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逍遙拜玉兒 作品

第1章 莫小川,我們分手吧

    

屁的債。再加上後來給辦後事,更使的莫小川一家債臺高築。在這種況下,就算是莫小川考上大學,那麼家裡,又拿什麼來支付那對於他們現在的家庭來說,不吝於天文數字一般的費用呢?所以,莫小川做出了一個決定,外出打工。莫小川的決定當然遭到了一家人的反對。畢竟,祖祖輩輩土裡刨食,現在終於出現一個可以擺這種命運軌跡的人。如果放棄的話,那該是多大的罪過啊。莫紅軍和莫小川的母親任素梅都不甘心。最後,莫小川以打暑期工爲由...街上都是些步履匆匆的人。

如果說有一個例外的話,那個人或許就是莫小川吧。

此刻的莫小川,兩眼沒有一點神,看上去盡是木然,呆滯。就這麼機械地走在被太烤的燙人的柏油路上。周圍混的車輛,完全不被莫小川放在心上。喝斥,怒罵,更是被莫小川無視。

因爲現在的莫小川腦海裡,就隻是迴盪著一句話,雖然那聲音還是那麼的空靈聽,但對於現在的莫小川來說,卻不亞於一支支利箭,使得莫小川的心刺痛刺痛的。

“莫小川,我們分手吧。莫小川,我們分手吧。我們分手吧。分手吧,分手吧,手吧---”莫小川痛苦地抱住了頭,魔咒一般的聲音,無時無刻不在侵蝕著莫小川的腦海。

“啊---”莫小川拚命撕扯著自己的頭髮,仰天嘶吼。然而路上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出鄙夷、不屑、嘲弄的神。因爲莫小川其聲之悲,其音之哀。讓聞者也不住黯然傷神。

莫小川是蘇城的外來務工人員,老家在魯東省曹城市所管轄的一個縣,名王固縣。相傳莫小川的家鄉是三國時期,一代梟雄曹阿瞞屯兵之地。但這並沒有給莫小川的家鄉帶來任何利益,相反,有可能是當時屯兵八十萬人馬,消耗了太多的地氣,反而導致了王固縣如今的貧窮。所以王固縣大多數人都會流落到外地去打工賺錢養家。

莫小川的父母也都是老實本份的農村人,每年也隻是從那三畝鹽鹼地裡討生活。加上莫小川家中兄妹四人,都還不能算是完整的勞力,隻是張口吃飯,手穿罷了。所以,莫小川家裡的日子一直都是的。

就算是這樣,莫小川的父親莫紅軍還是咬了牙關供莫小川兄妹四人讀書。在這個老實敦厚的農村漢子眼裡,隻有讀書纔有出人頭地的機會。然而,莫小川的兩個弟弟莫小山和莫小原,以及一個妹妹莫心蘭因爲沒有這方麵的天份,而早早放棄了學業,步了社會,辛苦地討起了生活。

隻有莫小川,績如同坐過山車一般,忽高忽低,經過一年的復讀,才一路跌跌撞撞地衝進了王固縣第一重點高中。

在莫小川得知自己考上王固縣第一重點高中時,暗地裡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因爲第一年中考落榜時,父親莫紅軍黑著一張臉,讓他跪在堅的水泥地上,手裡拿著沾了水的麻繩,狠狠打在他上的場景,不時的印他的腦海裡。莫小川實在不知道,如果他這一次中考再次落榜的話,等待他的會是什麼樣的悽慘結局。

幸好,雖然勉強,但終歸是考上了。

高中的時候,莫小川績一直不算好,每次考試都是於中遊水準。對於別人夢想中的象牙塔,離莫小川來說還是很遙遠。

高一下學期的時候,於青春懵懂期的莫小川,一頭栽進了的漩渦。和他一起步漩渦的孩馮小溪。是一位不算太漂亮,但長的清秀可人,溫大方。正是莫小川想象中賢妻良母的形象。

其實,莫小川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對於好的大學,他基本上不怎麼奢,他想的最多的就是考一個一般的學校,找一份差不多的工作,娶一位能看的上眼的老婆,要一個乖巧可的孩子,有一個能盡天倫的小家,然後,平平淡淡地過完自己這一輩子。

而馮小溪在莫小川的眼裡正是能這樣陪他過完這一輩子的人。唯一不如意的是,馮小溪學習績很好。有考一個好點的重點大學。正因爲這樣,莫小川和馮小溪在一起的時候,一直都患得患失,但你總不能爲了自己讓人家故意不好好學習吧。

馮小溪顯然知道莫小川心裡的想法,經常開導莫小川道:“放心吧,小川,我一定會陪在你邊,和你一起慢慢變老的。你看看,你是小川,我是小溪,隻有你,才能現出我的存在。我們兩個的緣份是上天早已註定的。走不了我,跑不了你。”

馮小溪說這句話的時候,一臉的。但眼裡那份堅定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了的。這讓莫小川很。因爲莫小川實在想不明白,就他一窮二白的價,半死不活的績,勉強算不上醜的容貌。馮小溪對他除了真之外,還有什麼所圖的。

就這樣兩個人迅速墜河之中,雖不至於的死去活來,卻也是的刻骨銘心。這期間,在馮小溪的幫助和督促下,莫小川的績也有了長足的進步。最後,穩定在了班級前二十名左右。這樣下去,至考一個好點的本科不問題。

時荏苒,如梭。轉眼的時間,高考就已經迫在眉睫了。莫小川和馮小溪膩在一起的時間了,但卻是更加濃厚了。

那個時候,高考還是放在酷熱的七月。被所有莘莘學子期盼而又畏懼的黑七月如期而至了。無論忐忑與否,頭一刀,頭還是一刀。不知道有多人壯懷激烈地、慷慨就義,義無反顧地走進了那沒有硝煙的戰場。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名天下知。這是多學子的夢想。然而最終的結局卻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不錯,莫小川就在這愁的幾家之中。倒不是說莫小川高考考的不好,而是莫小川的在前一年患上了食道癌。就在莫小川拿到京城華管理學院錄取通知書的第四天,他就因病重無法醫治去世了。去的時候,老太太臉上還帶著欣的笑容。莫小川一家爲了給看病,早已花了家裡的所有積蓄,而且還欠了一屁的債。再加上後來給辦後事,更使的莫小川一家債臺高築。在這種況下,就算是莫小川考上大學,那麼家裡,又拿什麼來支付那對於他們現在的家庭來說,不吝於天文數字一般的費用呢?

所以,莫小川做出了一個決定,外出打工。莫小川的決定當然遭到了一家人的反對。畢竟,祖祖輩輩土裡刨食,現在終於出現一個可以擺這種命運軌跡的人。如果放棄的話,那該是多大的罪過啊。莫紅軍和莫小川的母親任素梅都不甘心。

最後,莫小川以打暑期工爲由才使得莫紅軍和任素梅鬆了口。但還是讓莫小川答應他們準時回來去學校報道。莫小川再三保證一定不會耽誤去學校報道的時間,莫紅軍夫妻才放下心來。但他們哪裡又知道,從小到大一直都以聽話的乖寶寶形象出現的莫小川,平生第一次違背了他們的意願。

莫小川走的時候,沒有讓任何人送。因爲他見不得母親的眼淚,父親自責的眼神。所以,在第二天任素梅一早起來給莫小川做飯的時候,發現莫小川的牀鋪早已收拾乾淨,一封留給父母的信箋平整地放在小牀邊的桌子上。

王固縣汽車站,馮小溪扯著莫小川的手,一刻也不敢放開,怕一旦放了手,莫小川便會永遠離而去一樣。

“小溪,不要這樣,你越是這樣,我心裡越是難。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像以前一樣,鼓勵我走下去,好嗎?”莫小川看著馮小溪如此模樣,心裡滿是痛惜。

“小川,換一個方式好嗎?爲了我,也爲了我們的未來。”馮小溪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莫小川。

“小溪,我們家的況,你是知道的。如今我也算是年了,那還能再讓我的父母爲了我去彎了脊樑、陪著笑臉的求人。”莫小川著馮小溪的頭,臉上出了苦的笑容。

“但你知道你選的這條路該是有多麼的艱辛嗎?大多數人開始的時候和你的想法是一樣的,但最終呢,卻往往都是無路可走。就算最後偶爾功的幾個人,也是付出了無數的心力和汗水。”馮小溪還在做著努力,不想的人離開,本來他們應該有著更加好的未來的。

“嗬嗬,什麼無路可走呢?先生不是說過嗎?這世上本就沒有路,隻不過是走的人多了,也就了路。我又爲什麼不能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呢?何況,路是自己選的,無論再艱難,也要走下去,那怕是爬,也要爬出個未來。”莫小川語氣漸漸堅定起來。

“小川,你真的決定了嗎?”馮小溪一副泫然泣的模樣,我見猶憐。

莫小川看的心中一疼,差點就要提起行李,一把拉了馮小溪,迴轉頭坐上公共汽車趕回家了。最後,莫小川穩定了一下心神,輕輕把馮小溪擁懷裡,“小溪,對不起。我雖然無大誌,但我終歸是個男兒。我要爲我的父母,爲我們的以後撐起一片天空。分別隻是暫時的,爲了我們以後長久的相守。”

馮小溪聽了莫小川的話,雙手環腰把莫小川抱住,用力再用力,狠不得直接把莫小川整個兒到的裡去。小溪的頭,臉上出了苦的笑容。“但你知道你選的這條路該是有多麼的艱辛嗎?大多數人開始的時候和你的想法是一樣的,但最終呢,卻往往都是無路可走。就算最後偶爾功的幾個人,也是付出了無數的心力和汗水。”馮小溪還在做著努力,不想的人離開,本來他們應該有著更加好的未來的。“嗬嗬,什麼無路可走呢?先生不是說過嗎?這世上本就沒有路,隻不過是走的人多了,也就了路。我又爲什麼不能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呢?何況,路是自己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