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連寶寶 作品

第222節

    

上位政權不穩,烏雅德宛還鬧出那樣的笑話。四阿哥當然就相信了她的話,自己不是烏雅德宛的兒子。當時的雍正大肆的用莫須有的罪名屠殺了一些自己信裏說的有關人。就包括了自己的夫君一家和那個害死自己孩子的女人一家,誰讓他們是都是內務府包衣呢!如果自己的孩子沒事,為了自己的孩子自己也會放她們一條活路。還有就是那些害死自己阿瑪和母親的人。自己都能猜到四阿哥心裏的想法,如果不是烏雅氏自己就會是佟佳皇後的兒子。是嫡子...茶請安,??憑什麽!

年氏閨名世蘭,??乃是一位及其漂亮的格格,??不然上一世的胤禛就算需要拉攏其哥哥,??也不會如此寵愛於她,可見這位年側福晉是及其有魅力的。

十五阿哥胤禎將這場婚禮辦的極其熱鬧,??都已經堪比大婚時娶嫡福晉了,??沒辦法現在的胤禎隻是空有一個爵位並沒有實權,甚至現在都不能辦差自然需要側福晉的孃家為自己出一把力氣了。

既然要讓其出力,??自己當然也是要拿出自己的誠意了,??不然誰會無緣無故的幫你。

年羹堯對十五貝子的心意也算是十分滿意的,??雖然世蘭在名分上差了許多但是憑著自己一家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以後的嫡福晉也得看自己妹妹的臉色行事。

但是事實卻並不如胤禎所料,??本來胤禎的嫡福晉是要三年以後的大選才能進門的,??但是誰知道新皇登基後皇後娘娘也是要按照規矩進行選秀,為新皇填充後宮開枝散葉,所以這就有難題了!

宣太妃也是一早就被胤禎接出了宮,胤禎也是感念宣太妃對自己的好,所以也是對她及其的孝順的,什麽好的都是先宣太妃挑選使用。

這次的大選也是聲勢極其浩大,因為皇上年輕相貌英俊,乃是所有閨閣女子夢寐以求的夫君人選,自然是比以前的康熙受歡迎許多。

胤瑞自己的後宮進了幾個人,但是也沒忘了自己的弟弟,首當其衝的就是自己最不放心的十五弟,於是也是給胤禎親自賜了一個嫡福晉。

這個嫡福晉的家世並不是表麵上那樣好,跟胤禎府裏的年側福晉的家世是不能比的,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這位嫡福晉是滿人而已。

是烏拉那拉氏一族的格格,人是最為端莊大氣規矩好而出名的,是上一世原胤禛嫡福晉的堂妹。

這位嫡福晉進府以後,首當其衝的就對上了年側福晉,而且這位年側福晉也是個性情極其高傲的人,看這為嫡福晉樣樣都不如自己,卻能成為嫡妻,心裏是極其不舒服的。

於是在大婚後的第一天後院眾人要像嫡福晉請安敬茶的時候,年側福晉就以自己病了,不能衝撞了嫡福晉的喜氣為由,在自己的院子裏不去敬茶。

嫡福晉心裏極其不滿,但是自己身上並沒有什麽能拿得出手的地方,隻能把這口氣嚥下去,但是也是狠狠的記了年側福晉一筆。

嫡福晉和胤禎一起去給宣太妃請安的時候,宣太妃也隻是給了嫡福晉一些見麵禮對嫡福晉稍稍多說了幾句話,就讓他們回去了,嫡福晉心裏有些忐忑,覺得這位太妃娘娘有些不好說話。

“太妃娘娘,您怎麽對嫡福晉如此冷淡,她以後可是十五貝子的嫡妻,這後院的女主人呀!”嬤嬤小心的問道。

宣太妃淡淡的說了一句:“你們記住了,以後你們也不必和後院的某個主子走的太過親近,十五阿哥可是改了玉碟的,就是本宮的親兒子,他要是不孝順本宮,別說是太上皇了,就是現在的皇上都不會饒了他。

再說了這側福晉家世如此顯赫,怎麽會甘心屈居於家世不如她的嫡福晉身下,這後院還有的鬧呢,本宮隻要好好享福就是了,何必插手她們的事情。”

嫡福晉當然也在胤禎麵前悄無聲息的上過年側福晉的眼藥,但是胤禎卻並不放在心上。

“福晉,這年氏年歲還小,不懂事是正常的,更何況她身子弱,也是怕過了病氣衝撞了你,你不要和她太過於計較,而且年氏畢竟是太上皇他老人家賜下來的,福晉還是多多對其寬頻幾分為好。”胤禎淡淡的敲打著自己的嫡福晉。

胤禎的話讓嫡福晉烏拉那拉氏的心都涼了,自己才剛剛進門,爺就要寵妻滅妾了嘛!

嫡福晉當然不甘心就這樣被側福晉壓在腳底下,三番五次的多次出手,但是年側福晉雖然一副目下無塵的樣子,但是卻也是十分厲害的人物而且對人的弱點,認識的極其到位,嫡福晉不僅沒有得手,還吃了好幾次的虧,甚至連管家之權都分給了年側福晉一半。

外麵的許多人都在傳十五貝子寵妾滅妻,胤禎也是在這個時候暗示年家為自己辦事,但是沒想到年家卻是委婉的拒絕了十五貝子,還大義凜然的說道,自己一家隻為皇上辦事,自己一家隻忠於皇上。

其實年家在太上皇退位之時,就已經投靠了胤瑞,對他們一家來說,這十五貝子對世蘭在好跟皇上這天下之主也是不能比的,再說自己一家要是得罪了皇上,還有什麽活路可言呢?

自己一家好了有皇上的關照,這十五貝子還敢不好好對待世蘭不成。

胤禎當然是勃然大怒,認為自己受到了侮辱,便開始冷落後院的年側福晉,想著要讓年側福晉自己去勸說年家追隨自己。

“側福晉,這福晉也欺人太甚了,貝子爺不過才幾天沒來咱們這而已,福晉就這樣苛待咱們,真是太過分了!”年側福晉身邊的丫鬟憤憤的說道:“側福晉咱們的分例都是數目不對,有些好的東西都是用次的來頂替的!”

“哦,原來是這樣,難怪本福晉這幾天的燕窩吃的都不對味道,什麽時候的事呀?

怎麽現在才對本福晉說呢,你傳個信給哥哥,就說是府裏的嫡福晉苛待於我,還請哥哥為我做主。

對了嫡福晉的弟弟,不是在哥哥手底下辦事嗎?

你去對福晉說,這幾天馬匪橫行無忌,皇上派哥哥去剿匪要帶著烏拉那拉氏的少爺,要嫡福晉這個做姐姐的可要好好準備準備,聽說這位少爺可是烏拉那拉氏府上的獨苗呢!”年側福晉撫了撫自己的鬢角淡淡的說道。

果然不出一天烏拉那拉夫人就來像嫡福晉哭訴。

“女兒啊,你弟弟可是在年將軍手下做事的,年將軍要讓你弟弟去剿匪,你弟弟怎麽會做這樣的事情呢,要是有個萬一可怎麽辦啊!

額娘可就你弟弟這一根獨苗啊,你這個做姐姐的就好好的為你弟弟著想著想吧,你就多讓讓年側福晉就是了,何必與她為難呢!”

嫡福晉聽自己的額娘這樣說,臉是一陣青一陣白的,最後也隻能無奈的說道:“行了額娘,您別哭了,女兒知道了,以後不會與側福晉為難的。”

這後院的風吹草動,當然都逃不過胤禎的眼睛和耳朵,當其晚上就狠狠的訓斥了年側福晉,讓她不要與嫡福晉為難。

年側福晉看著胤禎冷笑道:“爺,您連戲都做不像,連癡情的樣子都不會演,還想讓我年氏一族效忠於您,您不覺得太好笑了一些嗎

皇上能給我們年氏一族的,您能給嗎?還是爺對那個位置念念不忘

我奉勸爺還是不要來招惹與我??,如若不是你,我又怎麽會淪落為棋子,落得如此下場。

我雖是漢人,但也是漢軍旗的格格,我堂堂年氏一族的嫡女,就是做皇上的妃子都夠格,卻隻能嫁給你做區區一個側福晉,你還有什麽不滿意的,爺還是去好好安慰安慰嫡福晉吧!”說完就不在看胤禎一眼。

胤禎不知道為什麽,隻覺得年氏冰冷的眼神,好像要看到自己心裏去一樣,看透自己心裏所有的齷齪和不堪,這樣胤禎感到一陣的難堪。

胤禎沒有去嫡福晉的院子,而是回到了書房,自己把自己關了起來喝得爛醉如泥,不住的想著,自己如今的手段竟然會如此不堪,自己變成了自己以前最看不起的人,自己都已經忘記了自己想做皇帝時的初衷。

於是隔天胤禎就像自己的皇阿瑪和皇上請辭,說自己身為皇室中人,卻不知民間疾苦,實在是不應該呀!

於是請旨出京,想要好好的感悟一番百姓的生活,康熙覺得自己這個兒子好像有了一些什麽變化,但他是往好的方向變的,康熙當然也是非常高興自然答應了,胤瑞見胤禎不在拉幫結派也願意給他一個機會,於是就讓他出京體察民情。

胤禎先是像自己的額娘宣太妃辭行,給她磕了三個頭,說自己不孝,不能一直陪伴在她老人家的身邊盡孝了。

其實宣太妃心裏是高興的,她以前還一直擔心自己的兒子會做出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她倒是不怕被他牽連,隻是怕他因此後悔,現在這樣很好。

胤禎隻帶了幾個護衛輕裝出行,他最後來到了年側福晉的院子問她願不願意與自己同行。

年側福晉看著胤禎不再充滿算計的眼睛點了點頭,微笑著談談的說道:“其實隻要爺您好好待我,那些身份地位什麽的,我也可以不在乎”││本││作││品││由││思││兔││網││提││供││線││上││閱││讀││

作者有話說:

感謝在2019-11-26??14:14:18~2019-11-27??13:59:0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漁舟唱晚??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298章??番外3孽緣

敬嬪也是成功的榮升成了敬太妃,??不過敬太妃也是一直沒有搬去七貝子府去榮養。

七貝子為了自己的麵子也不是沒有來請過敬太妃,??但是敬太妃卻是見也不願意見他,??後來七貝子也幹脆不來了,這讓胤瑞對七貝子更加的不喜了!

其實七貝子也不是不想榮養敬太妃,??她畢竟是撫養過自己的額娘,隻是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她,站在她的麵前自己總是會心虛。

“爺,您不去把敬太妃接回府中嗎?外麵的人都在說咱們不孝,??這樣的話對爺您的前程也是有所不利的。”七福晉小心翼翼的說道:“再說敬太妃好歹也撫養了您一場不是”

七福晉其實纔不想管七貝子和敬太妃之間的恩怨呢,但是外麵的話傳的越來越不堪入耳,??她倒是不在乎七貝子府的名聲,但是她在乎自己的名聲呀!

別人肯定不敢說是七貝子不孝順,??但是肯定會說是自己這個做兒媳婦的不孝順挑撥自己的夫君和婆婆之間的關係,這樣她以後該怎麽出門呀!

七貝子被自己看不上眼的福晉說得惱羞成怒,??胤旭瞪了她一眼不耐煩的說道:“爺的事情不需要你來管,你隻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別人怎麽說那是他們的事情!”

但是七福晉還有一句話戳中了七貝子的心思,??那就是如果有了不孝的名聲對自己的前程那可是百害而無一利的。

如果七貝子的心思被別人知道的話,??肯定會被狠狠嘲笑,你現在哪還有什麽前途可言呢?

連自己的額娘都看不上你,??寧願自己老死宮中,??也不願去你府上養老,??可見母子倆的嫌隙有多深。

敬太妃心中抑鬱,??自己侄女的死幾乎可以說是她一手造成的,??她一直邁不過心中的這個坎,她不能原諒自己的兒子也不能原諒自己,她在用這種方式來懲罰自己,也用這種方式為自己的兒子贖罪。

“奴婢,奴才參見太上皇後,太上皇後萬福金安。”小Լ����ϵĂ������Ǜ]����Ѫ������صĵط������^Ҳ�b������һ�cƤ�����Dz������°̺ۡ��@�Ξ����ς������I�����߲����������^����һ�κõ��ǡ�֪�����]��ԣ�߀���˽o�����T��ԣ�Ҳ�]���ˁ��������韓�����ڞ�����߀��ˮ����֮�У��������Þ������磬�����^�ò��e���ھ��ʌm���еĕr���ʌmæ�IJ��У���߀�����M��o��mŮ�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