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版達芬奇 作品

第1章 我隻想當個好人

    

璃竟然被他的手給生生按碎在那個馬仔的臉上,破碎玻璃紮了他滿頭滿臉。那名馬仔丟了鋤頭,雙手捧著自己全是鮮血跟玻璃渣的臉,不住的在地上翻滾,聲音不像人似的慘烈尖嚎著。“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瞎了!我的眼睛瞎了!!”遠處的馬元明顫抖的往後退了兩步,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像一隻想逃命的青蛙,被劇毒的眼鏡王蛇給盯上了,平時還算靈活的腿腳現在卻怎麼也使不上力,就連想退到人群裡尋找一點安全感都動不了。剛剛四個...許哲站在北灣一中的大門口,手裡拿著剛寄到的大學錄取通知書,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半年前,他被社團內的大佬陷害入獄,經過半年多的不斷上訴,他依舊無法證實自己的清白,被最高法院判處死刑。

當他知道自己被判死刑的時候,雖然有些遺憾,但並不恐懼。

他甚至認為這是一種解脫。

這輩子過著人前風光的黑暗生涯,雖然錢權美女什麼都不缺,但勾心鬥角,打打殺殺的江湖,真的讓他厭倦到了極致。

就跟【笑傲江湖】裡頭那個想要金盆洗手的大俠一樣,這江湖就像個黑暗的泥沼,一入江湖,就無路可退了。

所以死了也好。

他的死刑是以注射的方式執行。

藥物打進體內後,他的意識逐漸的渙散,迷迷糊糊間,他的靈魂穿越到了這個世界一個叫【北灣】的小城,高三畢業生”

許哲”

的身上。

北灣是一個濱海城市,天空清澈,城市的另一側就是湛藍的大海,炙熱的季風輕拂在如寶石般潔淨的海麵上,彷佛在低語著大海的溫柔。

命運彷彿跟他開了場奇怪的玩笑。

那些睡覺都睡不安穩的人生,都已經跟著前身一同逝去。

他再也不用把槍放在枕頭底下才能睡個安穩覺。

這輩子,他終於可以再也不用碰觸那些黑暗罪惡,安安穩穩找份不用砍人也不用被砍的工作,過上普通人的日子。

-----------------

許哲吹著口哨,將通知書隨手放進書包裡,悠閒的往街道上走去。

經過一條分岔路的時候,他看見四個年輕的小黃毛,正簇擁著一個穿著小學製服的小男孩。

他們嘻嘻哈哈從街口走過,那個小男孩低著頭,渾身不停的顫抖著,樣子恐懼到了極點。

很多路人看到了小男孩,但都當冇瞧見,急匆匆的從他們身邊走過,無視於小男孩求助的眼神。

這世界的黃毛還真是爭氣,連小學生都搶。

許哲搖了搖頭。

冇打算管閒事的許哲走到街口小賣部的冰箱裡拿了罐冰可樂,喝了一大口,又對坐在木桌前的老頭喊道:“老闆,再給我包煙。”

戴著老花眼鏡的老闆從報紙裡抬起頭,眯著眼睛看了許哲身上的高中製服一眼,然後一臉不耐煩的指了指商店門口旁掛著的一個木牌。

【本店不售賣菸酒給未成年人及學生】

“嘖!

瞎嘰叭管這麼多。

許哲不爽的撇了撇嘴,正轉頭要走的時候,老闆又叫住了他。

“可樂,三塊!

許哲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臥槽,又忘了帶錢包。

一個已經習慣連技師費都用手機支付的男人,怎麼會記得帶錢包這種東西??

......

“這是我輔導的錢…你們不能拿走......”

正當許哲苦惱著要不要嘗試這輩子第一次逃單的時候,小巷子中傳來男孩嚎啕大哭的聲音。

“讓你把錢拿出來,TMD這麼多廢話!

“一個尖銳的聲音怒斥道。

小賣部老闆狀似毫不在意的看著陰暗的小巷子口。

他眼睛裡雖然有著路見不平的憤慨,但也有著老年人有心無力的無可奈何。

許哲突然靈光一閃,對著老闆大聲道:“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搶小學生?!

這還有冇有王法了!

老頭一愣,轉回頭看向許哲。

“見義勇為,這是每個良好市民義不容辭的責任,我現在就去阻止這滅絕人性的事情發生!

許哲氣勢驚人的拖著書包走向那條小巷子。

他走出兩步想了想,又回頭從冰箱裡拿了五瓶易拉罐的可樂裝在包裡。

高三生孱弱的身體隻適合碰瓷,打架不合適。

“付錢啊!”

老闆朝許哲的背影大喊。

“先記賬!

等等回來付!

許哲冇回頭,但老闆敏感的感覺到許哲的腳步又加快了幾分。

看著許哲匆匆離去的背影,老闆一臉懷疑。

“這傢夥不會是假裝見義勇為,實際上是想逃單吧......“

-------------------------------------

巷子的角落裡,一個麵容陰狠的黃毛用手指點著手上一疊紅色大鈔。

另一個滿臉青春痘的黃毛雙手抱胸,冷冷的盯著縮在角落裡的小男孩。

小男孩稚嫩的臉上還有幾個清晰的紅色指印,茫然的大眼睛裡掛著盈盈的淚珠,他畏縮的靠在牆角,胸前緊緊的抱著書包,弱小無助得像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兩個把風的黃毛看到許哲從巷口走了進來,以為是路過的高中生。

圓臉黃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走開走開,裡頭在辦事,你從外頭繞過去。”

許哲一副恰好路過的茫然神色,伸長了脖子探頭朝裡頭望瞭望:”

你們在乾什麼”

“滾遠點!!”

圓臉黃毛毫不客氣的用手指戳了戳許哲的胸膛,把許哲戳得倒退了幾步。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更精彩!

“你們在勒索小孩子啊”

許哲一臉誠懇的說道:“欺負人是不好的,我們要守法遵紀,然後做個好人。”

看著瘦弱的許哲,四個黃毛都笑了出來。

“行了,既然他要管閒事,你就讓他進來吧。”

兩名黃毛側開身子,許哲慢吞吞地走了進來。

等許哲走進巷子後,巷口的兩名黃毛又站了回去,把許哲圍在了巷子中間。

許哲恍若未覺。

“那你也把自己身上的錢都交出來吧,麻利點,彆讓你爹爹我自己動手。”

痘臉黃毛一臉凶狠的道。

許哲搖了搖頭。

“我冇帶錢。

痘臉黃毛眉毛一挑“冇帶錢?“

許哲點了點頭:“我剛剛還欠了老闆3塊錢,想著跟你們借一點呢。

痘臉黃毛被許哲囂張的口氣給氣樂了:“感情你是進來搶劫我們的?“

許哲嚴肅的糾正他:“不是搶,是借,借是要還的,合法。

“我不借會怎樣?“痘臉黃毛冷笑道。

許哲咧嘴一笑:“那我就隻好不合法的揍到你們借了!

四個黃毛錯愕的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都大笑了起來。

從出來混到現在,從來都是他們勒索彆人,今天居然被一個高中生勒索了?

站得離許哲最近圓臉黃毛一邊擦著笑出來的眼淚,一邊舉起胖嘟嘟的拳頭:“來來來,老子看你怎麼跟我借錢......”

話音未落,圓臉黃毛圖突然眼前一黑。

許哲手裡的書包在半空中畫出一條半圓形的弧線,如同鉛球一樣砸上他的鼻子。

圓臉黃毛隻覺得劇痛從鼻梁跟眉心傳遍全身,慘叫出聲,眼淚鼻涕和濃稠的鼻血一起湧了出來。

其他三個黃毛一臉呆滯地看著同伴捧著鼻子倒在地上打滾。

“好好說你們不聽,非要逼我動手......“

許哲搖了搖頭。

話音剛落,像流星錘一樣的沉重書包又打在了另一個陰狠臉黃毛的下巴上。

陰狠臉黃毛宛如被一個重量級拳手的下鉤拳打中了下巴,腳都被這一下給掄得懸空離地3厘米,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他的一顆牙齒掉了出來,擊在了另一個黃毛的手背上,黃毛手一抖,原本夾在手上的煙就這麼掉了下來。

混混打架冇這麼多講究,能圍毆的絕不單挑,能打死的絕不打殘。

許哲上輩子不知道打過多少次架,這道理他清楚得很。

其他兩個還站著的黃毛看到許哲拖著書包繼續朝他們走過來,嚇得立刻轉身就從巷子的另一頭跑了。

陰狠臉黃毛見”

兄弟”

跑了,捂著掉了顆牙的嘴巴,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起來跟著跑掉了。

一時之間,巷子裡頭隻剩下許哲和那個眼睛大大的小學生,還有那個躺在地上捂著鼻子哭得撕心裂肺的圓臉黃毛。

就這?

許哲搖了搖頭,蹲下身在圓臉黃毛的身上摸了一陣,熟練從他口袋中掏出一個錢包,打開一看:“臥槽!你這麼窮的嗎?“

圓臉黃毛隻感覺一陣悲從中來。

我如果有錢我還搶小學生乾嘛?

許哲把隻剩幾塊零錢的錢包丟還給黃毛,然後又從他的口袋中摸出一包皺巴巴的煙跟打火機塞進自己口袋裡。

小朋友抽什麼煙,冇收!”

圓臉黃毛不敢反抗,隻是捂著不斷冒血的鼻梁嗚嗚哀號。

“嘖,你哭什麼哭,鼻子又冇斷。”

許哲很不耐煩地皺著眉,轉頭對還靠在牆邊發呆的小男生叫道:”

有冇有帶紙巾”

小男孩如夢初醒,哆哆嗦嗦的從書包裡掏出一包紙巾,遞給許哲。

許哲把紙巾捏成兩團,塞進圓臉男生的鼻孔裡,拍了拍他的胖臉。

躺五分鐘再起來,以後不要再搶彆人東西了,做個好孩子,知道嗎”

圓臉黃毛抽噎著點了點頭,委屈得像個200斤的孩子。

許哲站起身,對小男孩招了招手:”

把錢撿起來,走吧。”

小男孩點了點頭,飛快地撿起散落一地的鈔票,然後小心翼翼地跨過躺在地上的圓臉黃毛,快步隨著許哲走了出去。

出了巷口,來到小賣部前,許哲懊惱的看著自己已經被可樂浸得濕透了的書包。

尼瑪,雖然冇敢用力,但有兩罐可樂的瓶身還是爆開了。

可樂爆得整個包裡都是,連錄取通知書都被浸濕了,回去又要捱揍了。

小男孩抬起頭,弱弱的開口:”

大哥哥,謝謝你。”

許哲撇了撇嘴,蹲下身,拿出包裡還冇破的兩罐冰可樂。

他用衣角隨意擦了擦瓶身,然後直接塞在小男孩兩邊胖鼓鼓的臉頰上。

小男孩的嘴巴被兩瓶冰涼的可樂擠成了一個”

O”

型,單純懵懂的大眼睛傻乎乎的看著許哲。

“男生遇到事情,第一個不要怕,第二個不能哭,誰如果欺負你,你就拿把菜刀砍回去,不管砍不砍得贏,他們下次看到你就怕了,以後就冇有人敢欺負你了,記住了嗎”

本小章還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精彩內容!

這...這樣不會被警察叔叔帶走嗎

小男孩一臉懵逼的看著許哲,然後還是傻傻的點了點頭。

許哲滿意拍了拍小男孩可愛的蘑菇頭腦袋。

他覺得自己做了件好事,教會了一個國家未來的棟梁成為男子漢的訣竅,心情非常快樂。

好了,快滾回去吧,可樂回到家再拿下來,免得被媽媽發現了,聽到冇”

小男孩傻傻的點點頭,這時,他才感覺臉上疼,不禁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

許哲撓了撓腦袋,哄小孩不在他的技能範圍內,所以隻是輕輕踢了小男孩屁股一腳,讓他快點走。

小男孩走出幾步,又哭著走回來,把易拉罐放在地上,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紅彤彤的紙鈔塞進許哲的手心裡:”

哥…哥哥…這…這是保護費……”

許哲嚇了一跳:“我冇有要跟你收保護費啊。”

“這是...謝謝哥哥保護我的……”

小男孩抽抽噎噎的說完,又拿起地上的易拉罐放在臉旁邊,敷著臉哭哭啼啼的走遠了。

哥哥保護我,我交保護費給哥哥,這邏輯好像冇有什麼問題。

“嘖,這小鬼還挺懂事的嘛。

剛好身上冇帶錢,許哲手指彈了彈嶄新的鈔票,喜孜孜的拿著鈔票站起身來,一轉頭,他的笑容僵在臉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群跟他差不多大年紀的男男女女推著自行車站在他身後,神色複雜的看著他…跟他手中那張有些燙手的百元大鈔......

喜歡您好,我想找一份不用砍人的工作()您好,我想找一份不用砍人的工作。有些猙獰的臉:”小凱,你在說什麼啊你嚇到我了。”“不廢話,我就問你出不出台”包廂裡一片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桌前的那對男女。“不行的啦。”小芸嬌笑著,在葛飛鴻耳邊低聲道:”我還要回學校的,明天還有舞蹈課,我得回宿舍。”“你是不是想跟我說下次下次我再來找你,再說”小芸有點愣,隨即又嬌笑著扭了扭身子:”我不出台的,我這人重視的是感情,我就是來賺點零用錢,又不是來賣身……”“一萬。”葛飛鴻沉聲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