的夏公公。”“公公有禮”塔娜溫婉的說到。“不敢不敢,咱家來傳娘孃的話,順便把娘娘賞給你您的東西帶過來。

娘娘賞賜珍珠細燕十盞,百年人參一支,沐蘭亭禦茫簪一對,珊瑚手釧一對,同心白玉蓮花佩一對。還有娘娘意思是格格身子好的話過幾日就進宮陪娘娘說說話。”

“公公辛苦了,留下喝杯茶吧”說著管家塞了一個薄薄的荷包。

“不了,不了,奴才還得回宮給娘娘複命呢”說著摸了摸荷包,臉上的笑容更真心了。

“林管家送送公公”福晉道。

作者有話說:

親們幫忙支援下

第2章??進宮看望

“塔娜”“怎麽了,額娘”看見了額娘臉色,有點擔心,這個時候應該是皇後懷第二胎的時候了吧。

“你姐姐入宮也有幾年了,也得皇上的寵愛,怎麽就一點訊息都沒有,皇後這又懷了一個,哎,想來你姐姐也開懷不起來,你進宮的時候也要好好勸慰一下你姐姐,”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不動聲色道“是,額娘,我省得了。”

“塔娜,進宮要穿的衣服有沒有讓奴才們備著,釵環也要重新打,可不能讓人輕看了我們鈕枯祿。”

“放心吧額娘,我已經讓吉祥預備著了”

“你也不要穿什麽青白色了,你年紀輕輕的穿的也不要太寡淡。”

“我知道,我大病初癒,我一定穿的喜慶點兒,讓姐姐也看著高興點兒”我輕聲說道。

“好好,那樣就好。”還記的上一輩子的時候,我沒聽從額孃的意見,沒想到太皇太後傳懿旨想要見見佟佳氏,碰巧兒趕上這個檔口進宮看望姐姐,自己也被順帶召見,自己這一身寡淡衣服就讓上麵有一些不喜了。可是真的是碰巧嗎,我的好皇後娘娘,想到這佟佳氏這位可是一定要進宮的,後來的孝懿仁皇後。

佟佳清然我是做不了皇後了,那你怎麽配做皇後呢。

“格格,該起來更衣了,今天是進宮的日子。”如意輕輕的說到“省的了,服侍我起身吧”還真早啊,多久沒這麽早起來過了從簡入奢容易,從奢入儉難。

“格格,這都是這幾天新做的衣裳,您看看您喜歡哪件。”說著小心的擺弄著這些衣服。▲本▲作▲品▲由▲思▲兔▲在▲線▲閱▲讀▲網▲友▲整▲理▲上▲傳▲

“就那件娟紗金絲繡花長裙吧”

“好的,格格奴婢給您換上,這個紅寶石的桃花簪正合適,格格你看怎麽要”如意一邊比劃一邊說到,我抬頭看了一眼道“就那個吧。”

“格格,到了”吉祥站在馬車外說道。

“扶我下了”

“是鈕枯祿格格吧,奴才給格格請安,格格吉祥。奴才奉命來接格格,給格格帶路”隻見一個小太監小跑過來奉承的說道。

“知道了,先去給皇後娘娘磕個頭吧”塔娜平靜的說。

走在熟係的宮道上,不知不覺的就想起了以前的是。想到了永壽宮,真是一個諷刺的名字。

“娘娘,昭妃的妹妹求見。”一個梳著兩把頭的嬤嬤低聲回稟道。

“讓她進來吧。”皇後說

“臣女參見皇後娘娘,皇後千歲千歲千千歲。”塔娜恭敬的行禮朗聲說道。

“起來吧,你叫什麽名字”皇後坐在鳳座上摘了護甲雙手放在肚子上溫聲問道。

“回娘孃的話臣女名叫塔娜。”

“抬頭讓我看看,沒想到昭妃還有個這樣漂亮的妹妹呢,好了,去見你姐姐吧,本宮就不留你了。”

塔娜微微抬頭就看坐在鳳椅上的皇後穿著明黃色象征身份的旗袍,帶著一色的宮妝千葉攢金牡丹首飾,頭上兩邊的赤金鳳尾瑪瑙流蘇垂至兩肩。因為懷了身子就沒有戴護甲,端的那叫一個雍容華貴。

“多謝娘娘,臣女告退。”

“娘娘,你說昭妃這個時候把她妹妹叫進宮來是不是為了有個幫手,畢竟娘娘可是懷了小皇子了。”秋梅在旁邊輕生說,說著還扶了扶靠墊讓娘娘做的舒服點。

“哼,幫手,昭妃沒那麽傻,要是她妹妹生了孩子,家族到底把籌碼放在誰身上呢,再說她要是捨得她妹妹做一個沒名沒分的庶妃奴才,本宮也不介意再多個妹妹。”

“娘娘英明。”

景仁宮內

“春花,你去看看格格來了沒,來了就不要通傳了,趕快請進來。”

景仁宮的正殿上坐著一個寶藍色宮裝的年輕婦人,用金鏤空鑲珠扁方梳著的架子頭,帶著鏤金菱花嵌翡翠粒護甲的手拿著琉璃手串兒,白銀纏絲雙扣鐲顯得手腕更加纖細,不同皇後雍容華貴,更有一種溫柔如水的感覺。

“臣女給昭妃娘娘請安,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塔娜跪倒恭敬的行禮問安。

“快,碧雲快把格格扶起來”昭妃連忙�@��Ů�˵������l���y���Ǵ̿ͣ����@�ӣ���ƽ�����_ʼ˺���K�ո��՘������ѣ����˾ͷ��L����һ���÷�����K�ո��՘��Q�·��ķ��g������С�mŮ�������I�������÷����ü�^����:���ゃ���᲻���Y�I�ź�����վ�����I��ʲ�ᡱһ��С�mŮ�Bæ�f��:���عùõ�Ԓ�����׌�҂����Y�I�ź������f�������T���e���ź򡣡��÷һ ����ü�^�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