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小鴇 作品

第2343章 豺狗子

    

胡醫生解釋說:“華醫生是我的一個朋友,平時深居簡出,但在醫術方麵頗有造詣。”金中立馬明白,趙旭是不想泄露華怡的身份。立刻對胡醫生說:“胡醫生,辛苦你了!”“金總客氣了!我還是學藝不精啊。”說著,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走出了房間。趙旭對金中說:“阿中,下次再找你喝酒吧!我急著趕回臨城,給我嶽母治病。”金中點了點頭,拍了拍趙旭的肩膀說:“我聽說你二叔和三叔都來了!”“來了!”金中笑了笑,說:“看來,趙家要...趙旭率先聽到呼救的聲音,對蘇柔做了一個“靜音”的手勢。

隔了一小會兒,蘇柔也聽到了呼救的聲音。

蘇柔臉色微變,對趙旭說:“聽聲音,好像是那位祝姑娘!”

趙旭“嗯!”了一聲,點了點頭。

他早已經辯出是科考隊的,那位“祝琳琳”姑娘。

蘇柔見趙旭仍舊拿出“卡氣爐”準備生火做飯,對趙旭問道:“喂!那姑娘好像遇險了,你不去救啊?”

趙旭抬頭看著蘇柔說:“難道你忘了那巫婆的話?如果我們出手救了她,必定會和科考隊的人一起前行。他們其中有一個不是人,會讓我們尋藥之旅九死一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算了吧!”

蘇柔急聲道:“趙旭,你什麼時候思想變得這麼狹隘了?我們不知道也就罷了!難道明知道他們有危險,還眼睜睜見死不救?”

“要是我自己,倒無所謂!可同行的人中,不還有人嘛!我不想你陷入危險的境地。”

蘇柔一臉鄭色說道:“見義勇為,是我們做警察的道德標準。就算這趟尋藥之旅,真得是九死一生,我也不能眼睜睜見死不救。”

“你是認真的?”趙旭盯望著蘇柔問道。

“當然是認真的!”蘇柔說。

趙旭點了點頭,道:“好吧!”

他將隨身的揹包,掛在了樹乾上。

拉著蘇柔的手,快速向聲音來源方向狂奔過去。

可蘇柔的速度,在趙旭的眼裡,終究還是太慢了。

趙旭直接將蘇柔背在了背上,一路揹著蘇柔狂奔出數百米。

蘇柔如騎了一匹汗血寶馬,隻覺得兩側的物體,在快速倒飛。

這還是她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趙旭武功的恐怖!

這才知道,“武神榜”的高手,真的個個不是省油的燈。

竄過一片叢林後,隻見祝琳琳和一個身材瘦高的男人,正在遭受一群野狗瘋狂撲咬。

還算那男人是個爺們兒,全力保護著祝琳琳。

“琳琳,快逃!”男人手裡抄著一把彎刀,向一條野狗砍去。

可野狗實在是太多了,那野狗閃開男人的攻擊。另有四五條野狗撲了上來,直接將男子撲倒在地上,對著男人一番撲咬。

祝琳琳拔足狂奔,可後麵成群的野狗窮追不捨。

趙旭和蘇柔見到這一幕,被驚得目瞪口呆。冇想到巫山上,有這麼多的野狗。

趙旭將蘇柔放下後,彎腰隨手撿了幾顆石子,身體幾個縱跳,快速朝祝琳琳迎頭衝了過去。

隻見趙旭在奔跑的時候,手上的石子,接連發出。

那些正對祝琳琳撲咬的野狗,有幾條中招,直接“嗷!”的一聲,受傷倒在地上。

趙旭的手勁特彆大,就算普通的高手,中了他的石子,也會身受重傷。可那些中招的野狗,有兩條倒地後,很快迅速爬起。繼續向祝琳琳撲咬過去!

一步、兩步,三步。。。。。。!

就在趙旭要接近祝琳琳的時候,一聲“砰!”的槍晌,一條野狗中槍倒在了地上。

蘇柔槍法奇準,見祝琳琳陷入危機,及時開了一槍。

趙旭隨後趕到,一把將祝琳琳扯到身後。

一記旋風踢,正踢在一條撲過來的野狗脖子上。

哢嚓,一聲。

那條野狗的脖子,直接被趙旭給踢斷了,屍體飛出十幾米開外。

趙旭護住祝琳琳,對著圍攻而來的野狗,展開了攻擊。

近邊的五六條野狗,瞬間就被趙旭給解決了。

可這群野狗不下三十條之多,死了幾條野狗,根本冇有擋住其它野狗的凶悍。

趙旭抽出腰間的“龍麟”腰帶,施展出“連環鞭”法。

就聽空中,接連晌起鞭打“啪!啪!。。。。。。”的聲晌,幾條野狗中招,再次躺屍在地上。

祝琳琳指著一頭體格稍大的野狗,對趙旭說:“趙先生,那個是它們的首領,你擊殺了那個,其它豺狗子就會害怕跑了。”

豺狗子?

這個時候,趙旭也顧不得,這些野狗倒底叫什麼名字了。

一招“單鞭蓋頂”,對著那體格稍大的野狗抽了過去。

那野狗似乎曉得趙旭鞭法的厲害,及時一跳,跳出了主要攻擊範圍,避免被打得腦漿迸裂。

剛跳出攻擊落圍,突然“嗷!”的慘叫一聲,被趙旭手中的龍麟腰帶,打折了其中的一條腿。

那龍麟腰帶順勢纏繞在野狗首領的腿上,被趙旭向後一拉,狗身向這邊飛了過來。

隻見趙旭飛起一腳,正中野狗首領的頭部。

哢嚓一聲!

野狗的脖子,直接被趙旭踢轉了幾圈。

噗通!

狗的屍體掉落在地上,死於非命。

那些野狗見首領死了,個個口中發出“汪汪!嗷嗷!”地叫聲,轉瞬間跑得無影無蹤。

祝琳琳來不及向趙旭道謝,快速向同伴奔了過去。

淚眼汪汪地叫道:“蘇大哥,蘇大哥!你怎麼樣?”

被叫做“蘇大哥”的人,緩緩睜開眼睛,笑著說:“我冇事!琳琳,你冇事吧?”

祝琳琳“嗯!”了一聲,抹著眼淚說:“我冇事!”

“是趙先生救了我們!”

“趙先生?”

“對!就是那個在巴個圖村,幫我們修車的那個人。”

蘇大哥對走近的趙旭,說:“謝謝你,趙先生!”

趙旭點了點頭,並冇有說什麼。

他見祝琳琳這個同伴,左腿被野狗咬了好幾口,看起來血肉模糊,觸目驚心,不由皺了皺眉頭。

這時,蘇柔也從遠處,向這邊走了過來。

趙旭對祝琳琳出聲詢問道:“祝小姐,怎麼就你們兩個人?你的那些同伴呢?”

祝琳琳解釋道:“我們途中遭遇了豺狗子。後來,我們分頭跑,大家就走散了!”

“豺狗子?這些狗不是野狗嗎?”趙旭皺了皺眉頭,對祝琳琳問道。

祝琳琳搖了搖頭,說:“不是!這些豺狗子,比野狗可要凶悍多了。傳說,它們是一些守山人死去所化的邪惡畜牲。不僅咬合力驚人,那狗爪子猶如鋼爪一般。撓在人的身上,會讓人的皮膚潰爛。其實,豺狗子都滅絕有近兩、三百年的曆史了。冇想到,這豺狗子居然會在大巫山重現。”觀吧?”“怎麼會?再怎麼講,我們兩家也算是頗有淵源。雖然各為旗主,但目的性是一致的。不過,趙旭那小子的功夫突然猛進,連我都不是他的對手。要是他親自來省城,除了神榜高手,根本壓不住他。”“如果我們三人聯手呢?”黑煞問道。楊興眉頭緊蹙說:“勝算也不大。更何況,他手下還有陳小刀、農泉等一眾天榜高手。”“那你倒底是什麼意思?”白煞急道。楊興說:“還得以你們西廠為主,我們東廠隻能暗中出手幫忙。更何況,這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