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夕揚 作品

1.命懸一線,他拒絕讓白月光為我輸血

    

,溫的將抱起。就在此時,一道飄忽的聲音在蘇落耳旁響起。“這位士,您現在覺怎麼樣?能說話嗎?如果可以說話,麻煩您告知一下姓名和家人的聯係方式。”參與車禍急救的護士問道。蘇落此刻腦袋昏昏沉沉,但那串爛於心的號碼卻條件反的說了出來。那是的丈夫陸靳深的私人手機號碼。隨後,陷半昏迷的蘇落被推了急診室。迷迷糊糊間,蘇落聽到了醫生模糊的對話聲。從對話中得知,似乎傷得很重,需要輸。輸?聽到這兩個字,後麵的話不用聽...冷,好冷……

陸靳深,陸靳深,救我……

蘇落的腦海裡,玻璃碎裂聲,汽車撞聲,人群尖聲此起彼伏。

然後,蘇落就看到陸靳深冷峻的麵龐帶著焦急,大步奔到的邊,溫的將抱起。

就在此時,一道飄忽的聲音在蘇落耳旁響起。

“這位士,您現在覺怎麼樣?能說話嗎?如果可以說話,麻煩您告知一下姓名和家人的聯係方式。”

參與車禍急救的護士問道。

蘇落此刻腦袋昏昏沉沉,但那串爛於心的號碼卻條件反的說了出來。

那是的丈夫陸靳深的私人手機號碼。

隨後,陷半昏迷的蘇落被推了急診室。

迷迷糊糊間,蘇落聽到了醫生模糊的對話聲。

從對話中得知,似乎傷得很重,需要輸。

輸?

聽到這兩個字,後麵的話不用聽,蘇落也能猜得出。

果不其然,一名醫生語氣焦急的說道:“是稀有型,庫沒有儲備。”

“稀有型?那可麻煩大了。失太多,隨時可能休克!”

就在這時,另一位醫生說道:“不對,我記得醫院有這個型的病人!那個病人現在病還算穩定,如果征得同意,可以量獻。快!找個人去問一下!”

聽到這句話,救護臺上的蘇落角微不可查的扯了一下。

是的,知道,這家醫院有一個和一樣型的病人。

那個人是……

沒過多時,被派出去護士詢問獻況的護士氣籲籲的回來了。

“大夫,那位病人說……說不適,不宜獻,如果非常獻需要征得未婚夫的同

意。”

未婚夫?

聽到這三個字,蘇落的心臟像是被針狠狠紮了一下。

的未婚夫……

不,一定不是他,一定不是。

自己都救了的命了,也答應自己,不會再……

醫生看著護士猶猶豫豫的神,低聲怒斥道:“那還愣著乾什麼?聯係的未婚夫!這可是救命的事。我記得這個病人也是因為得到了一位誌願者持續一年的無償獻才得以緩和病,他們應該不會拒絕。”

這一刻,護士為難的看了救護臺上的蘇落一眼。

因為剛剛那個病人給的未婚夫號碼和蘇落給出的電話號碼是同一個人。

不過小護士也不敢多想,當場撥通了號碼,並開了擴音。

手機裡,陸靳深低沉的嗓音響起。

“哪位。”

蘇落的指尖猛的抖了一下。

掙紮著想要睜開眼睛,想要開口說話,但卻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隻能無力的聽著。

護士報上了醫院的名字,問道:“這裡是醫院,請問……蘇落士是您的家人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淡淡道:“是。”

“先生,剛剛蘇落士遭遇了車禍.......”

護士將蘇落目前的狀態簡明扼要的說了一遍,手機那頭突然傳來一聲悶響。

“先生?您......您沒事吧?”

“我沒事,現在況怎麼樣?”

手機那頭,急促的腳步聲一併響起。

然而這些細微的聲音蘇落並未聽到。

護士看了眼雙目閉的蘇落道:“需要獻,需要一位唐雲的稀有型病人獻,這位唐士說不適,獻需要征得您的同意。”

瞬間,手機裡陷了一片死寂。

對方不再說話,連腳步聲也一併停止。

這一刻,蘇落的心臟狠狠一,劇烈的疼痛在腔彌漫。

不知道陸靳深在猶豫什麼。

七年暗,三年婚姻。

承認陸靳深是迫於家族力娶了自己,也是迫於家族力和唐雲分手的。

但不認為自己虧欠唐雲什麼。

當初唐雲和陸靳深在一起時,從未在兩人麵前過麵。

即使一些一定要麵的宴會,也會離的遠遠的。

的暗,沒有打擾到兩人分毫。

後來,陸家不同意陸靳深和唐雲在一起,迫兩人分手,也是在兩人分手半年後纔出現在陸靳深邊的。

之後便在家族安排下結了婚。

婚後,孝敬公婆、照顧。

每天更是會親手下廚給他準備飯菜,將他照顧的無微不至。

認為,隻要自己做的足夠好,就一定可以慢慢取代唐雲在他心底的位置。

甚至在一年前,唐雲查出罕見慢病來求助陸靳深時,自己還主提出為的庫,以免陸靳深為源問題憂心。

覺得自己已經為陸靳深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

然而,這一切的付出換來的是什麼呢?

漫長的沉默過後,電話裡男人的聲音微啞。

“唐雲的狀況並不適合獻,還有沒有別的方法。”

醫生們麵麵相覷,主治大夫解釋道:“輸是最萬無一失的方法,此外還可以保守治療,讓傷員的機自行恢復。但是這種方法有風險的……”

“風險多高?”電話裡男人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

急救室裡,醫生再次愣了一下,然後以專業的口吻回答道:“百分之十的休克概率,百分之一到三的猝死風險。”

“我記得你們醫院擁有全國最好的醫生和急救裝置,我現在給的醫院賬戶轉一百萬,不惜一切代價,避免所有風險!”

對方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他不同意讓那個擁有稀有型的病號為這位傷員獻。

醫生無奈,隻能答應下來。

而電話那頭,站在走廊上的男人臉晦暗不明。

因為就在他和醫生通話時,收到了一條訊息,一條來自唐雲的訊息。

【靳深哥哥,蘇落姐姐傷了,需要我獻,但醫生說我如果獻風險會很高,可能會死。靳深哥哥,隻要你給我一句願意娶我的承諾,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就算死,我也心甘願】

***

作者的話:

追妻火葬場的文文~主扔掉腦後人間清醒,男主雙潔~

喜歡的寶寶可以加個書架,寫個書評,讓小揚看到你們的存在~

你們,麼麼啾~~其然,一名醫生語氣焦急的說道:“是稀有型,庫沒有儲備。”“稀有型?那可麻煩大了。失太多,隨時可能休克!”就在這時,另一位醫生說道:“不對,我記得醫院有這個型的病人!那個病人現在病還算穩定,如果征得同意,可以量獻。快!找個人去問一下!”聽到這句話,救護臺上的蘇落角微不可查的扯了一下。是的,知道,這家醫院有一個和一樣型的病人。那個人是……沒過多時,被派出去護士詢問獻況的護士氣籲籲的回來了。“大夫,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