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鐵蛋 作品

第1章 一箭雙鵰

    

對,餘大誌家裡隻是做著小本生意,哪有把慕凡璿抓過來的本事?要知道慕凡璿這樣億萬家的董事長,邊起碼有著兩個厲害能打的保鏢呢?那到底是誰指使餘大誌呢?莫華鬆站起穿著服,他要去報仇了。有仇就要馬上報,不能隔夜啊。「你,你罵我大沒腦?」慕凡璿氣得怒瞪著莫華鬆。這個該剮千刀的男人,不但強了,還這樣罵?如果慕凡璿手裡有把菜刀的話,一定會把他馬上砍一千零一塊。「不是嗎?剛才蕭潔都說了,人家很快就要上來了。」莫華...一張兩米多的圓床,潔白的純棉床單上呈現著幾道殷紅。燈刺眼,把房間照得有點浮誇。

莫華鬆緩緩睜開眼睛,大腦有點迷茫,眼前的一切讓他非常不習慣。

更加不習慣的是左邊的一個,潔白得如象牙般的麵板,S型的材,傲人的弧線,雖然隻是一個背麵,但能讓莫華鬆的頭一熱。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沒有穿服?也沒有穿呢?還有床單上的殷紅,就算是傻子都可以想像得到剛才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莫華鬆的眼神一凝,神大變。

因為在他的右邊,居然還有另外一個,那還是一不著,白玉般但還帶著一點青的苗條,那如天仙般的麵容,讓莫華鬆覺得有點悉。

讓莫華鬆吃驚的是,在右邊的白床單上,一樣有著一些殷紅跡。

我去,我這是一箭雙鵰嗎?

莫華鬆覺自己的頭好痛,突然,他眼眸一冷,眼裡全是殺意。

他被別人下了葯,要不然,也不會把這兩個人給那個了。

我現在重生了?莫華鬆暗暗嘆著氣。

當年他是藍隕係的全能煉造宗師,億萬仙人追隨拜,就算一個仙王在他門前長跪三天三夜,也未必能求到一件由他打造的低階法寶,因此他被譽為無上霸天仙尊。

他一直沉迷於鍛造這些雜學,並沒有特別專註於自的修鍊,結果在打造神萬界戟之時,剛形的無上神竟意外引來無盡天劫。

他所在的城市都被雷電給淹沒摧毀,他以為自己要完蛋了,沒想到重生回到地球十八歲的時候。

莫華鬆沉浸在當年的回憶中,沒有注意到左邊的那個鑽進他的懷裡,而他的兩手一邊一個,正好抓在們的重點地位。

就算手裡不斷地傳來的覺,都沒有讓莫華鬆從回憶中清醒過來。

「啊。」左邊傳來了一聲尖。

慕凡璿一下子清醒過來,看到自己渾上下都沒有服,而一隻男人的大手正用力地抓在自己的上,不由尖起來。

那下的疼痛,就算以前是黃花閨,也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昨晚過來這個瑞華酒店與別人談生意,吃完飯準備離開時,覺得腦後一疼,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慕凡璿的尖,把右邊的蕭潔給醒了。

蕭潔發現眼前的一切,眼裡出無奈的痛楚。用力地推開莫華鬆一樣抓在自己上的大手,然後想起來找服穿上。

可當蕭潔剛坐起來,一疼,不由出聲音來:「哎呀。」

莫華鬆聽到這兩個人的聲,這才猛然清醒過來。

重生後的記憶,一下子湧莫華鬆的腦海裡。

看到蕭潔的麵容,莫華鬆的臉變了:「真的是你。」

蕭潔,十九歲,在國歌壇裡有著冰清玉潔的玉之稱,深得不的喜。

當年就是大學同學餘大誌說有事商量,晚上約他出去吃飯喝酒,然後他喝醉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他醒過來時,發現他強了蕭潔和慕凡璿,接著一群記者衝進酒店房間裡麵,先是把他們拍照,然後在和網路上大肆宣傳他的無惡不作。

然後是慕凡璿的未婚夫馬家大爺把他綁了,要幹掉他。

那個幕後黑手之所以要利用上蕭潔,那是因為蕭潔有一定的人氣。被自己強了的訊息一發布之後,網上肯定有很多聲討他,造很惡劣的影響。

在那個時候,就沒有人肯幫他這個京城莫家的棄兒。如果不是母親伍玉珍最後跪在京城伍家的門前,伍家也不會發話讓馬家放了他。

但經過這件事後,那些人與他恩斷義絕,沒有人再管他,放逐遊離,沉淪之年。

幸虧莫華鬆意外得到仙緣,踏上仙道,為藍隕係的無上霸天仙尊。

哼,我既然重生了,就會查清這件事,會讓你們這些幕後黑手完蛋。莫華鬆在心裡暗著。

另外,我也不會再讓我母親傷心,不會讓你們那些京城的家族辱。

莫華鬆轉過頭一看,沒錯,那個正在穿服的正是慕凡璿,23歲就擔任慕氏集團的董事長。

看來,重生之後的景還是按照以前的劇本演繹著。

慕凡璿穿好服,拿出手機冷冷地盯著莫華鬆:「你毀我清白,我會讓你死無葬之地。」

「慕總,其實你不要打電話了,他逃不掉的,很快就會有人上來了。」蕭潔一邊穿著服,一邊流著眼淚。

「你,你認識我?」慕凡璿嚇了一大跳。

剛才的事真是嚇死,這個可惡的男人居然還另外了一個人一起玩。

一玩二,這個男人真該死。

當慕凡璿看到蕭潔的麵貌時,不由尖道:「蕭潔,是你?」

「是我,慕總,我也沒有想到是你。」蕭潔想著事演變得太意外了。

為救陷監牢的父親,隻得答應那個人演一場戲,讓舉證這個莫華鬆的男孩。

等喝了那杯迷藥之後,父親就會沒事了。一會要向記者控訴莫華鬆的惡行之後,對方會給一大筆錢,讓去到國外舒服過完這輩子。

唉,這都是命。蕭潔看了莫華鬆和慕凡璿一眼。

難怪那個人說莫華鬆不會活得了多久,他強了慕凡璿,慕凡璿的未婚夫馬家大爺肯定不會放過他,一定會殺死他。

「蕭潔,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慕凡璿吃驚地了起來。

莫華鬆對慕凡璿冷笑道:「慕凡璿,我都不知道你怎麼打理慕氏集團的,真是大沒腦啊。我們昨晚都不在一起,現在怎麼會在一張床上呢?這裡麵肯定是有問題。」

在莫華鬆的記憶中,這個慕凡璿很快就要與馬俊結婚了,難怪馬俊要殺死他。

餘大誌,你真是毒啊?居然給我設這樣的陷井?

不對,餘大誌家裡隻是做著小本生意,哪有把慕凡璿抓過來的本事?

要知道慕凡璿這樣億萬家的董事長,邊起碼有著兩個厲害能打的保鏢呢?

那到底是誰指使餘大誌呢?莫華鬆站起穿著服,他要去報仇了。

有仇就要馬上報,不能隔夜啊。

「你,你罵我大沒腦?」慕凡璿氣得怒瞪著莫華鬆。

這個該剮千刀的男人,不但強了,還這樣罵?

如果慕凡璿手裡有把菜刀的話,一定會把他馬上砍一千零一塊。

「不是嗎?剛才蕭潔都說了,人家很快就要上來了。」莫華鬆冷冷地看著蕭潔:「蕭潔,把你知道的事都說出來吧。你下的本非常大啊,把自己的都賠上去了。」

以前莫華鬆還以為蕭潔是害者,沒有想到是知者。

前世,慕凡璿沒有與馬俊結婚,慕氏集團被馬家吞併,慕家沒落。慕凡璿被一群歹徒強了,不了這個打擊,直接跳樓自殺。

蕭潔從歌壇裡退下來,聽說了一個有錢人的玩。

蕭潔的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我,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不知道?」莫華鬆冷笑一聲,施展一個小仙法監窺,發現這個酒店一樓大廳裡,拿著長槍短炮的記者們,他們準備要上來了。

而在酒店外麵,也有一些鬼鬼祟祟的男人。

莫華鬆正考慮要不要用搜魂,在蕭潔的大腦裡搜一下。不過現在他剛重生回來,實力不強。可能一個不注意,他搜到蕭潔大腦裡的資訊後,會變白癡。

剛睡了,就把弄白癡,這好像不大合適吧。

「蕭潔,你老實說,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慕凡璿的霸道總裁氣勢一展,嚇得蕭潔打了一個冷。

蕭潔不怕這個落泊的大一學生,但是怕慕凡璿。

雖然說在歌壇的名氣蠻大,可是對於慕凡璿這種特別有錢人來說,要死,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就算去外國定居,但是的家人在海江市是逃不掉的。

「慕總,我也不知道太多的事,隻是知道我這邊的。」蕭潔無奈地把事說了出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昨晚過來這個瑞華酒店與別人談生意,吃完飯準備離開時,覺得腦後一疼,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慕凡璿的尖,把右邊的蕭潔給醒了。蕭潔發現眼前的一切,眼裡出無奈的痛楚。用力地推開莫華鬆一樣抓在自己上的大手,然後想起來找服穿上。可當蕭潔剛坐起來,一疼,不由出聲音來:「哎呀。」莫華鬆聽到這兩個人的聲,這才猛然清醒過來。重生後的記憶,一下子湧莫華鬆的腦海裡。看到蕭潔的麵容,莫華鬆的臉變了:「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