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衍 作品

第237章 無奈

    

?”宋錦川低頭看了下時間:“今天和霍總約了簽約事宜,等會兒簽完合同,兩家合作的事情就算敲定了。”這話一出,霍子辰立刻道:“可惜我職位不夠,否則今天和宋總簽約的人,就是我了!”宋錦川眸光一沉,就聽許茵笑著說:“子辰哥還沒升職嗎?副總的話和宋先生談合作,的確不太方便吧。”霍子辰道:“小叔說簽完合同,再給我升職,但他事情比較多,我擔心他會忘記了。”許茵就看向宋錦川:“宋總,那麻煩您簽約時,提醒一下霍總?...許南歌猛地抬起頭來,感覺自己似乎聽到了什麼。

可霍二老爺子卻已經對他們揮了揮手,車子就啟動,直接離開了。

比較巧合的是,幫許南歌送玉扳指的快遞員出發後,在休息區吃了一頓飯,耽誤了點時間,然後就剛好落在了霍二老爺子的車後。

兩輛車一前一後朝著落霞村開去。

……

霍家。

等到霍二老爺子離開後,霍老夫人臉上的笑容就頓時消失,她直接看向許南歌,皺眉道:“臭小子是不是又去醫院了?”

許南歌一頓,笑:“沒有,奶奶,您……”

“你不用給臭小子找補!”霍老夫人冷笑道:“臭小子向來把人情看的比工作重要,有什麼事情能讓他放不下來?今天早上我就聽阿芳說,你和他急匆匆走了。南歌,告訴奶奶,那個葉可柔又在鬧什麼麼蛾子?”

許南歌嘆了口氣:“奶奶……”

霍老夫人是真的生氣:“南歌,你不用為他說好話哄我,你也不要你做什麼賢妻良母!當年讓你嫁給臭小子,也不是為了讓你受氣,更不是為了讓你把自己的丈夫推給別人的,奶奶不想讓你過得這麼憋屈!”

她直接看向阿芳:“備車,我這就去精神病院看看,那個小綠茶到底用了什麼手段!”

可胳膊卻被許南歌緊緊攥住:“奶奶……”

霍老夫人回頭看向她,就聽到許南歌低聲道:“葉可柔跳樓了。”

“……”

沉穩如霍老夫人,都被這個訊息震懾住了。

她沉默了良久,才又說道:“是跳了?還是用這個來嚇唬臭小子呢?我給你說,有些女人的手段很……”

“真跳了。”

這些事情,霍老夫人隻要派人去看一下就能立刻清楚明白,所以許南歌乾脆說了實話:“人差點沒了,現在還在醫院搶救。”

霍老夫人凝起了眉頭,久久沒有說話,半響後才忍不住道:“怎麼會這樣呢?有什麼事情想不開,能走到這一步?”

許南歌和霍老夫人都是內心堅強的人。

所以他們無法理解葉可柔的選擇。

可許南歌也不想背後說她的壞話,於是扶住了霍老夫人的胳膊,帶著她往院子裡走去。

兩人都沒看到,她們剛剛進門,霍元傑就從拐角處走了出來,盯著她們兩個的背影,霍元傑的眼睛發亮!

他偷偷走到沒人的地方,直接給霍詩情撥打了電話:“詩情啊,你果然是料事如神!霍北宴那個白月光小情人,這次鬧了個大事,她跳樓了!!”

本來以為從許南歌和霍老夫人那裡偷偷聽到了什麼重大訊息的霍元傑,卻聽霍詩情語氣淡淡的道:“爸,我早知道了。”

霍元傑一愣:“啊?”

霍詩情就開了口:“我昨天就派人去盯著那個葉可柔了,現在小叔正在醫院裡陪著她呢,而且,我買通了一個小護士,已經拿到了醫生們的聊天記錄!”

霍元傑立刻眼睛一亮:“那這豈不是我們的大好機會?!”

霍詩情點了點頭:“我這就把證據發給您,接下來具體要怎麼辦,您應該清楚吧?”

“清楚!”

霍元傑大喜!!

他要將這件事鬧大,鬧到輿論那裡去!

到時候就算霍北宴想瞞下這件事,繼續和許南歌在一起,大眾的輿論也能壓死他。

自從霍北宴回國後,就一直壓住了他。

好幾次的反擊,都被許南歌輕鬆化解了。

這個女人雖然出身平平,但挺有本事,如果能讓兩個人離婚,讓霍北宴將那個神經病娶進門……

少了一個助力,多了一個拖累,自己就有了和霍北宴爭一爭的資格了!

甚至以後霍北宴可能都不會有孩子!

他這麼想著,霍詩情偷偷錄下來的醫生們聊天的話語,也被髮了過來,再被惡意剪輯後,內容就完全變了味兒……

霍元傑冷笑了一下,直接發到了網上。

……

霍老夫人長籲短嘆,看著許南歌帶著滿臉的愧疚:“孫媳婦,我,我……”

她有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臭小子說話,對不起孫媳婦。

許南歌卻道:“奶奶,你不用說,我都明白的,放心吧,這是我和霍北宴之間的事情,您先去休息吧!”

她將老夫人送進了房間裡,再次出門,就收到了季明發來的訊息:【老大,您快看看這個帖子,是怎麼回事?】

許南歌開啟後,就看到了那帖子裡麵是一段醫生們的錄音,隻是錄音的內容剪輯出來後,意思卻變了。

給人的感覺好像霍北宴始亂終棄,因為葉可柔得了病,就拋棄了她,反而和自己在一起。

帖子

許南歌粗粗掃了幾眼,大致都是在罵霍北宴渣男,不負責任,罵她小三插足的言論。

具體的內容她也沒多看,隻是給季明回覆了訊息:【熱度壓下去。】

季明很快回復:【已經壓下去了,我剛看了看,是葉曄動的手,應該是霍北宴那邊的吩咐。老大,霍北宴這是怎麼回事啊?他現在還在醫院裡陪著那個女人呢?咋地,這是打算腳踏兩條船?】

許南歌眉頭蹙了蹙。

正打算回覆什麼,就發現季明拉了一個群,群裡是他,許南歌,葉曄,還有霍北宴。

許南歌正在疑惑的時候,季明的影片電話就打了過來。

許南歌無奈接聽,發現霍北宴那邊沒有人接。

倒是葉曄也上來了。

許南歌還沒說話,季明已經開噴:“葉特助,你今天必須讓你老闆給我老闆一個說法!不要以為我老闆好說話,這種事兒就能糊弄過去!我問你,他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在醫院裡陪著那個女人?那個女人跟他有什麼關係?”

葉曄就嘆了口氣:“許小姐,你可千萬別誤會老闆,他對葉可柔就是一種責任,對您纔是真愛啊!”

季明冷笑:“真愛能眼睜睜看著我老大被罵小三?真愛能都這時候了,還在醫院裡待著?”

葉曄開了口:“葉小姐救過老闆的命,所以老闆沒辦法。”

“怎麼救過他的命?來,給我說說,我看看到底怎麼個沒辦法法兒!”我妹妹許南歌嗎?”幾人紛紛看向她。鄭怡微微蹙眉:“你怎麼來了?”許茵麵色露出幾分緊張,她拽住了鄭怡:“鄭法醫,我們這邊來說,關於我妹妹的身體……”鄭怡立刻麵色凝重,她知道許茵是許南歌的姐姐,初中時,許茵知道身世真相後,學聰明瞭,自此在學校裡不對許南歌進行霸淩。所以鄭怡並不知道兩姐妹關係不好,她跟許茵走到了旁邊,麵色擔憂道:“許南歌到底怎麼了?”許茵就嘆了口氣:“估計是大姨媽來了。她每個月這個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