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滄桑 作品

第1章 一塊錢的羞辱

    

海經商,資產達到了幾個億,終於圓了自己夢想。有錢了,自己就未免有些嘚瑟,買了個遊艇,最後遇上臺風,把小命代了。然後就重生到了今天這一幕。老天爺對我還是很不錯的,又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會。不過,重生到了今天這個節點,讓林駒到有些可笑。自己一個億萬富翁,現在竟然為一塊錢學費發愁。既然重生了,重生到晚幾年上大學,或者做生意的時候不行嗎?為什麼偏偏到了這個節點上。這要是前世的人知道了,自己何以堪?有沒臉見人...林駒是真的蒙圈了。

大半節課的時間,他一直想弄清自己現在的境。

到底是在做夢,還是真的重生了。

時間:1979年3月16日。

地點:馬家堡子學校,六年一班的課堂。林駒是真的蒙圈了。

人:六年一班學生林駒,老師周玉貴。還有自己的四十多個同學。

林駒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事是真的。

自己真的重生了,回到了38年前的時候。

1979年3月16日,這是一個令林駒記憶深刻的日子。

前天,老師周玉貴通知學費,一人一學期1元錢。

但就是這一元錢,林駒家裡也拿不出來。

本來林家的日子過的還行,雖然不太富裕,但給他學費的錢,還是應該有的。

但這幾年因為爺爺不好,治病花了不錢,家裡的二百多塊積蓄,都花了,現在還欠著五十多元的外債。這才導致家裡一時拿不出錢來。

雖然周玉貴沒說什麼,但是別人都了,就自己沒,這讓林駒到有些恥辱。

也就是從這一天起,林駒發誓,自己將來一定要有錢,有無數的錢。

後來他考上了大學,工作幾年之後,下海經商,資產達到了幾個億,終於圓了自己夢想。

有錢了,自己就未免有些嘚瑟,買了個遊艇,最後遇上臺風,把小命代了。

然後就重生到了今天這一幕。

老天爺對我還是很不錯的,又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會。

不過,重生到了今天這個節點,讓林駒到有些可笑。

自己一個億萬富翁,現在竟然為一塊錢學費發愁。

既然重生了,重生到晚幾年上大學,或者做生意的時候不行嗎?為什麼偏偏到了這個節點上。

這要是前世的人知道了,自己何以堪?有沒臉見人之嫌啊。

林駒還記得,前世是母親在老叔家借了錢,給自己了學費。

不過,今天他不打算讓母親去借錢了。

他要自己解決學費的問題。

一個億萬富翁,連一塊錢的學費都解決不了,自己還混個什麼勁兒?

前世自己也是白手起家的,大不了就當是重生後,老天爺給自己設的第一道門檻兒。

既然念書了,學費也很正常。一個學期才一塊錢,還是很厚道的嘛。

自己兄妹四人念書,一共四塊錢學費。

這一世的第一筆生意,就是賺夠四塊錢。

這個時代,四塊錢也不是個小數,也算一個宏大的目標吧。

至於眼前的這個老師周玉貴,在林駒眼裡,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

這個家夥隻唸了五年書,連漢語拚音都不會,課本上的字都認不全,不過是靠著他在公社裡老爹的關係,當了一個民辦教師。

不過,馬家堡子學校的其他老師們,也比周玉貴好不到哪裡去,這個時代的師資水平就這樣。

連林駒後來都到奇怪,自己竟然在這種況下,還能考上大學。

那一年是1983年,高考的錄取率是3%,林駒上的是京城的重點院校之一,妥妥的天之驕子。

當他跟村裡另外四個同學一起考上大學的時候,周玉貴曾經來送行,逢人就說林駒是他的學生。

林駒理解周玉貴的心,他決定,過幾年上大學的時候,還給周玉貴一次自豪的機會。

好吧,既然時又回到了原點,那就不妨從頭開始。

曆史上總是有驚人相似的一幕,區別隻在於參與的角不同。

你們還是原來的你,但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

我是從2017年的世界回來的,回到了將近四十年前的今天。

既然是錢的事兒,就還是用錢來解決吧。

能用錢解決的事兒,就都不是什麼事兒。

下課的鐘聲終於響了起來。

說是鐘聲,其實不確切。

不過是半截鐵軌掛在一棵樹上,用錘子敲擊發出的聲音。

至於電鈴和大喇叭,這個鄉村學校裡還沒有。

學生們都出去了,都是些十四五歲的野孩子,一下課就像炸了群的羊,四散逃去。

“林駒,你到底什麼時候能上學費?我也好有個準信兒”。

“周老師,三天之”。

“抓時間,就剩咱們班沒齊了”。

周玉貴說完就走了。

林駒出了教室,就見到幾個小孩子向他走來。

一共四個人,一個是他的弟弟老五、一個是大妹妹老六,一個是小妹妹老七。

另一個是羅雅,鄰居家的一個小孩兒,比林駒低一個年級。

林駒兄弟姐妹一共七人,大排行他是老四,上麵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

除了林駒之外,弟弟妹妹也都在這裡上學。兄弟姐妹四人,每天都一起上學,一起下學回家。

“二哥,放學了,回家吧”。

老七蹦蹦跳跳地進來,拉著林駒的手就往外走。

“二哥,老師今天又要學費”。

一邊往外走,老五一邊說了一句。

“老師沒批評你吧”?

“那倒沒有”。

這就好,林駒心裡鬆了口氣。

“老五、老六、老七,回家都別跟媽說學費的事兒”。

“不跟媽說,從哪裡拿錢”?

跟媽說,又哪裡有錢?要是有錢,還用等到今天?

“老師再跟你們要,就說三天之一定錢”。

“二哥,你手裡有錢麼”?

“現在沒有,明天就有了”。

“二哥你快點兒,老師說,不錢就不讓來上學啦”。

“不用怕,老師嚇唬你的”。

這個老師也真是的,嚇唬一個小孩兒幹什麼。

唉,一點兒也不懂得教育心理學。

一個個的,放牛倒是比教書還在行,對牲口的瞭解,恐怕都比對人的瞭解多。

在林駒的前世,一塊錢連一雪糕都買不來。一塊錢掉到地上,有的人都懶得哈腰去揀。

但現在的一塊錢,就意味著自己教育的機會,意味著自己將來能否上初中和大學的機會。

就因為一元錢的學費,失去讀書的機會,不管將來是否為事實,林駒都決不允許這樣的悲劇發生。

學校離家有二裡多路,中間要翻過一個小山嶺。

弟妹們還小,似乎沒有意識到學費的重要,一路上蹦蹦跳跳,打打鬧鬧的,很快到了山腳下。

山腳下有一塊平地,林駒在這裡停住。

“老五,你領老六、老七先走,我一會兒就回去”。

幾個人嘻嘻哈哈先走了。

林駒看著眼前這片平地,不心起伏。

這片平地,就是他前世父母的墓地。

不過,現在他的父母還在,這裡還是一片荒地。來。一共四個人,一個是他的弟弟老五、一個是大妹妹老六,一個是小妹妹老七。另一個是羅雅,鄰居家的一個小孩兒,比林駒低一個年級。林駒兄弟姐妹一共七人,大排行他是老四,上麵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哥哥。除了林駒之外,弟弟妹妹也都在這裡上學。兄弟姐妹四人,每天都一起上學,一起下學回家。“二哥,放學了,回家吧”。老七蹦蹦跳跳地進來,拉著林駒的手就往外走。“二哥,老師今天又要學費”。一邊往外走,老五一邊說了一句。“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