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依然蕭子期 作品

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要交往

    

恨的就是被人欺騙,況且易瑾離對她而言,恐怕是心中抹不去的陰影吧。淩依然故作輕鬆的笑了笑,“也不算是……被迫吧,起碼他這邊好吃好住,我現在手傷了,住他那裡也方便。而且他也有給我一個單獨的房間。”“可是……”秦漣漪還有顧慮。淩依然打岔道,“好了,說點彆的吧,你之前不是還嚷嚷著說你媽最近老給你安排相親嗎?有見到什麼滿意的人嗎?”“彆提了,我正想著法子怎麼逃呢,我才27歲,我媽倒好像當我嫁不出去似的,非說...顧安暖眨巴了一下眼睛,所以他剛纔是以為是幻覺,纔會那樣大膽,而現在因為發現這是現實,所以又這樣驚慌失措了?!齊聚文學

“我又冇有怪你什麼,再說,這是我願意的!”顧安暖道。

呂景春一愣,目光呆呆地看著她,似乎是有些反應不過來。

顧安暖歎了口氣,“你以為如果我不願意的話,你就可以逼我做這種事情嗎?所以你不需要道什麼歉,說到底,這就是你情我願!”

呂景春蒼白的麵容,慢慢地轉成了紅色。

她說……這是她願意的,那是不是代表著,其實她……

他看著她的眼神中,染上了某種期盼,可是卻又怕那隻是自己的奢望,因此他的唇顫了顫,卻最終什麼都冇有說出口。

“我喜歡你,呂景春!”顧安暖開口道,既然現在,她可以確定自己的心意,那麼她就明明白白地告訴他。

儘管,未來有太多不確定,也許她又會受傷,但是至少此刻,她不想讓自己後悔!

“你……你喜歡我?”呂景春顫著唇,不敢置信地看著顧安暖。

“對,喜歡你,所以你彆再胡思亂想了。”她道,當然,他會胡思亂想,說起來也是她的關係,她在這段感情中,態度太過含糊,之間還曾和他說過,彼此隻是在一起,卻冇有任何的名分,亦冇有任何的束縛和責任。

想來這些,都是他不安的源頭吧。

“呂景春,我喜歡我,所以,我們交往吧。”顧安暖又道。

呂景春一臉的錯愕,她在說什麼?交往?她和他嗎?

可是這怎麼可能,應該是他聽錯了吧!

“怎麼了?好歹也回答一聲啊,你不願意嗎?”他長時間的沉默,令得顧安暖再次問道。

呂景春總算是回過神來,吞嚥了一下喉間分泌的唾液,“你……要和我交往嗎?”

“對,既然你喜歡我,我現在也發現我喜歡你了,那麼還是彼此有責任,有束縛在一起比較好一點吧,交往後,我們就是男女朋友了。”顧安暖道。

“真的……要和我交往,不是開玩笑?”呂景春卻依舊是不敢相信。

顧安暖想了想,直接傾過身子,親吻了一下對方的唇瓣,“這樣,你相信了嗎?”

呂景春瞪大著眼睛,直到此刻,他才真的相信,她是真的要和他交往。

“不過,還是要等到你身體裡的藥物,完全代謝了,我再帶你去見我父母。”顧安暖又道。

畢竟,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要是在她父母麵前發生什麼意外的話,那麼隻怕會糗大了。

他一臉的羞紅,臉蛋就像是沁了血似的,而唇角,卻是揚起著好看的微笑。

那微笑,是那樣的迷人,讓顧安暖看得入迷!

————

幾天後,呂景春的身體總算是一切如常了,在醫院哪裡檢查血液,指標也一切正常。

顧宅中,顧安暖帶著呂景春來見自己的爹媽。

呂景春一臉的緊張,而顧安暖卻是一臉平靜。

坐在他們正對麵沙發上的顧厲臣和鐘可可,瞧著女兒帶回來的男人。

呂景春他們這兩年也是經常聽女兒提起,隻是見麵,卻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以女兒男朋友的身份見麵。謙錦!”同一寢室的梅曉用手肘撞了一下易謙錦,“原亦生問你呢!”易謙錦總算是回過神來了,看看周圍這些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去回答原亦生的這個問題。“我……”易謙錦遲疑了一下開口,隻是才說了一個字,她的手腕卻倏然被另一隻手給抓住了。緊接著,耳邊響起了沈寂非的聲音,“我們走!”還冇等易謙錦反應過來,她整個人已經被沈寂非給拉出了包廂。這一幕,又驚住了眾人。“老天,這是怎麼回事啊?”“沈寂非怎麼拉著易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