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鯉 作品

第1章 被人活生生的挖走了心髒

    

挖走了心髒,被埋到了京市之外的荒山上。直到薄司寒把從土裏挖出來,慕晚晚的靈魂才從黑暗之中解。“晚晚,我來帶你回家。”接著,那個穿著黑西服的男人,雙膝跪在地上,抖著手把已經開始發臭的抱在了懷裏。作小心而溫,如同在嗬護這世間最好的珍寶。看著男人那張悉的臉上寫滿了痛苦,慕晚晚張開,喊了一聲。“司寒哥哥!”但是薄司寒聽不見,他把臉埋在了的頸窩,在抖。如困般的哭聲,抑而絕。不知道過了多久,薄司寒從兜裏取出了...慕晚晚死了。

被人活生生的挖走了心髒,被埋到了京市之外的荒山上。直到薄司寒把從土裏挖出來,慕晚晚的靈魂才從黑暗之中解。

“晚晚,我來帶你回家。”

接著,那個穿著黑西服的男人,雙膝跪在地上,抖著手把已經開始發臭的抱在了懷裏。

作小心而溫,如同在嗬護這世間最好的珍寶。

看著男人那張悉的臉上寫滿了痛苦,慕晚晚張開,喊了一聲。

“司寒哥哥!”

但是薄司寒聽不見,他把臉埋在了的頸窩,在抖。

如困般的哭聲,抑而絕。

不知道過了多久,薄司寒從兜裏取出了一串漆黑的珠子,戴在了懷中的手腕上。

有了那串珠子,上的臭味,神奇的消失了。

“我的晚晚,那麽幹淨,那麽溫暖明,即使不在了,也應是幹幹淨淨的。”

慕晚晚對古玩很有研究,一眼就認出了那串珠子,正是可以讓不朽的神磁珠。

“我不會讓你孤零零地躺在這裏,晚晚,我帶你走!”

薄司寒低沉磁的聲音充斥著一詭異的魔怔,他低下頭輕輕的吻了吻那蒼白的。

看著男人的作,慕晚晚怔在了原地,原來,薄司寒,是男人之於人的,而不是兄妹。

任了二十幾年的慕晚晚,第一次想放聲痛哭。

他們曾經相依為命,可是活著的時候對他那麽壞,嫌他錮自己,總是和他作對,甚至拋棄他,可到死,唯一會視若珍寶的人,卻也隻有他。

可是是靈魂,沒有眼淚,靈魂因為極度的痛苦而扭曲著,拉扯的幾乎要灰飛煙滅。

*****

接下來整整半年時間,慕晚晚的靈魂都跟隨著薄司寒。

薄司寒把的帶回到他們一起生活過的別墅裏,和像是夫妻一樣生活,管那隻是一,永遠不會再回應他。

慕晚晚覺得薄司寒瘋了,因為失去而瘋。

從來沒有想過薄司寒居然到了這個地步。

原本慕晚晚以為薄司寒會一直這麽瘋下去,直到半年後,薄司寒的手下,把害死的那些人全部帶到了別墅來。

“晚晚,你一個人是不是很孤單?”清晨,薄司寒像是往常一樣,為換服,化妝。

隻不過這一次,他給慕晚晚換上的是一潔白的婚紗,而他也穿上了白的燕尾服。

慕晚晚還是第一次見到薄司寒穿燕尾服的樣子,他原本骨相極,是那種好看到模糊了別的,隻不過他的眉眼又特別有攻擊力,讓人不敢。

“晚晚,我們很快就能團聚了,所以你再也不用怕孤單了。”薄司寒在的耳邊輕聲呢喃,如同人之間的深低語。

接下來,慕晚晚看到薄司寒把放在椅上,推了出去。

被綁在客廳裏麵的幾個人,看到薄司寒以及他推著的椅時,像是見了鬼!

隻可惜他們的被封著,隻能拚命地搖頭,發出嗚嗚的聲音。

慕晚晚看到薄司寒把閑雜人等遣散之後,拿出來了一個小型的炸彈引。

“不要!”隨著慕晚晚撕心裂肺的尖聲響起,薄司寒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手中的引。

砰-

一聲巨響,慕晚晚的世界重歸黑暗。!”薄司寒低沉磁的聲音充斥著一詭異的魔怔,他低下頭輕輕的吻了吻那蒼白的。看著男人的作,慕晚晚怔在了原地,原來,薄司寒,是男人之於人的,而不是兄妹。任了二十幾年的慕晚晚,第一次想放聲痛哭。他們曾經相依為命,可是活著的時候對他那麽壞,嫌他錮自己,總是和他作對,甚至拋棄他,可到死,唯一會視若珍寶的人,卻也隻有他。可是是靈魂,沒有眼淚,靈魂因為極度的痛苦而扭曲著,拉扯的幾乎要灰飛煙滅。*****接下來整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