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言的書 作品

第五千八百二十七章 誰要滅亡

    

些零食吃多了一點用也冇有!”薑若蘭麵露難色,看了一眼滿臉失望的靈兒,不忍地說道:“師父,靈兒平時一直待在宗門裡,也很少有機會能吃到這些零食,您就讓她吃一點吧……”“說不能吃就是不能吃!她現在已經辟穀了,進食對於她而言隻有壞處,甚至有可能影響她的修煉進度!你知道嗎?”中年女人訓斥道。“算了,師姐,我不吃了。”靈兒見薑若蘭被訓斥,麵露內疚,低下了頭。薑若蘭摸了摸靈兒的頭,冇有說話。“走快一點!這一次帶...“這四十九隻法則生靈本身化作陣眼,直接成為了這個大陣本身的一部分。”方羽眼神閃爍著金光,心想道,“先前它們還冇到這種形態的時候,這個大陣還會出現明顯的鬆動……但現在,不管我釋放出多麼強悍的力量,好像都無法對這個大陣本身造成威脅了。”

這種情況下,要如何破陣?

要與以這種方式僵持下去的話,比拚的真就是各自的極限了。

方羽對自己這副身軀的抗壓能力當然很自信。

但是,以肉身來與一堆法則僵持,是傻子纔會做的事情。

破陣,仍然是首要之事。

在鎮天神陣的威壓持續提升的狀態下,方羽釋放出的劍氣變得越來越弱。

表麵看來,趨勢已經很明顯。

方羽要撐不住了。

……

主神界外,秘境之中。

“方羽不可能突破鎮天神陣!”

“鎮天神陣的威壓會無極限提升,他很快就要支撐不住了!”

“上尊,還有很多神王正在趕來神命仙域……我們是不是得抓緊時間,封鎖整個區域?”

宙天一脈的諸多核心成員,看著光幕中的畫麵,麵露欣喜之色。

即便隻用肉眼,他們也能看出方羽根本無法動搖鎮天神陣!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鎮天神陣的威壓還會繼續提升。

方羽終究會到支撐不住的時刻!

因此,他們當中的部分成員已經有些心急了。

到場的神王太多,他們可不想功勞被奪走!

哪怕隻是奪走一部分都不行!

這個功勞,必須由他們宙天一脈獨享!

“上尊,不如先讓我們一部分成員進入主神界,到鎮天神陣外等候吧。”

這時,先寒也開口了。

宙天神看了先寒一眼,視線又掃向身後諸多成員。

“此時靠近鎮天神陣,仍有危險。”

“無妨!有鎮天神陣在,我們保持一定距離即可!”一名核心成員高聲道,“其餘三大脈的成員很快也會到場,我們不能錯失良機啊……絕對不能讓他們從中得利!”

“這是屬於我們宙天一脈的功勞,我們得穩穩占據!”

宙天神沉默了一會兒後,點了點頭。

“好,你們可以進入主神界。”宙天神說道。

“是!”

先寒和部分核心成員很是激動。

……

鎮天神陣中,方羽把視線收回,看向大陣之外。

那一大群神族修士已經退到極遠的位置。

至於宙天神,先前出現也隻是以一道虛像的方式……

“看來他們是想要依靠這個大陣就把我解決掉啊。”方羽嘴角勾起冰冷的笑容,說道,“既然對這個大陣如此有信心……那麼,我就更要直接把它破開了。”

以劍氣,真氣或是其他法能來對抗法則冇有效果的話,那就得用那門專門用來斬滅法則的劍法了。

正是姬星源傳給他的誅界一劍!

方羽看著手中的飲血引魔劍。

過去他實戰誅界一劍,用的是天道劍。

但這一次,他想直接以飲血引魔劍來施展這一劍,看看效果如何!

“嗖!嗖!嗖!”

就在這時,在鎮天神陣的外圍,先寒以及十餘名宙天一脈的核心成員到場!

相比起退到極遠處的那群神族修士,他們的距離很近,在已經崩塌的主神界內……身影相當明顯。

“那是誰!?他們怎麼敢跑到這麼近的距離?”

“我好像看到了他們服飾上的標誌……似乎是,是宙天一脈的那些成員!”

“宙天一脈麼!?也對,此事本就與他們有關,餘燼神王可是被那個人族餘孽一劍處決了啊……先前宙天神出現了,他們當然也得現身!”

看到先寒等修士的出現,後方那一大群神族修士臉色皆變,議論紛紛。

“這個人族餘孽已是強弩之末,宙天一脈的成員現身,是要親自處決這個餘孽了啊。”

“神級通緝令的獎賞……看來是要被宙天一脈所得了,不知道能夠得到多麼豐厚的獎賞啊……會不會,宙天一脈就此成為至高神族的一部分了?”

“唉,他們一脈可是

一脈可是有神獄之長宙天神坐鎮啊,背靠神獄……誰能跟他們爭奪這個獎賞啊?”

一眾神族修士通過神識議論,眼中雖有不甘,卻也感到無可奈何。

尤其是諸多神王,更是心情複雜。

他們在聽聞方羽出現在主神界後,就心急火燎率領部下趕過來,為的就是想要圍剿方羽,從而得到神庭的獎賞。

可到場後,他們連出手的機會都冇有,反倒是被方羽嚇退。

直到宙天神派來的白金神兵到場,局勢纔有轉變。

從事實而言,能夠鎮壓方羽……就是神獄的功勞。

可誰讓神獄之長是宙天一脈的宙天神呢?

神獄的功勞,也就是宙天一脈的功勞!

而現在,宙天一脈的成員到場,準備親手處決方羽,問問將功勞接手……他們也隻能在遠處看看,誰敢上前爭功?

彆說他們了,就是其餘三大脈的成員到場,恐怕也冇有理由上前!

“餘孽方羽,你可知罪!?”

先寒立於最前方,盯著鎮天神陣內的方羽,以神識擴音。

方羽眯起眼睛,看向鎮天神陣之外。

先寒還有宙天一脈的諸多核心成員,就立在空中,釋放出陣陣強悍的仙力。

“宙天神在哪裡?”方羽問道。

“你以為你有資格與我們上尊見麵?區區一個人族餘孽……”一名核心成員滿臉不屑,譏諷地說道。

此刻,由於方羽已經停止釋放劍氣,因此,從場麵上來看……更是敗局已定。

這群核心成員知道,後麵有這麼多的神族修士在場,這種時候他們必須多露麵多說話,才能將功勞牢牢攥在手中!

方羽看著先寒和一眾核心成員,冷聲道:“看來你們以為你們已經勝了。”

“方羽,你膽敢當眾殺死我們宙天一脈成員餘燼,你就要做好準備!我們宙天一脈,絕不會放過你,包括你的同族!今日之後,不僅你要死,你的同族都要死!我們會發動所有的力量,把仙界內,對了,還有你們人族祖星那些低等人族一同清除乾淨!”

“這一次,我們會讓人族這個族群徹底滅亡!”

“這就是你殺死餘燼需要付出的代價!”

先寒死死盯著方羽,寒聲說道。

他的聲音響徹整個主神界!

這句話,不僅是說給方羽聽的,更是說給後方一眾神族修士聽的,是要給餘燼之死一個說法,為宙天一脈找回顏麵!

“讓人族滅亡?很好。”

聽到這句話,方羽突反而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看到這張笑臉,先寒和身後的其餘成員臉色微變,隻覺內心咯噔一跳!

“嗡……”

這一刻,他手中握著的……原本被血色所覆蓋的劍刃的表層,猛然綻放出一陣金光!

方羽閉上眼睛,手中的飲血引魔劍泛起的劍光卻迸發得更加閃耀!

這一瞬間,整片天地都被劍光所充斥!

“轟轟轟……”

劍光閃爍的同時,釋放出斬滅一切的氣息!

“砰隆!”

誅界一劍的力量,朝著上空的鎮天神陣猛然轟去!

大道之印出現在方羽的額頭上!

同時,這一劍的劍氣,同時蘊含著飲血引魔劍本身的嗜血劍意,威力極其恐怖!

“轟!”

這一劍斬在鎮天神陣之上!

狂暴的法則之力,直接將鎮天神陣斬出一道明顯的裂口!

誅界一劍的力量,全然釋放!

但鎮天神陣卻並未完全崩潰!

這個裂口雖大,但是仍然能夠迅速修複!

隻是,對方羽來說,斬出這麼一個裂口就已足夠了!

“咻!”

然而,下一個瞬間,方羽的身影已經從這個裂口之中飛出!

他直接脫離了鎮天神陣對他的漫天威壓與限製!

這一係列的事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轟隆……”

脫離鎮天神陣的方羽,氣息瞬間席捲整個主神界內外!

“我會讓你們宙天一脈先滅亡。”

方羽出現在了宙天一脈諸多核心成員的麵前,咧開嘴,笑容殘忍。,是大一片廣袤的草原。甚至可以看到,遠處的羊圈和牛圈。周圍,非常安靜。大宅內冇有燈光,但落下的月光,已經足夠明亮。關於大宅內部的情況,之前並未有任何的情報。他來到這裡,主要就是為了收集情報。黑衣人身形一躍,騰在空中,急速往前飛去。但很快,他就停了下來。眼前實在太廣闊,他甚至無法選擇一個明確的方向。而他位於大宅內,又不能釋放神識,否則很容易被髮現。還是隻能慢慢來。黑衣人一邊飛行,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