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仁褚飛揚 作品

第1852章 如虎添翼

    

該能將庚孤獨那樣的天才斬殺!”陸仁暗暗念道。休息片刻後,一行人便飛向了第三座山脈。這片山脈,依舊漆黑森森,隱隱約約,卻迸射出火光。陸仁看到這一幕,猜測道:“我明白了,接下來的八座山,很有可能對應火水金木土雷光暗,八種屬性,裡麵會有這種屬性的聖獸!”“所以隻要我們通過了帝子路,我們的武道意勢,都能得到不少提升,衝吧!”鳳雲飛道。其他人既是期待,又帶著一絲擔憂,如果不是有陸仁,他們想要斬殺那些風屬性聖...“小破塔,你居然能自己發動進攻?”

陸仁一臉驚駭之色。

一般的神器法寶,就算再厲害,也需要武者灌注神力,然後催動出來。

這小破塔,居然自己催動自己,爆發攻擊。

“消耗了二百塊時間神石的能量,才發動剛纔一擊!”

小破塔道。

陸仁臉色微變,大手一吸,將小破塔吸到手中,心疼道:“你不會把時間神石全用了吧?”

他還要留著時間神石去修煉神術和保命。

“放心吧,那祭壇當中,本塔吸收了大量一百二十塊時間神石的能量,用了一百塊,還有二十塊,算賺的!”

小破塔道。

“那你也冇必要這樣玩吧,那可是一百塊時間神石!”

陸仁心疼道。

以他的實力,要將一枚符篆摧毀,自然不成問題。

“本塔剛纔的那一擊,足以媲美神祖,天廷那邊的人就算來探查,也隻會認為是神祖乾的!”

小破塔解釋道:“一百塊時間神石,可以讓本塔美美的睡一百萬年,你以為本塔不心疼?”

陸仁癟了癟嘴,不再多言。

二十塊時間神石,也不少了,輪迴古塔,還可以供他修煉六十萬年時間。

隨後,陸仁便轉身返回。

那股威嚴,依舊存在著。

但回頭的路,卻是越走越輕鬆,陸仁很快就走出了荒古路深處。

荒牛等一幫人族老,立刻圍了上去。

“劍主,那荒古路深處,到底有什麼?”

荒牛激動的問道。

“詛咒符篆,禁錮你們荒古族離開荒古域的符篆!”

陸仁回道。

“詛咒符篆,果真是詛咒符篆啊,難道我們荒古族,隻能永生永世,都被困入這片殘破的世界嗎?”

荒牛哀鳴,而其他荒族族老,臉上同樣籠罩著一層絕望之色。

“我己經幫你們破除詛咒了!”

陸仁淡淡道。

“什麼?破除詛咒了?”

荒牛等人皆是一驚,臉上皆是露出激動無比之色,冇有想到,陸仁竟然能夠將詛咒給破除了。

“嗯,我己經破除詛咒了,你們應該能離開荒古域,並不會被歲月侵蝕,不過,倘若天廷來人,你們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明白嗎?”

陸仁叮囑道。

族老們自然清楚裡麵的利害關係,皆是點頭。

甚至,荒牛族老甚至再三叮囑其他人,這畢竟關係到陸仁的生命安全。

詛咒符篆,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破除的!

“劍主,你當真是我們荒古族的福星,如今詛咒破除,這裡也困不住我們,我們族的天才,大可以去其他神界,找尋奇遇,神體修煉到更強的境界!”

荒牛興奮道。

“嗯!”

陸仁點點頭,隨後問道:“對了,其他族的人呢?”

“這荒古路產生這樣的變故,我便讓你們兌換荒古金丹了,想必他們這段時間,多半是荒城了!”

荒牛回道。

“嗯!”

陸仁點點頭。

“劍主,走,我們先離開荒古路,我帶你去見族長吧!”

荒牛道。

“見就不用了,以免被人知道我古武者的身份,以後有機會,我肯定會再來荒古域的!”

陸仁道。

“劍主,你說得有理!”

荒牛說完,大手一揮,一枚納戒遞到陸仁的手中,道:“劍主,這裡麵有一千枚荒古金丹,你拿去,給你的朋友服用!”

“這麼多?”

陸仁大驚?

“荒古金丹算是我荒古域唯一拿得出手的丹藥了!”

荒牛笑道。

陸仁也不客氣,將丹藥收了起來,道:“荒牛族老,既然如此,我就先離開了,我那些朋友還等著我呢,對了,切勿泄露我的身份!”

“劍主,如今詛咒解除了,我打算讓荒羽跟隨你曆練一番,如今他身體六階,想要快速突破七階,必須去爭奪一番氣運了!”

荒牛道。

陸仁瞧了眼荒羽,隨後點頭道:“好吧,就讓他跟著我吧!”

這荒羽肉身無敵,可無視一切神則的力量,隻怕神帝之下,冇有對手,帶著荒羽在身邊,肯定讓他如虎添翼。

“荒羽,以後你就跟在劍主身邊,負責保護劍主!”

荒牛叮囑道。

“是,誰敢傷劍主,必須從我的身上踏過去!”

荒羽道。

很快,一行人便從荒古路走了出去。

外麵一幫族老,也是迎了過來,臉上帶著焦急之色。

荒牛等人,進入荒古路也有幾天時間了,他們自然擔心裡麵發生什麼變故。

“荒牛族老,冇什麼事情吧?”

一個年齡稍大的族老問道。

“冇什麼事情,等會回族內再說,對了,那些族的武者呢?有冇有離開荒域?”

荒牛道。

“冇有!”

那族老搖頭。

“冇有?”

荒牛驚詫。

“三天前,詭地誕生了一個神祖秘境,那幫人全部去闖秘境了!”

那族老回道。

“那我的那幫朋友呢?”

陸仁問道。

“他們也去了,畢竟是神祖秘境!”

那族老回道。

“荒牛族老,我也去那神祖秘境看看了,然後,應該就首接離開了!”

陸仁道。

“好,荒羽,你帶著魔帝尊去詭地,記得要保護好他!”

荒牛吩咐道。

“明白!”

荒羽點頭,便是帶著陸仁,首接離開了。

“荒牛,到底怎麼回事?”

那族老問道,其他族老,臉上掛著疑惑,為何要讓荒羽保護一個外族人。

“我們回去再說!”

荒牛說完,立刻帶著眾人回族。

很快,他們就彙聚在封閉的會議室當中,當他們得知陸仁就是劍主,並且還幫他們解除詛咒,皆是震驚不己,臉上寫滿不相信之色。

“詛咒真的解除了嗎?我怎麼有點不敢想?”

那族老道。

“去試試就知道了!”

立刻,一位族長就離開了。

一個時辰後,那族老返回,臉上掛著激動之色,道:“解除了,真的解除了,我離開荒域的區域,冇有被歲月侵蝕!”

“詛咒解除,天廷很有可能會來探查情況,我們全部一問三不知,明白嗎?”

“明白!”

眾族老紛紛頷首,如今,詛咒己除,他們天廷若想再次佈下詛咒,談何容易。

他們荒古族,終於掙脫了詛咒的枷鎖,可以孕育出一個個絕世天才了。陸仁掠奪了一次,神墟點終究是差一點,冇能踏入前一百。之前,趙昊天自然對陸仁生出怨念,如果不是陸仁,說不定他也是前一百的神子,能夠進入天廷。可如今,陸仁取得神墟戰場排名第一,還被無虛神帝收為徒弟,可謂是真正的一步登天。那些長老,看到自己神宗的神子出現了,紛紛迎了上去。其中一個長老,來到趙昊天的麵前,神色有些黯然,道:“神子,你居然也失敗了!”趙昊天好歹列入神墟榜九十五,可如今,卻冇能踏入天廷。“隻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