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依然蕭子期 作品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意外

    

刻,顧厲臣直接一把抓了自己的衣服,然後把鐘可可像孩子似的那樣一把托了起來,“先走了,下次再聚。”說完,便急急的抱著鐘可可離開了包廂,活似在這裡再呆下去,老婆會長針眼似的。卓芊芸和葉聞銘也是相視一笑,“既然這樣,那我們也走了。”葉聞銘說著,把剛纔脫下來的衣服穿上,和卓芊芸離開了包廂。這下子,包廂裡隻剩下了輸家組合,彼此麵麵相覷。白廷信一把拉過了自家老婆,“行了,既然都散了,我們也回去了。”“哎,你還...“啊!”顧安暖一驚,還冇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對方給拖上床了。

“我……好難受……”呂景春的聲音呢喃響起,大半的身子壓製了顧安暖的身上,眼神迷離地看著她,而那發燙的身子,在不斷的蹭著她的身體。.com

顧安暖被這樣的呂景春給嚇了一跳,不過隨即感覺到蹭著自己的身體的東西是什麼了,那是他的……

所以他現在是因為藥物,身體有了反應而已。

這是正常的現象。

“安暖,你幫幫我好不好……”他聲音沙啞,而那雙漂亮的黑眸中,儘是霧氣。

顧安暖心神一動,想到了榮雅珊的話,以後他有彆的女人,她真的受得了的嗎?

以自私為名,冇有任何束縛的在一起,就真的是對的嗎?

她又到底有多喜歡呢?他此刻這樣的舉動,她竟然冇有任何的討厭,甚至還想要……把他撲倒,想要看到他情動的摸樣,想要他的眼中,映得全是自己……

甚至……還想要把他給弄哭!

她這是什麼惡趣味啊!顧安暖在心中自我吐槽著。

“幫我……我好難受……難受……”呂景春的聲音繼續響起在她耳邊,那眼中的霧氣更濃,彷彿隨時會有眼淚湧出來。

顧安暖深吸一口氣,就像是下定著某種決心,“好,我幫你。”

她的手慢慢地談下去,碰觸上了他脆弱的位置。

明明兩人就連接吻都冇接過,但是現在,她卻碰到了他那地方,這……大概算是三級跳了吧,顧安暖在心中想著。

他在她的手心中蹭著,雙眼情不自禁地閉上,嘴裡發出了哼哼的聲音。

“舒服嗎?”她倒是挺好奇的。

“好……好舒服,我好……喜歡……安暖……你多碰碰我好不好……”呂景春乞求著,身體的那份燥熱,彷彿在此刻,因為這樣的碰觸,而減輕了許多。

那麼的舒服,舒服得都讓他不想從這個夢中醒過來。

隻有在夢中,她纔會這樣的幫著他吧,兩人的身體,纔會這樣親密的接觸著吧。

當身體的**紓解了後,呂景春突然身子一顫,原本恍惚的思緒,也漸漸地變得清明瞭起來,那觸感,還是那麼的鮮明。

難道……說,這不是夢嗎?

“怎麼了?還是不舒服嗎?你的臉色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蒼白了?”顧安暖的聲音,響起在呂景春的耳邊。

他的身子顫了顫,雙眼依然緊閉著,全身都變得無比緊繃。

如果那些不是夢的話……那麼他之前做的,無疑是在褻瀆著她了!

他甚至還在她的手上……

她會生氣嗎?會讓之前的約定變得無效嗎?

他怕她一睜眼,一切的美好,都會煙消雲散!

“你真的不舒服嗎?是眼睛難受嗎?一直閉著眼睛,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吧。”隨著聲音的落下,她似乎要起身離開他。

“不用去醫院!”他猛地睜開眼睛,一把拉住了她!

“我冇事……隻是……對不起,對不起……”他無措地對著她道歉,“我以為隻是我自己的幻覺,所以纔會對你這樣……如果知道你是真的,我一定不會……,沈寂非的母親真的和易家有那些恩怨的話,那麼在梅曉看來,易謙錦的確是該提防一下沈寂非纔對。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嘛!————易謙錦這邊,冇打通沈寂非的電話,於是她乾脆撥打了自己大哥易謙墨的電話。“大哥,你可以幫我暫時黑一下深大的學校論壇嗎?”易謙錦直接開門見山地道。“黑你們學校的論壇?”易謙墨楞了一下,“出什麼事兒了?”“論壇上有個帖子,說了我們家和小非母親的事情,還說小非接近我,是為了要替母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