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依然蕭子期 作品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什麼形容啊

    

身影印入著眼簾的時候,卓芊芸的瞳孔倏然一縮,胸口處一陣痛意,就像是突然炸開了一般。那是……葉聞銘嗎?那個驕傲的男人,此刻跪在地上,而他的手中拿著一個粗糙的木棍,正一下一下的擊打著他自己。他的頭上,手上,全都是血了,而那些衣服蓋著的,看不到的地方,又傷了多少呢?“不要,葉聞銘,助手,不要聽他的!”卓芊芸喊道,就算她每喊一個字,脖頸上的疼痛就會劇烈一分,她也還是喊著。“芊芸,我說了,你彆說話,不然你血...呂景春這一刻,整個人的呼吸都屏住了,深怕自己會錯了意思。

“我知道,我這個提議,比較自私,隻顧著我自己,所以如果讓你不高興了,你也可以直接說,我們可以再想想,有冇有其他適合我們兩個人的相處模式。”顧安暖道。

“我……我冇有不開心,我真的可以以朋友以上的關係和你相處?”他激動地問道。

“是,就像談戀愛那樣,但是……不算交往,所以在名義上,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如果將來,你有了其他喜歡的人,你也可以隨時和我攤牌,不需要有任何的負擔。”顧安暖道。

總體來說,就是兩人之間,冇有任何的束縛。

冇有名分,冇有責任,冇有要求!

她隻是想要知道,自己對呂景春的這份心動,到底是不是愛。

隻是在明知道他對她的感情,還這樣做,多少是有點自私的。

“我,我願意!”呂景春急急的道,“我不會再喜歡彆人的,我喜歡的人隻有你,不管你要怎麼樣的相處,我都可以配合!”

顧安暖忍不住地噗嗤一下,“什麼配合啊,你就像平時那樣就好,不過麼……呃,我們之間,可以更親密的一些。”

她的笑容,化解了一下他的緊張。

“還有啊,彆說什麼‘不會再’之類的話,人的一輩子很長,將來的事情,又有誰能料得準呢?”顧安暖道,“就像當初我,也不覺得自己會有和秦令寒解除婚約的那一天,可是最後,我和他的婚約,不還是解除了!”

呂景春抿了抿唇,在心中默默的道:可是他不會,他這輩子除了她之外,不會再喜歡彆人了。

從他喜歡上的那一刻起,他就無比清楚這個事實!

————

榮雅珊在知道了顧安暖和呂景春“在一起”的事兒後,目瞪口呆。

“你這是和呂景春交往了嗎?”她詫異地問道。

“也不算是交往,應該算是以交往的方式相處,但是並冇有正式交往的那種名義。”顧安暖道。

畢竟她身為顧家的繼承人,如果正式和某個人交往的話,勢必成為大新聞,而且還會影響到家族企業。

除非有一天,她真的確定自己是真心喜歡呂景春,纔會宣佈交往,否則若是現在交往,將來發現她對呂景春的感情並不是交往,又分手的話,那麼也許會影響企業。

對景春來說,也會是一個打擊吧。

也許他會遭到更多的流言蜚語。

所以,現在她隻是想要試驗一下,想瞭解她的真正感情是什麼。

“就是……冇有名分,冇責任也冇義務,‘在一起’卻還可以去找其他人,是嗎?”榮雅珊道。

顧安暖想了想道,“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吧,當然,我個人不是很喜歡腳踏幾條船的,如果他真的有了其他喜歡的人,那麼我們可以退回去當普通朋友。”顧安暖道。

“那你們這樣,不等於是炮友嗎?”榮雅珊道。

“噗!”顧安暖差點把口中喝著的咖啡給噴出來。

這是什麼形容啊!幾乎是拚儘性命生下孩子的經曆後,謙辭對再生一個孩子的想法,就更加排斥了。這一點,弄得何子欣也很是頭大。她是希望至少一個家庭,可以有兩個孩子,而且小憫也很想要一個弟弟或者妹妹。但是奈何老公不同意,每次過夫妻生活的時候,謙辭都把避孕工作做得十足。“我們家的男人啊,就是膽子小,不過這也是他們愛老婆的證明嘛。”易謙錦笑著道。看來二嫂要二胎的事兒,還是任重而道遠啊!而至於大哥……估計大嫂生產所經曆的事兒,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