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言的書 作品

第五千八百二十八章 碾壓全界

    

學三十週年校慶晚會啊,你看外麵的場地都鋪好了,你今晚會來看看吧?”吃飯的時候,李炳岩一臉興奮地說道。“有什麼好看的?跟每年都有的迎新晚會有什麼區彆?無聊。”一旁的劉胖子說道。“還真有區彆,這可是三十週年校慶,學校方麵非常重視,據說校董會的成員都會來參加晚會……但說了這麼多,其實最重要的是,今晚有美女看!”李炳岩雙眼放光,說道。“什麼美女?”劉胖子問道。“靠!還用問?高二級的兩大校花,於玥玥,還有夏...先寒看著麵前方羽的這張笑臉,雙目圓睜。

震驚與恐懼,瞬間瀰漫心頭,讓他感到通體冰涼,如墜冰窟!

在他後方的十餘名宙天一脈核心成員,同樣臉色大變。

“轟!轟!轟……”

他們下意識地釋放出自身仙力,引發陣陣爆響!

但是,他們做的事情卻不是對方羽發起進攻,而是想要往後逃跑!

“嗡!”

先寒身上覆蓋著一層藍色光芒。

他的反應是在場這群修士當中最快的一個,幾乎就要抽身轉移出去!

“哢!”

但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他所運轉的空間法則卻被強行掐滅!

“噌……”

一陣璀璨的金光,在他的頭頂上方閃爍。

先寒抬起頭,就看到了那道讓他瞬間感到毛骨悚然的印記。

一道泛著金光的十字劍印記!

人族的大道之印!

此時此刻,大道之印正在逆時針轉動。

大道法則之力,籠罩在先寒以及其身後的其餘成員的身上,將他們直接封鎖在原地!

“想跑?剛纔不是挺大聲麼?”

方羽冷笑著,右掌朝著先寒抓去。

“不……”

先寒大驚失色,對著方羽轟出雙掌!

他的胸膛之前,泛起一陣白金光芒!

“天心神力!護我神魂!”先寒大吼道。

方羽能夠感知到,先寒釋放出來的法則氣息的階級為至尊階。

又一名至尊仙。

“嗡!”

先寒的胸膛之中似乎鑲嵌著一顆仙石。

此刻仙石迸發出強悍的法則之力,覆蓋在其身軀表層。

而先寒轟出的雙掌,更是蘊含著滔天的仙力……並且,還加持了至尊階的神道法則之力。

這一擊,是他在驚怒之下所施展的最強一擊!

一名諸天至尊仙的含怒一擊,威力自然不可小覷!

但距離極近的方羽,卻冇有做出任何防守的舉動。

他的右掌仍然抓向先寒,雙眼睜大,眼瞳之中的暗紅光芒,帶著一股邪魅的殺氣。

“砰隆!”

滔天仙力全然轟在了方羽泛著金光的身軀之上,引發轟鳴!

天地猛烈震動!

“呃啊啊啊啊……”

一陣慘叫聲響徹天際。

但慘叫聲卻不是被正麵轟中的方羽所發出……而是先寒所發出!

先寒的整張臉都被方羽用右掌的五指洞穿,哢哢作響。

“滋啦……”

方羽的右掌釋放出一陣火焰!

在他此刻的狀態之下,離火內部似乎都蘊含著一陣陣血氣,呈現出金紅的色彩。

“轟!”

血焰直接充斥著先寒的身軀內外,將其全麵吞噬,焚燒!

“啊啊啊……上尊救我,救我……”

先寒發出了淒厲的求救聲。

他的聲音通過仙力所發出,極其尖利,穿透雲層。

但是,他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也冇有機會得到任何迴應!

因為,下一秒,他的慘叫聲就隨著血色離火的爆燃戛然而止!

“轟!”

方羽的右掌握成拳狀,引發一聲爆炸!

血色離火在空中爆開。

先寒的肉身以及神魂都被焚滅。

“噌!”

方羽額頭上的大道之印閃爍著淡淡的藍芒。

加持了天道法則的大道法則之力,將先寒的生命磁場一同磨滅。

至此,這位深得宙天神信任的大脈核心成員……就此身死道消!

從他叫囂著要滅亡人族,到他自己的滅亡……就發生在短短數秒之間!

親眼看到這一幕的遠處的諸多神族修士,此時都是一臉的呆滯。

他們當中相當一部分還未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隻是,先寒剛纔那淒厲無比的求救聲與慘叫聲,讓他們仍然感到心驚膽顫!

“快退撤!退撤!”

先寒死後,後方跟隨而來的十六名宙天一脈核心成員回過神來,大喊著想要逃跑。

但是,大道之印仍在他們的上空顯現。

恐怖的威壓,將他們死死限製在原地。

方羽再次抬起右掌。

“嗡嗡嗡……”

飲血引魔劍回到他的掌中。

“我要把你們全宰了。”

方羽握著飲血引魔劍,朝著前方這十六名修士斬去!

“不……”

這群修士臉色大變,慘叫出聲!

“砰!”

方羽一記橫斬,淩厲萬分的劍氣直接將這十六名修士一同攔腰斬成兩截!

即便他們已經將能夠釋放的所有仙力都用以護體,都無法阻擋這一道劍氣的威力!

“嗖!”

方羽又是一記豎斬!

劍氣再度掠過!

這一群修士的身軀再度被一分為二!

“轟!轟!轟!”

隨後,方羽手中的飲血引魔劍仍在一劍一劍斬出!

十六名出身於宙天一脈的核心成員……就這麼被斬得粉碎!

嗜血的劍氣,在吞噬這群修士肉身崩碎而散發出來的血氣!

這一幕,放在過往的仙域大戰的戰場上……並不新鮮。

可放在當下的仙界,尤其……被這般虐殺的對象還是神族的修士,並且還是神族四大脈的核心成員……是不可想象的。

退到遠處的那一大群神族修士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發生,臉上已經冇有表情了。

但是,他們正在抖動的雙腿,雙手……卻能體現出他們此刻的心情。

恐懼!

萬分恐懼!

前所未有的恐懼!

麵對如同殺神一般的方羽,他們的心理防線就很已經被擊潰!

不可敵,絕不可敵!

眼前的方羽,不是他們這群修士可以鎮壓的!

跑!

必須快跑!

離開此地!

這一刻,這群神族修士連在遠處觀戰的勇氣都冇有了,隻想趕緊離開此地。

保命要緊!

方羽手中的飲血引魔劍在吸收了大量的血氣之後,劍氣更加狂暴!

“轟轟轟……”

劍刃被密密麻麻的血色紋路所覆蓋,幾乎完全化作血色。

隻不過,血紋卻無法蔓延到方羽的身上。

“嗡嗡嗡……”

方羽的身軀表層泛著金光,眼瞳與額頭上的大道之印在閃爍著光芒。

這道象征著人族的印記,此刻卻在神族的地盤上極其閃耀!

“隻是藉助魔化帶給他的加成,卻能避免被魔性所侵蝕……這小子……”

遠處的天穹之中,那道完全隱形的身影緊緊盯著方羽,自語道。

他的語氣中,明顯帶著驚訝。

“先前我認為他在高度魔化之後難以恢複如常……如今看來,高度魔化乃刻意為之,他本就帶著戾氣而來,隻是借用高度魔化的狀態來發泄戾氣。”

“他手中的那把劍……是魔族之物麼?為何能夠這般輕易讓他進入魔化狀態?”

這道身影的語氣中,充滿了疑惑。

而遠處的方羽,此刻視線已經轉移到遠處的那十幾萬名神族修士的身上。

戾氣仍在燃燒著。

“所有的神族畜生,都得死。”

方羽握著飲血引魔劍,朝著已經開始逃散的這群神族修士斬去!

“轟!轟!轟!”

一道道赤紅的劍氣,如同巨型月牙一般朝著這群神族修士席捲而去!

整個主神界,被無數道劍氣的縱橫攪得支離破碎!

“嗡!嗡!嗡……”

在方羽的狂暴進攻之下,天穹之上的大道之印不斷增大,淩駕於整個界域的上空。

在這種狀態下,方羽幾乎掌控了整個界域!

“嗡嗡嗡……”

一些神王通過特殊的仙器或是仙法開啟的傳送門,在他的一念之下,瞬間被碾碎!

大道法則的力量,直接籠罩了整個主神界!

“怎麼會這樣?!我們,我們的神道法則……被全麵壓製了,根本無法施展!”

“逃不掉,他要把我們全都誅殺!”

“不,我不想死……”

不管是普通的修士,還是一眾神王……此刻都陷入到恐慌之中。

一道道劍氣斬去,每一次都會帶走成千上萬名神族修士的性命!

這是單方麵的屠殺!。她知道,武橫此舉……是要犧牲自己來救她。阿三阿四很快回到玲兒的身旁。兩人分彆抓住玲兒的左右手臂,然後咬著牙,說道:“玲兒,我們快走!不然就走不了了!”“我,我……”玲兒眼眶含淚,不願離開。“轟!”就在這時,高空中忽然爆發出滔天的氣息。眾人臉色皆變。“全部閃開。”一道淡淡的聲音傳入每一人的耳中。“呼……”而後,金色的火浪從天而降,精準地落在地麵上。“滋啦……”影魘族生靈立即被火焰所吞噬,發出一陣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