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人二代 作品

001 美女學委

    

想趕開溜,不然一會兒班主任來了就不那麼好走了。“你給我站住!”陳夢妍心裡雖然不喜歡楊明這種吊兒郎當的差生,但是作爲學委,覺得自己有義務管這件事兒。“楊明,這都高三了,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就要高考了,你這麼下去能考上大學麼!”“豬能考上大學,我都考不上!”楊明苦著臉說道,讓他去考大學?還不如讓他去天上摘月亮呢,楊明現在除了上語文課能聽懂點兒老師在說什麼,其它什麼理化學的,跟聽外語課沒什麼區別。“你罵誰...異能初現

001.學委

“楊明,你鬼鬼祟祟的要幹什麼去!”

此刻,楊明剛把書包扔到座位上,準備溜到外麵打會兒檯球,還沒等走到教室門口,就聽到一個甜但是卻很冰冷的聲音在他後喝道,楊明嚇了一跳,背後頓時生出的涼氣。

“嗬,這不是學委大人麼,找小的有何貴幹?”楊明轉過來滿臉堆笑的說道。

這個喝斥住楊明的正是楊明所在的高三七班的學習委員陳夢妍,要說楊明本來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班主任說話都是左耳朵聽右耳朵冒的,偏偏對這個小妮子有幾分懼怕。

倒也不能說是懼怕,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楊明從高一開始一直暗著陳夢妍,但是楊明也知道兩個人本沒有什麼可能,以類聚人以羣居,平時和陳夢妍在一起的都是班裡的尖子生學年的前幾名,而自己說好聽點兒是個“後進生”,說不好聽的就是拖後那夥的。

雖然明知道兩個人沒什麼集,但是楊明對陳夢妍從來都是和悅,要是換個人這麼嚇唬楊明,早就被他拎到犄角旮旯一頓飛腳加電炮了。

“楊明,你天天遲到也就算了,但這纔剛進教室還沒有一分鐘呢,怎麼就要出去?”陳夢妍麵無表的冷言說道。

“陳學委小姐,你不要誣賴我好不好?我一週最多遲到五天而已,怎麼能說天天遲到呢!……再說我這不是尿急要上廁所去嗎!”楊明的瞎話口而出,可是說出來後,他又後悔了,自己昨天就用這個理由從陳夢妍眼前開溜的,今天一不小心整重複了。

五天?陳夢妍一愣,隨即就明白了過來!這傢夥,還真是氣人啊!

“尿急?你怎麼天天早上尿急?”果然陳夢妍可不是那麼好唬弄的,立刻就穿道:“昨天早上就是尿急,嗬嗬,你的新陳代謝也夠厲害的了,一去就是一天,我還以爲你掉廁所裡去了!”

“呃……啊,昨天的事兒一會兒再說,我先去解決生理問題……”楊明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要和解釋這麼多,但是想起自己一早上到了八班的李大剛,兩人約好了一起去打檯球,就想趕開溜,不然一會兒班主任來了就不那麼好走了。

“你給我站住!”陳夢妍心裡雖然不喜歡楊明這種吊兒郎當的差生,但是作爲學委,覺得自己有義務管這件事兒。“楊明,這都高三了,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就要高考了,你這麼下去能考上大學麼!”

“豬能考上大學,我都考不上!”楊明苦著臉說道,讓他去考大學?還不如讓他去天上摘月亮呢,楊明現在除了上語文課能聽懂點兒老師在說什麼,其它什麼理化學的,跟聽外語課沒什麼區別。

“你罵誰是豬!”陳夢妍臉一沉不悅道。

“呃,我沒說你是豬……”楊明這才覺得自己剛纔的話有點兒歧義,像陳夢妍這麼聰明的人肯定能考上大學了,而自己居然說豬能考上,難怪陳夢妍會不高興。於是趕陪著笑臉說道:“你也知道,我文采不好,寫個作文全都是病句,回回都是等外文!”

陳夢妍聽楊明這麼說,臉也好了許多,也知道楊明的斤兩,最重要的是清楚楊明這個人雖然不學習,還經常逃課菸打架,但是心地還是很好的,開開玩笑倒是正常,但決不會沒什麼事兒隨便侮辱別人。

“楊明,我知道你是想逃課,你也不用編各種千奇百怪的理由來騙我。你當我智商是零麼?今天你爺爺進醫院了,明天你爺爺去世了,後天給你爺爺掃墓,大後天居然告訴我你去給你爺爺祝壽,你是《鬼吹燈》看多了,還是你爺爺穿越回來了?”陳夢妍這回也撕破臉皮,準備好好的勸楊明一頓。

“陳夢妍,你也知道我是什麼人,我現在連高一的課程都不會,你讓我學習,我學什麼?”楊明見陳夢妍死咬著自己不放,也準備對曉之以理之以,讓徹底對自己放棄。

哎,這丫頭,要相貌有相貌要材有材,要是能在其它方麵對自己窮追不捨,那就太妙了,楊明開始在心中意起來。

“那你也不能放棄阿,現在離高考還有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但是說短卻也不短,你隻要努力,我相信也會有所就的,起碼可以上一個普通點兒的大專。”陳夢妍想了想繼續說道:“你沒聽說過一句話麼,做隻要有恆心,鐵杵磨針!”

“鐵杵能磨針,但木杵隻能磨牙籤,材料不對,再努力也沒用。”楊明撇了撇說道。

“你!”陳夢妍氣節,這楊明你說他笨吧,歪理卻一套一套的。

“夢妍,你和他廢什麼話,他願意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唄,讓他留在班級裡也是擾課堂紀律!”正在這時候,班長王誌濤走了過來,鄙夷的看了一眼楊明,對陳夢妍說道。

陳夢妍聽後皺了皺眉,有些不太喜歡王誌濤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

“嗬,王誌濤說得對,我留在班級裡還影響其它同學!”楊明雖然對王誌濤那種看不起自己的眼神很是不滿,但是能逃離教室纔是最主要的。說完就轉跑出了教室。

“楊明——”陳夢妍咬著脣一跺腳,瞪了王誌濤一眼說道:“我本來是想勸他好好學習的,你一來就給攪合了!”

“夢妍,你想的太天真了,楊明是什麼人?他要是能學習早就學習了,我們跟他不是一類人,以後還是搭理這種差生!”王誌濤笑著說道。

“教室這麼多人,別我夢妍。”陳夢妍不滿的說道,但是卻沒有生氣。心中,對王誌濤還是有點兒好的,畢竟人長得帥,學習績又好,是很多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不過陳夢妍知道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事的時候,學習纔是最重要的。

王誌濤見陳夢妍並沒有惱他,角出一笑意。其實他倒不是有意針對楊明,隻是他見到陳夢妍每天都和這個男生扯皮心中不爽,在他看來,陳夢妍已經是他定的老婆了。後皺了皺眉,有些不太喜歡王誌濤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嗬,王誌濤說得對,我留在班級裡還影響其它同學!”楊明雖然對王誌濤那種看不起自己的眼神很是不滿,但是能逃離教室纔是最主要的。說完就轉跑出了教室。“楊明——”陳夢妍咬著脣一跺腳,瞪了王誌濤一眼說道:“我本來是想勸他好好學習的,你一來就給攪合了!”“夢妍,你想的太天真了,楊明是什麼人?他要是能學習早就學習了,我們跟他不是一類人,以後還是搭理這種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