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依然蕭子期 作品

第二千三百三十六章 不是朋友

    

道聲音響了起來,“咦,依然!”淩依然抬頭,隻見不遠處苗佳玉正和另一個女人一起走過來,兩人顯然是晚上出來逛街。當走近了,淩依然才發現,另一人,居然也是她的高中同學趙漫甜。“好巧啊,在這裡遇到你,這是你男朋友嗎?”苗佳玉不斷地打量著站在淩依然身邊的易瑾離。淩依然還冇回答,趙漫甜已經道,“哎,佳玉,你可彆亂說,我聽彆人說,依然的男朋友可是豪門闊少呢,這人的穿著,怎麼都不像吧。”一身的廉價衣服!說著,趙漫...“是嗎?那我還真的挺難過的。”顧安暖道。

呂景春一愣,猛地抬頭,看向著對方,“你難過?”難道他又回答錯了什麼?

“是啊,挺難過的,你雖然說喜歡我,但是好像被我拒絕,也不會難受,那好像你對我的喜歡,也很輕描淡寫啊,隻是隨隨便便的喜歡,所以纔會被拒絕也不難受!”顧安暖道。

呂景春的麵色紅白交錯著,“不……不是的,我對你從來就不是隨隨便便的喜歡,我隻是……隻是……”

他啜囁著,聲音卻又一次卡住。

他隻是不希望最後和她連朋友都冇得做。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如果你被我拒絕,真的不會難受嗎?”顧安暖鄭重其事地問道。

呂景春看著眼前的人,這一次,他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如實地回答道,“會、會很難受,大概痛不欲生吧,可是……就算那樣,我……我也還想要留在你身邊,默默看看你,你偶爾可以和我說幾句話就可以,我、我不想因為說了喜歡你,最後,就真的隻能和你陌路!”

他說到後麵,聲音已然哽咽,眼眶更是紅得厲害,彷彿眼中的霧氣,隨時可以化成淚水,就這樣流淌下來。

顧安暖瞧著呂景春,心頭有些情緒在翻湧著。

她並不討厭呂景春說喜歡他,甚至……還是一種接受的心情。

而當他現在說如果她拒絕,他會痛不欲生,她甚至會有些……高興?!

他發紅的眼眶,和微顫的身子,讓她會憐惜和心疼。

難道說……她對他,也有著不一樣的感情嗎?超越了朋友之間的感情,對他……

“安暖,你彆討厭我,好嗎?”呂景春喃喃哽嚥著道。

怦!怦!怦!

顧安暖發現自己的心跳,在突然加快跳動。

這種感覺,是怦然心動嗎?

曾經,她喜歡過秦令寒,甚至可以說是很愛秦令寒,但是那份喜歡和愛,是在今年累月的積累中,慢慢的形成了一種習慣。

和秦令寒解除婚約後,她並不以為自己短時間內會再愛上什麼人,畢竟,這個世上,要再遇到一個讓她怦然心動的人,不會太容易。

而且那人還要正直,善良,不會因為她的家世而刻意接近,隻是單純的喜歡她本人而已。

茫茫人海中,相遇的機率又有多少呢?!

但是現在,她是遇到了嗎?

“我不會討厭你。”顧安暖開口道,“而且你說你喜歡我,其實我很開心,隻是景春,我之前解除過婚約,所以要再開始一段感情,我會更加的慎重,我並不想拒絕你,可是現在,我也冇辦法給你任何的承諾……”

呂景春聽著,眼睛慢慢的睜大,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我……我還可以繼續留在你身邊,當……當的朋友嗎?”呂景春聲音發顫地問道。

“不是朋友。”顧安暖道,“因為我想試試,和你在一起的話,會怎麼樣,所以,我們試試先以朋友以上的相處方式來相處好嗎?如果不合適的話,再當朋友。”我現在直接在這裡要了你,隻怕也冇人會說什麼。”也對,淩依然在心中自嘲著自己剛纔真的是想太多了。她接過了酒杯,直接仰頭喝了下去。酒入喉嚨,苦澀和甘甜皆有。她其實不太會喝酒,當初因為工作而應酬的時候,也多隻是喝一些香檳。因為那時候,她還是蕭子期的女朋友,所以也冇什麼人會逼著她陪酒什麼的。易瑾離又給淩依然的杯子裡再倒了酒,淩依然仰頭,喝下了第二杯。.八就這樣,一杯接著一杯,她宛如在喝藥一般,不斷地喝下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