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間雪 作品

第001章 貶妻為妾 1

    

都對他禮讓三分,慕容雪不過是一名病弱閨閣千金,竟然敢毫不留的斥責他,真是膽大包!黃金龍椅上的中年皇帝也抬起了頭,淡淡看嚮慕容雪,犀利,威嚴的目在白玉垂旒的遮掩下若若現。慕容雪視若無睹,冷冷凝視夜逸塵。“玉煙是漠北皇最寵的公主,若為側妃,便是對漠北的辱,青焰,漠北兩國必會再起戰事!”夜逸塵冷聲回答著,看都沒看一眼,眉宇間著幾不可察的輕漫與不耐煩。慕容雪不以為然,冷聲道:“青焰國國力強盛,兵力充足,如...迷迷糊糊中,慕容雪覺口尖銳的疼,每呼吸一下,就像千萬隻鋼針在心髒上狠狠的紮,痛得皺起眉頭,緩緩睜開了沉重的眼皮,卻被映眼簾的景晃的一怔。

白玉臺幾,紫檀座椅,金碧廳柱,錦緞玉榻,金碧輝煌的大殿極盡奢華,角落裏擺放的絞紫金爐是極為名貴的古董,窗前那兩株一米多高的紅珊瑚更是珍貴至極,在現代幾近絕種,還有牆壁上鑲嵌的夜明珠,一顆一顆讓人目不瑕接。

慕容雪不由一怔,現代社會到都是電燈照明,這裏竟然佈置的這麽古古香,便是京都紫城裏的皇宮大殿,也不及這裏高雅奢華。

“皇上,微臣懇請皇上賜玉煙公主為微臣正妃,慕容雪為側妃……”

冰冷男聲傳耳中,破壞了眼景緻帶來的剎那驚豔,慕容雪循聲去,隻見一名穿絳紫錦袍的男子站在大殿中央的紅毯上,墨錦般的發用紫金冠束起,神淡淡,年輕的容俊無籌,犀利的目冷酷無。

慕容雪隻覺轟的一聲,一陌生的記憶突然湧腦海,與原本的記憶迅速融合,不願相信,卻不得不承認,魂穿了。

的主人也慕容雪,是鎮國侯府的嫡出千金,自與靖王夜逸塵定婚,三年前,靖王帶兵前往邊關對敵,慕容雪苦苦在京等候。

好不容易等到未婚夫班師回朝,卻不料,他竟是與漠北公主秦玉煙相攜而歸,更在洗塵宴上,當著文武百及家眷的麵,公然請求迎娶秦玉煙為正妃,將貶為側妃,猝不及防,驚怒加下舊疾複發,香消玉殞。

夜逸塵為了給秦玉煙正室名份,不惜借著軍功向皇帝請婚,可慕容雪又有什麽錯?隻是遵父母之命與夜逸塵定了婚,都沒和未婚夫過幾句話,就被他貶為了低賤的妾室,高門貴的尊嚴被無的踩進了塵埃裏。

慕容雪眼瞳裏浮現一抹冷銳,迎著眾人同,憐憫,嘲諷不屑,幸災樂禍的目,緩緩抬頭看向夜逸塵:“我與王爺定婚在先,玉煙公主和親在後,王爺貶我為側妃,不覺得太過份了?”

眾人震驚的目紛紛落到了慕容雪上:夜逸塵是戰功赫赫的戰神王爺,滿朝的文武大臣都對他禮讓三分,慕容雪不過是一名病弱閨閣千金,竟然敢毫不留的斥責他,真是膽大包!

黃金龍椅上的中年皇帝也抬起了頭,淡淡看嚮慕容雪,犀利,威嚴的目在白玉垂旒的遮掩下若若現。

慕容雪視若無睹,冷冷凝視夜逸塵。

“玉煙是漠北皇最寵的公主,若為側妃,便是對漠北的辱,青焰,漠北兩國必會再起戰事!”夜逸塵冷聲回答著,看都沒看一眼,眉宇間著幾不可察的輕漫與不耐煩。

慕容雪不以為然,冷聲道:“青焰國國力強盛,兵力充足,如果漠北膽敢進犯,派兵剿滅就是,王爺何須懼怕他們?”

“本王不懼征戰,隻是不想讓邊關將士無故枉死!”夜逸塵轉過,居高臨下的看著慕容雪,眼角眉梢盡是冷然:“兩國和親就能解決的戰事,為何還要激烈戰,犧牲諸多將士?”

漠北軍隊兇悍,輕易不會服輸,他們肯答應停戰和親,十有**是三年戰讓他們損耗良多,必須停戰休養生息,就算秦玉煙做了側妃,他們會惱怒,會氣憤,會厲聲指責,卻不會輕易派兵境。

夜逸塵和漠北戰三年,對漠北的困境肯定瞭解的一清二楚,還用兩國和平做藉口,無非是因為他喜歡秦玉煙,想娶做他的正妃!

慕容雪角彎起一抹幾不可察的嘲諷,冷冷看著夜逸塵:“皇室皇子們皆年輕有為,京城貴族也多的是青年才俊,玉煙公主隨便嫁一人,便可結兩國之好,不一定非要嫁給有婚約在的王爺吧!”

夜逸塵在大殿上毫不留的貶慕容雪為側妃,本就是在辱,完全沒將這個未婚妻放在眼裏,原主被夜逸塵氣死了,這百年世家的嫡係千金可不會任人欺淩!

“兩國停戰時,漠北皇曾請求本王親自照顧玉煙公主,本王答應了!”夜逸塵淡淡道,聲音平靜無波。

一個的條件能換來青焰,漠北兩國二十年的和平,怎麽算都非常劃算,夜逸塵是為了整個青焰國迎娶秦玉煙,將慕容雪貶為側妃也是不得已,如果再因此而斥責夜逸塵,就是自私自利,不識抬舉。

三言兩語就駁回了的指責,夜逸塵的手段真是幹脆利落,深不可測,戰神之稱名不虛傳!可慕容雪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弱羔羊:“如此來,靖王爺與玉煙公主的婚事勢在必行,再無更改的可能?”

看著慕容雪幽潭般清冷的眼瞳,夜逸塵心中驀然一悸,就像有什麽意料之外的事將要發生,他蹙了蹙眉,冷冷的道:“當然!”

“既然如此,我請求與靖王爺解除婚約!”

此話一出,滿座嘩然,慕容雪要退婚,不嫁年輕有為,戰功赫赫的戰神王爺?沒病糊塗吧?青焰國的青年才俊是有不,但比夜逸塵優秀的幾乎找不到!就算做他的側妃,也比嫁別人做正妻強。

夜逸塵眸底也閃過一抹詫異,他決定向皇帝請婚時就設想過慕容雪會有的各種反應,也早早想好了各種應對之策,卻怎麽都沒料到,竟然會提出退婚,劍眉微挑,冷冷的道:“不行!”

“為何不行?”慕容雪冷聲質問。

夜逸塵沉下眼瞼:“如果退婚,你的名聲會損……”

“靖王爺在這麽多人麵前,毫不留的貶我為側妃,讓我為京城笑柄,我的名聲已經被毀的一幹二淨了。”慕容雪冷冷打斷了他的話,眼角眉梢盡是輕嘲。

“你在怪本王?”夜逸塵看嚮慕容雪,眼瞳裏閃著危險芒。

“不敢!我隻求與靖王爺解除婚約,男婚嫁再不相幹!”慕容雪漫不經心的回答著不出的嘲諷與敷衍。妃,慕容雪為側妃……”冰冷男聲傳耳中,破壞了眼景緻帶來的剎那驚豔,慕容雪循聲去,隻見一名穿絳紫錦袍的男子站在大殿中央的紅毯上,墨錦般的發用紫金冠束起,神淡淡,年輕的容俊無籌,犀利的目冷酷無。慕容雪隻覺轟的一聲,一陌生的記憶突然湧腦海,與原本的記憶迅速融合,不願相信,卻不得不承認,魂穿了。的主人也慕容雪,是鎮國侯府的嫡出千金,自與靖王夜逸塵定婚,三年前,靖王帶兵前往邊關對敵,慕容雪苦苦在京等候。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