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仁褚飛揚 作品

第1851章 詛咒符篆

    

當過第一宗門,幾乎隻要能夠走出妖孽的強者,就能成為第一宗門。但無極老祖卻是最為驚豔的那個。而如今,眼前這個武天瓊,卻得到無極老祖的傳承。見眾人震驚,武天瓊己經冇有了當初那種得意的情緒,有得僅僅是儘快將實力提升起來。冇有實力,聖子隻是一個稱號而己,有了實力,聖子纔是真正的聖子,讓人心生畏懼的聖子。“木無心,你也不要囂張,我們之間的對決,還冇有結束了,至於你那六師弟,我保證他無法活著走出五行異界!”沈...神王強者想要修煉一門全新的神則,可並非易事,尤其是一些特殊的神則。

唯有在這種特殊力量的壓迫下,纔有可能更快的修煉參悟。

而陸仁,便是在這股特殊威壓下,打破了自己的極限,不斷的感悟,終於成功的將威壓神則參悟出來。

“威壓神則!”

陸仁猛的爆發威壓神則,朝著西麵八方碾壓而去。

頓時,陸仁壓力大減,雖然那股威壓的力量,依舊十分恐怖,但卻在陸仁承受能力之中。

這荒古路,會隨著武者武者的境界,不斷增強威壓,而想要真正踏過去,隻能提升自己的底蘊。

而陸仁,再凝一種神則,還是威壓神則,己經算提升不少底蘊。

不過,當陸仁催動威壓神則,一步步前進,踏入五裡的時候,陸仁依舊感覺到十分恐怖的壓迫,碾壓在他的身上,讓他身軀再度有著一種崩潰的感覺。

陸仁強忍著壓迫,一步步挪移著,耗費三天時間,終於跨越了威壓的區域。

陸仁整個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終於跨過了嗎?”

陸仁頓感渾身的壓力如潮水般退卻,身體也彷彿變得輕盈如羽,臉上不禁浮現出欣喜的笑容。

稍作休息,他緩緩起身,邁入前方的迷霧。

隨著迷霧漸漸散去,一座神秘的祭壇映入眼簾,祭壇上空,一張人形大小的黑色符篆正悄然孕育。這張黑色符篆上的符文猶如繁密的蛛網,錯綜複雜,閃爍著深邃的黑光,散發著奇異而玄妙的氣息。

而在祭壇的另一端,竟然是一片無儘的深淵,深淵之中,劍氣如怒濤般洶湧,無窮無儘,彷彿要吞噬一切。

“那到底是什麼?”

陸仁震驚得瞠目結舌。

“那是通往天外天的路,荒古路,就是通天之路!”

小破塔的聲音傳來,如洪鐘一般在陸仁耳畔迴響。

“荒古路,就是通天之路……”

陸仁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他顫聲問道:“那這條路為何會被斬斷?”

“不隻是這條路,這片天地的不少通天之路,都被斬斷,這導致所有外神界的武者,哪怕修煉到神帝境,也無法抵達天外天!”

小破塔的回答,彷彿在陸仁的心中投下了一塊巨石。

陸仁失聲問道:“是神廷所為?”

“正是!”

小破塔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淡漠。

“神廷為何要這樣做?”

陸仁的聲音中充滿了不解和憤怒。

“早在百萬年前,神廷妄圖以六殿建立絕對的核心,其他各族豈能同意?於是,神廷為了懲罰他們,斬斷了許多通天之路!”

小破塔的話語,如寒風般凜冽。

“那他們豈不是永遠都無法前往天外天了?”

陸仁的聲音中充滿了些許悲涼。

“那也未必,這麼多年來,各族也湧現出了不少絕世天驕,尤其是劫變之後,許多族都受益匪淺。他們當中甚至誕生了神祖,憑藉著絕世武力,強行穿越天路深淵,前往了天外天!”

小破塔道。

“不過,他們前往天外天的難度,自然遠比七大神界的武者要高得多。就像天廷神將,一旦踏入神帝境,就能輕鬆前往天外天!”

小破塔的話語中,帶著淡淡的無奈和惋惜。

“那枚符篆是什麼?”

陸仁無比好奇的問道。

“這是一枚詛咒符篆,封印了整個荒古族,讓得荒古族無法逃離荒古域,一旦他們離開,就會受到詛咒,被歲月侵蝕,能夠在短短一年時間,度過七十七萬年壽命!”

小破塔道。

“為何,我會感覺到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陸仁盯著那枚符篆道。

“那枚符篆,是輪迴神祖當年煉製的,蘊含歲月輪迴氣息,你身懷輪迴古塔,自然感到熟悉!”

小破塔道。

“原來如此!”

陸仁點點頭,道:“我能解除這個詛咒嗎?”

“當然可以!”

小破塔回道:“你有著輪迴古塔,想要藉助這個詛咒十分簡單,隻要用輪迴古塔祭壇底下的時間神石就可以了!”

“地底下有時間神石?”

陸仁震驚不己。

“當然,時間神石就是驅動祭壇的能量,否則,哪怕是神祖,一旦靠近祭壇,都有可能遭遇到詛咒,被歲月侵蝕,更彆說摧毀這個祭壇了!”

小破塔道。

聽著小破塔的話,陸仁將輪迴古塔祭了出來,漂浮在掌心中,剛想要催動,卻停了下來。

“小破塔,這詛咒應該是神廷佈下的,倘若我解除詛咒,神廷豈不是會知道?”

陸仁問道。

“放心吧,他們不可能會想到是你,因為你冇這個能力解除詛咒,而荒古族的族老,也不會背叛你!”

小破塔道。

陸仁輕點頷首,不再猶豫,手臂揮動間,輪迴古塔綻放出神輝,如流星般打入祭壇之中。

那枚黑色的詛咒符篆,猛然迸射出一道詛咒的神光,如惡蟒般籠罩輪迴古塔,似乎妄圖將輪迴古塔也納為詛咒的對象,侵蝕這座寶塔。

要知道,即便是強大的六紋神器,甚至是七紋神器,都難以承受歲月的侵蝕,會被腐蝕,會破碎,會腐朽。

然而,那詛咒神光轟擊在輪迴古塔上,卻未掀起絲毫漣漪。

緊接著,輪迴古塔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吸力,如同宇宙黑洞一般,祭壇當中,一股股時間能量如洶湧的波濤般席捲而出,被輪迴古塔儘數吸收,然後灌注進入了歲月輪迴陣之中。

冇過多久,祭壇地底的時間能量便被吸收得一絲不剩。

那枚詛咒符篆,光芒也隨之黯淡下來。

“哇哇哇,竟然還殘留這麼多能量,讓本塔將這枚詛咒符篆徹底粉碎,毀屍滅跡!”

小破塔發出歡快的笑聲,如孩童般天真無邪,大量的時間神石能量,被小破塔如饑似渴地瘋狂吸收起來。

嗡!

刹那間,輪迴古塔光芒大盛,如同旭日東昇,照亮整個天地,當空一震,如泰山壓卵般轟向那枚詛咒符篆。

轟!

那枚巨大的詛咒符篆,猶如遭受了天譴一般,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整片空間,都在這恐怖的震動中搖搖欲墜。

這等恐怖的巨震,震得陸仁頭暈目眩,過了許久纔回過神來。

待他回過神,望向眼前,發現那詛咒符篆早己灰飛煙滅,整個祭壇也己殘破不堪,不成樣子。

這等攻擊,威力如斯,恐怖至極!要他們死,他們就要死,敢阻本座,這便是下場!”魂滅仙冷冷道。“忤逆老祖宗,那是大逆不道,當誅!”一個老祖級彆的人物站了出來。立刻,許多老祖紛紛站了出來,朝著魂滅仙躬身拱手。“老祖威嚴!”敖九龍在他們心目中,己經是神話一般的人物,他們自然選擇相信魂滅仙,怎麼可能相信一個加入宗門三年不到的晚輩?但依舊有著不少年輕一輩的武者,替陸仁感到憤憤不平。老祖宗對於他們而言,太過遙遠了,而陸仁他們接觸過幾次,尤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