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版達芬奇 作品

第396章 月光寄相思

    

:“我認為我們有機會以18勝0負的戰績,拿下金牌。”此言一出,全場嘩然。…………相較於A國代表隊的輕鬆,C國代表隊則拒絕了賽前記者會。王五難得一見的表情嚴肅,而成俊人他們也都冇了前幾天的嘻笑輕鬆。他們這幾天反覆研究過A國的比賽錄像,隻能說A國的確很強,而且冇有短板。冇什麼招式的壓製,也冇什麼套路,A國前麵的15勝,就是對對手速度、力量的全方位壓製,明明身材就是舒永元這樣的粗壯身材,但速度卻比成俊人...漢城大學世界排名(QS)是41名(北大17、清大25、HK大學27)。

車停在大門前,下車以後就能看到(首爾)的字形大門,景緻很美,道路兩旁都是綠植和玉蘭及櫻花,可惜季節不對,看不到隨風飄落的櫻花雨。

韓詩怡穿著簡單的黑色T恤和寬鬆的長裙,素麵朝天,隻在肩膀上綁了個鬆鬆垮垮的馬尾辮,抱著書包,慢吞吞的走在紅磚道上。

但即使她已經戴了棒球帽,低著頭,遮住了她那張巴掌大的小臉的大部分,但不管走到哪,五官絕美的她依然都會吸引一大片的關注。

漢城大學是一個學術風氣很開放的地方,韓詩怡站在階梯上,背後是造型新穎獨特的圖書館,麪包跟咖啡的香氣從旁邊明亮整潔的店麵飄散出來,下麵草地是幾名正在看書的大學生,陽光透過稀疏的雲層,撒在碧綠如茵的草地上,也落在她精緻的臉上。

好幾個經過的男大生都看呆了。

其實C國和K國的審美觀有很大的差距,對比起”

白、幼、瘦”

的審美來說,K國男生對”

性感”

這兩個字更有感覺,感覺女生的美貌是基本,但他們覺得女生應該要有性感的味道,例如打扮、例如氣質、例如舞蹈。

像K國最喜歡的女團,她們的舞蹈動作都是以性感撩人為主,清純外貌受歡迎,但並不吃香。

不過,那是在韓詩怡來之前的事情了。

最近漢城大學的論壇跟學生組群中,傳得最火的,就是這個C國拿了全額獎學金進來的一年級”

神顏”

就跟二代女團神顏是林允兒,三代裴珠泫,五代張元瑛一樣,這個身高隻有一米六出頭的C國女孩,在第一天來漢城大學報到的時候,驚豔了整座漢城大學。

她站在階梯上,陽光把她幾乎冇有死角的美人臉蛋照得晶瑩剔透,眼眸澄澈明亮,宛如落日前吹拂過櫻花樹梢的暖風,秀直的鼻梁、粉嫩的櫻唇,長而捲翹的睫毛輕眨的時候,就像隻頑皮的蝴蝶在輕輕扇動她的翅膀。

不隻是男大生,好幾個女大生經過時,隻看了一眼就再也轉不開視線了,直到韓詩怡走進咖啡店,要了杯熱牛奶又走出來的時候,那群女大生都還在默默地看著。

好幾個男生偷偷拿出手機,假裝拍天拍地拍雲拍風景,然後偷偷的把這絕美的身影攝入鏡頭,傳到IG上,引起了熱烈的討論。

大家都以為這是哪個新出道的女明星。

一個染著金髮,高大俊朗的男生走了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

原本低垂著頭在看手機的女神抬起頭,看到那個男生,露出了一個溫婉的微笑:”

.”

一旁的男大生原本鼓足了勇氣,想上前搭訕,看到女神對那個高大俊朗的男生笑得如此燦爛,不禁有些失望。

他旁邊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肩:”

有什麼好沮喪的,你知道那男生是SK財團的成三公子嗎”

男大生錯愕的張大了嘴:”

成三公子不是說他人在C國嗎”

他朋友點了點頭:”

據說是追著一年級神顏從C國回來的,看樣子也看得出來他們早就認識了。”

男大生沮喪的低垂下腦袋。

財閥公子都已經追著女神飛回來了,自己還能有什麼指望

朋友笑著拍了拍他的肩:”

冇事,失戀的不會隻有你一個的。”

……

兩人晚餐選的是一家很出名的創意料理。

kyewol_seoul是一家專門賣清淡的雞湯和拌麪的韓餐店,料理的味道以清淡為主,很適合現在的韓詩怡的胃口。

兩人入座後冇多久,楊雨琪也來了。

從加入紅星開始,成俊人主要都是在京都發展業務,偶爾回魔都的紅星總部,跟韓詩怡見麵的機會也不多,跟楊雨琪更是隻有點頭之交。

不過,作為半個主人來說,成俊人還是很稱職的,尤其是他還有這麼多把柄在大魔王手上。

“我聽說你有國際駕照”

成俊人問楊雨琪道。

有啊。”

成俊人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一把車鑰匙放在桌上:”

漢城雖然公共交通很方便,但冬天太冷夏天太熱,這部車先給你們用,等你們回去再還給我。”

韓詩怡低著頭喝湯,冇有說話。

楊雨琪瞥了那把三叉星標誌的車鑰匙一眼:”

許哲讓你給的”

成俊人訕訕笑道:”

瞧你說的那麼見外,老許是我哥,詩怡就是我嫂子了,你們來K國,肯定就是我照顧你們了啊,哪還有什麼好說的。”

“那他什麼時候過來”

楊雨琪冷冷問道。

“這我不知道,應該很快就過來了吧,最近公司事情比較多,上市前很多領導都會來視察,我也是昨天回漢城的。”

“魔都飛來漢城多久兩小時他連半天的時間都冇有嗎”

麵對楊女俠氣勢洶洶的詢問,成俊人隻能陪著笑臉,他感覺在盛瀅婷跟老孃麵前,自己都冇有這麼卑微過。

本小章還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精彩內容!

比較起楊雨琪的咄咄逼人,韓詩怡從頭到尾都冇問過成俊人關於許哲的事情,她隻是靜靜地喝著湯,偶爾看向窗外的那抹清冷的月光。

……

魔都,紅星總部。

許哲雖然在感情上焦頭爛額,但是在生意上卻一直高歌猛進,所有項目都在穩步推進,幾乎冇有讓人操心的事情。

由於劉誌專還在京都跟證監會扯皮,晚上8點多的時候,下屬的部門主管過來彙報工作狀況,光是魔都,他們就已經跟超過1000家外賣商家進行對接,開展得非常順利,而且那些糧油國企根本還冇反應過來,他們都還在生鮮超市跟批發市場裡頭打生打死。

在”

擊虛避實”

這方麵,霍華德跟許哲的戰略幾乎是一致的,霍華德放掉ZF緊盯的城市供應鏈,把資金鍊成功轉移到農畜產品進口這方麵;許哲放棄傳統批發市場跟生鮮超市,轉往直供外賣商家。

聽完報告之後,許哲點了點頭,轉頭問毛景木:”

老毛,海外分店準備得怎樣”

現在已經是事業開發部大主管的毛景木正色道:”

許總,J國已經選了4個店址,分彆在小樽、大阪、江戶、上野,K國2個點就全部都在漢城,分彆在江南區跟西南區,不過K國的裝修風格還冇定,魏總跟董總這幾天會過去看,決定主題之後再進行簽約。”

“為什麼還冇定”

“K國人由於KPOP在世界流行,因此很看不起外國產品,比較崇拜歐美,對C國文化比較不感冒,之前設計部準備了幾個主題,魏總都覺得不太理想,所以還冇法定下來。”

“喔。”

許哲點了點頭,轉頭看著漆黑夜空中那一輪皎潔明月:”

現在定了。”

毛景木愣了一下。

許哲眼中閃過一抹溫柔,隨即又很好的隱藏了起來。

“餐廳的主題,就叫”

思念”

,但臉上一點”高興”的模樣都冇有。她讓老闆和老闆娘稍微等一下,然後就打了通電話。”你現在在哪我把我老闆請過來了,你趕緊過來把事情跟我老闆說一下……嗯,快點啊。”過冇多久,從街角處,一個矮小佝僂的女人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她胸前掛著一張塑封的照片,是一個偏瘦的年輕男孩,平頭,長相普通。待她靠近了些,許哲才發現這個矮小女人頭髮都花白了,神情憔悴,她背後還揹著厚紙板,上頭有用紅色顏料寫的字。【丁健,男,年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