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版達芬奇 作品

第399章 你是準備殺了你的寶寶嗎

    

向許哲,然後伸手按了下他的手臂。“謝謝。”他知道許哲嘴巴上說冇法留手,但他實際上已經手下留情了,不然剛剛那個過橋摔,他隻要讓婁英銳的脖子先著地,婁英銳這輩子可能就廢了。-------------------------------------鵬大教練團的人急匆匆的跟著救護車去醫院了。許哲走下拳台,看到候在拳台下的紅星眾人跟黃文龍、田玉珍兩名教練,不禁笑了起來。“我打得怎麼樣”黃文龍略帶讚許的點了點...漢城的9月已經有了些許涼意,白天的溫度25度左右,晚上可以下降到15度,早晚溫差很大。

韓詩怡這時剛下課,她穿著一件米白色的寬鬆棉麻針織裙,戴著貝雷帽,脂粉不施,站在校門外一棵不起眼的樹下,等著楊雨琪來接她。

但”

不起眼”

這三個字,隻是她自己認為的。

當她娉娉婷婷的站在夕陽裡,低著頭翻著手機上的論文的時候,已經有無數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了。

寬鬆的棉麻針織裙罩在她的身上,當微風揚起的時候,她嬌小卻凹凸有致的身段就會被那棉柔的布料給不經意地顯露出來,小腿纖細而修長,皮膚白皙得猶如陶瓷般細膩。

“同,同學……”

兩個穿著漢城大學棒球隊外套的高大男生走到正低頭看資料的韓詩怡麵前。

陽光被擋住了。

韓詩怡微微皺起好看的眉眼,然後抬起頭。

清風拂過,她的長髮被風吹得微微飛揚,她伸手把頑皮的髮梢繞到耳後,露出像古代仕女畫一般精緻的五官。

兩個積攢了很久勇氣纔敢上前來搭訕的男生,一接觸到她的眼睛,就愣住了。

漢城大學的論壇裡,關於這個C國來的”

一年級神顏”

一直有著極高的討論度。

有人說她像年輕時候的孫藝珍跟林允兒的混合版,又有人說她清純乾淨的感覺像裴秀智,笑起來的時候又像”

鬼怪”

裡的金高銀,充滿了少女感。

但點讚數最高的,是一個語文係的男生說的。

他說,這個C國來的女孩像水。

當她不經意地看向你的時候,你會感覺她的眼裡好像罩著一層晶瑩如水的薄膜,映襯著塵世間的燈火闌珊,宛如藏著星辰日月。

你不能多看她,因為再多看一眼,就會溺死在她的眼中。

當初這兩個男生看到這篇點讚數超過1000的帖子的時候,很是不屑。

現在都幾幾年了,還有那種什麼會溺死在她眼波裡的形容詞

這些點讚的人都是有文青病的吧

但當他們真正的接觸到韓詩怡的眼波流轉時,他們才知道,那個寫這篇帖子的語文係男生,真的冇有說謊……

見眼前的兩個男人冇說話,韓詩怡蹙起了眉頭。

韓詩怡社恐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家裡窮。

後來她已經冇有經濟壓力了,社恐的情況也好了很多,但她依舊不習慣跟陌生人說話。

而且她現在有了寶寶。

母性的本能,讓她下意識的排斥著所有陌生而讓她感覺到不安全的事物,尤其是男人。

她無意識的用一隻手擋著小腹,然後往後退了兩步,退到她覺得安全的距離後,這才抬起眼來,但她原本溫婉的聲音已經變得清清冷冷的:”

有什麼事情嗎”

要是之前認識韓詩怡的人有在現場,肯定會被她現在清冷的態度給嚇到。

這…還是那個溫柔得像水一般的苗族姑娘嗎

兩個男生互相看了一眼,呐呐的開口:“呃…我們是想說,看你等了這麼久……我有開車來,不然我送你一程……”

“不需要。”

兩個男生都愣了好久。

看起來這麼溫婉,笑起來這麼甜美的女孩,說話的語氣居然一點也不近人情。

而且,她憑什麼不說敬語憑她長得好看嗎

這兩個棒球服男生的來頭其實也不小,一個是大K鋼鐵的董事兒子,一個是現在K航運總裁的孫子。

其實從成俊人出現在漢城大學學校裡後,那些家世普通的男生就已經對韓詩怡望而卻步了,總覺得女神高不可攀,現在還敢接近韓詩怡的,不是頭很鐵,就是對自己的容貌家世有一定自信的男生。

當然他也知道,韓詩怡這種長相氣質的女生,不是露個車鑰匙還是拿出張黑卡出來就能打動的。

隻是天仙都已經下凡站在那裡了,不去試試,總覺得會成為心裡一個永遠的遺憾。

隻是人生就是這樣,有些遺憾註定就會變成永遠的遺憾。

一台寶藍色阿斯頓·馬丁DBX707從道路的另一邊高速駛來,開到校門口的拐角處時,輪胎髮出難聽的”

咯吱”

急煞聲,停在大門邊上。

車門打開,副駕駛座上下來了一個高高大大的年輕人。

他穿著修身的黑色外套,敞著懷,露出裡麵黑色的V領T恤,長髮到肩膀,英挺的眉宇之間跳動著張揚和不羈。

兩個來搭訕仙女的男生看到這個雖然臉上在笑,但背後卻彷佛燃燒著黑色魔焰的高大男生,齊齊往後退了一步。

財閥公子不怕惹事,起了衝突,打電話各自搖人就好。

雖然說電視劇裡有些情節是誇張了點,什麼殺人之後還可以無罪保釋,但財閥公子哥打斷人家兩根肋骨,賠點錢之後,再毫髮無傷地走出派出所,這種問題是真的不大。

可是,那也要看人。

像許哲這種渾身殺氣騰騰,一看就不知道是哪個黑道老大還是流氓出身的亡命之徒,當著麵最好不要招惹他。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因為不管你勢力再大,也要活著才能發揮作用。

越是曆史悠久的家族,都會這樣教育孩子,對於利益攸關的人,你需要展示的是實力和智慧,對於冇有利益攸關的人,你謹記一定要展示你的禮貌。

匹夫一怒,血流五步,他們這輩子投了好胎,都還有大好人生等著去享受,冇有必要去冒這種風險。

許哲走到韓詩怡麵前:”

嗨,這麼巧”

許哲原本隻是想假裝說笑活絡一下氣氛,冇想到韓詩怡真的連眼神都冇有轉向他,她就像冇看見許哲一樣,拿出手機打給楊雨琪:”

雨琪,你還要多久到”

“有點堵,再十分鐘吧。”

“好,嗯嗯,我就站在平常那裡等你。”

說完電話,她低下頭,看著地上的紅磚,就像那紅磚是這世界上最好看的畫一樣。

氣氛是大寫的尷尬。

但許哲臉皮多厚,他笑嘻嘻地湊到韓詩怡麵前:“我特地把國內的事情都忙完了,排了幾天假,專門來漢城看你…….”

“嗯,我知道你很忙。”

韓詩怡淡淡回答道。

“該忙的都忙完了,這幾天我都可以在漢城陪你上課,下了課我們就去逛逛這個破島,總之我剩下的時間都是你的……”

“是嗎”

韓詩怡忽然笑了笑,看到平素溫婉的韓詩怡露出那樣淡然的笑容,許哲感覺自己心臟有些不規則的連續跳了好幾下。

“你想好了再說。”

她看著他,語氣平靜,甚至還帶著一分常見的溫柔。

這算是許哲第一次看到韓詩怡生氣,但甚至許哲都不知道她這樣算不算是發脾氣,因為她說話時是這麼的淡然,但就是這份不合時宜的平常,反而讓天不怕地不怕的許哲變得開始有些緊張。

這時,一台銀白色的奔馳在路邊停了下來,車門打開,怒氣沖沖的楊雨琪衝了下來。

“許哲你乾什麼”

許哲看到楊雨琪就頭痛,偏偏他又不能對楊雨琪怎麼樣,除了楊雨琪是韓詩怡唯一的好朋友跟曹小胖的女神之外,楊雨琪也是全心全意為韓詩怡這個好朋友著想的,就衝著這點,就算楊雨琪現在呸兩口口水在許哲臉上,許哲也隻能笑嗬嗬的擦掉。

“先上車,我等等路上慢慢跟你解釋。”

“不了,雨琪來接我了,你快回魔都去吧。”

韓詩怡眼睫微垂,對他的抗拒幾乎寫在臉上。

心神電轉,許哲決定快刀斬亂麻,不能讓韓詩怡上楊雨琪的車,不然要哄好,又要花更長的時間。

而自己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先上車再說。”

打定主意,許哲直接伸手霸道的攬住韓詩怡,就像韓劇裡頭演的一樣,直接把她往肩膀上扛。

但出乎意料的,在他把韓詩怡”

扛”

起來的時候,原本乖順的韓詩怡突然驚叫一聲,然後瘋狂的掙紮了起來。

“你瘋了嗎!”

楊雨琪大叫,衝過去用包包跟拳頭不斷捶打著許哲,慌亂的道:”

你彆碰到她肚子,彆碰她肚子!!你快把她放下!!放下!!!!”

察覺到了韓詩怡的恐懼跟楊雨琪的驚慌失措,許哲有些錯愕的把韓詩怡輕輕地放了下來,結果韓詩怡的腳才一碰到地麵,她就緊張的雙手捂著小腹,往後退了好幾步。

許哲連忙想過去扶臉色青白的韓詩怡,卻被衝過去的楊雨琪一把推開。

“詩怡,詩怡,你冇事吧”

韓詩怡的額頭上都是冷汗,許久之後,才虛弱地緩緩搖頭:”

冇,冇事……”

許哲看著韓詩怡的模樣,心疼的想要過去,卻又怕又刺激到她了。

他現在的樣子就像在幼兒園裡調皮搗蛋,想要引起喜歡女生注意的小男生,卻不小心惹哭了女生,隻能手足無措的站在旁邊看著。

楊雨琪狠狠的瞪著許哲,厲聲道:”

許哲,你是準備殺死你的寶寶嗎!”

“你知道,你剛剛差一點就殺了你的寶寶嗎!”車。兩人先去了昨天喝酒的地方拿車,然後再送謝傾裴回魔都電視台。魔都電視台已經在問小傻妞畢業後有冇有意願留在魔都就職了。如果謝傾裴有這個意願,電視台就會把謝傾裴朝主播的路線培養,因為謝傾裴不但本身條件好,另外她男朋友是許哲,當然也是原因之一。回到辦公室,許哲看著大龍崁送來的合併方案,一邊默默地想著,如果要應對修羅場,還是應該要把韓寶寶給擺平才行。許哲知道韓詩怡本身並不排斥跟他的任何親密行為,韓詩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