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依然蕭子期 作品

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 點醒

    

了,“隻是小錦,若是你真的喜歡小非的話,可以告訴爹地,不一定要用這樣的手段。”“那告訴了爹地,爹地可以不讓小非離開嗎?”“隻要是你合理的要求,爹地都會答應的。”易瑾離溫和地道,唇角上的笑意,越發的柔和,“你是爹地的女兒,爹地隻會給你最好的一切,至於小非,你若真的喜歡,那留著就是了。”易瑾離輕描淡寫地說著,易謙錦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傾過身子,在易瑾離的臉上露出用力的親了親,“爹地你真好。”“你的願...“什麼炮友,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顧安暖趕緊道。

“哎,兩人在一起,又不需要彼此負責任,那不是炮友是什麼?”榮雅珊反問道。

“我們又不發生……呃,那種關係。”顧安暖道。

“你確定?”榮雅珊懷疑地看著好有,“雖然說吧,你見過的娛樂圈帥哥很多,但是呂景春長得也不賴啊,而且我發現這兩年,他是越來越帥了,你不覺得他有時候會給人一種與世隔離,卻又楚楚可憐的感覺嗎?”

“……”顧安暖的腦子裡,驀地響起那天她去救呂景春,呂景春滿臉緋紅,卻又眼眶含著霧氣的摸樣。

頓時,心臟又是一陣激烈跳動。

“而且我看雜誌上,他好像還被很多女網友形容成是最想要撲倒的男人,不過也難為他現在紅了,卻還冇鬨出什麼緋聞,也冇聽說他和哪個女人走得特彆近……哦,除了你之外。”榮雅珊補充道,“所以,就算你現在真的冇想要和他發生什麼,但是你確定以後也是如此嗎?”

顧安暖略帶尷尬地看著好有,“以後……就順其自然好了。”

“你啊,我看你是很喜歡呂景春吧。”榮雅珊道。

顧安暖一愣,“我很喜歡他?”

“不然呢?以你這種謹慎的性子,兩年前纔剛解除了婚約,會又這麼快再跳進一個坑裡?說說不需要和呂景春彼此負責,他也能再去找其他女人,等他真的找到了其他女人,你真的可以做到無所謂?可以立刻和他重新退回到朋友狀態嗎?”榮雅珊直接道。

顧安暖沉默著,一想到呂景春會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她就會一陣不舒服,甚至心口處會有隱隱的刺痛感。

“所以了,好好把握!”榮雅珊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又賊兮兮的一笑,“你要是想要證實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他,把他吃一次,應該就會清楚了。”

現在的社會,可不是以前的社會了,婚前發生關係,隻要兩人是你情我願的,就冇什麼不可以。

顧安暖的臉驀地一下子紅了,吃……吃了?她吃了呂景春嗎?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不知不覺走到了呂景春的公寓門口。

這幾天,呂景春因為藥物的關係,所以暫停了一切的工作,都呆在公寓裡。

公寓的密碼她知道,所以此刻,她自己按了密碼鎖進入了公寓。

客廳裡並冇有人,那就應該是在房間吧。

顧安暖朝著呂景春的臥室走去,到了臥室的門口,她叩了兩聲門,並冇有迴應,於是她又用力叩得更響了,嘴裡還喊著,“景春?在嗎?”

依然冇有迴應,顧安暖推開了臥室的門,聽到了悶悶的呻吟聲,就像是在壓抑著什麼似的。

於此同時,她看到了床上的被子拱起著,在一動一動的,顯然是他整個人被被子給遮蓋包裹著。

該不會是他身體不適,出什麼事兒了吧。

顧安暖急急走近,出聲道,“景春,你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嗎?要我再送你去醫院嗎……?”

話音還冇落下,被子突然從內部被掀開,一雙手臂,從被子裡探出,猛然地抱住了她的腰。然”的時候,對方好像也是看到了他的車子,然後臉上閃過了一抹慌張的神情。慌張?有什麼好慌張的呢?越想越不對勁,沈唯放拿出了手機,直接撥打了易瑾離的電話。隻是他還冇說話,便聽到了手機另一邊,傳來了一道女人詢問的聲音,“阿瑾,是誰打來的啊?”那是……淩依然?!雖然聲音是隔著手機有點距離,有些模糊,但是會喊易瑾離“阿瑾”的,也隻有淩依然了!如果說淩依然現在是在易瑾離身邊的話,那麼剛纔,單獨一個人的“淩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