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言的書 作品

第五千八百二十九章 全部處決

    

驚訝之色愈來愈盛。而這個時候,他突然注意到方羽丹田處!那個位置,居然盤旋著一頭金色的龍!“這是……”上玄天尊臉色一變。神龍!?這是神龍麼!?方羽身上莫名的古老氣息……就來源於此?上玄天尊心頭猛震。在他那個時代,神龍就已絕跡數千年。作為炎夏的神獸,神龍一直是修士們神往的對象。很多修士自創術法,模擬出神龍的模樣,頗具威勢。但上玄天尊很清楚,方羽體內這頭金龍,並非模擬出來的幻象。它是真真切切存在的!甚至...這一幕,若是被其他族群勢力的修士看到,一定不敢相信。

從第七次仙域大戰之後,這種事情經常發生。

但是,神族從來都是手持屠刀的那一邊!

所有族群勢力麵對神族,都隻有接受被屠的命運!

可今日發生的事情……卻反了過來!

屠刀……居然還是被一名人族修士握在了手中!

“轟轟轟……”

主神界內傳出陣陣轟鳴。

每一道劍氣所斬殺的神族修士釋放出來的血氣,又會被飲血引魔劍所吸收。

如此一來,又讓飲血引魔劍斬出的每一道劍氣變得愈發強大!

而在大道之印淩駕當空,大道法則籠罩全界的情況之下……這群神族修士找不到一絲的機會!

方羽的身影覆蓋著一層血色,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越來越殘忍!

如今的他,不是魔族,勝似魔族!

“嗡嗡嗡……”

在另外一邊,那四十九名白金神兵由於鎮天神陣被破……恢複了形態。

它們試圖再次凝結神陣。

但當下的環境,直接斷絕了這種可能!

大道之印淩駕於當空,封鎖了其餘法則成型的可能!

因此,這四十九名白金神兵……隻能立於當空,眼睜睜地看著方羽虐殺一眾神族修士!

……

此時此刻,主神界外的秘境之中。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都死了……他們都死了……”

“鎮天神陣怎麼會被這般輕易地破開!?”

宙天一脈的諸多核心成員,已經亂作一團!

有的甚至已經發出了哭聲!

因為被方羽虐殺的那十餘名核心成員當中,有他們的直係親屬!

他們根本接受不了現實!

事情怎麼可能發展到這一步!?

被困在鎮天神陣當中的方羽……明明氣息越來越弱,明明受到了越來越強的壓製……

可是,他怎麼還有破開鎮天神陣的機會!?

那可是由四十九名白金神兵所凝結的鎮天神陣!

這個規模的神陣,隻要能夠有先行條件,那麼……即便用來壓製數名祭道至尊仙都綽綽有餘!

方羽已經被困在神陣當中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卻還能將其破開!?

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撤退!我們要撤退!從長計議!對付這個人,人族餘孽……要從長計議……”

一名年長的成員有些語無倫次地說道。

他這句話一出口,其餘成員都將視線投向宙天神。

宙天神背對著他們,麵向著光幕,看著畫麵中方羽揮動著手中的屠刀,一言不發。

“完了,一切都完了……”

部分核心成員臉色慘白,眼中已有絕望之色。

哪怕他們這一部分成員可以安然返回宙天神界……他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今日發生的事情,足夠毀掉宙天一脈的前程!

他們的名聲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神庭隻看結果!

不管方羽表現得有多強,宙天一脈此次的行動就是失敗中的失敗,是恥辱中的恥辱!

他們宙天一脈原本是四大脈之一。

可未來,就得被釘在恥辱柱上!

彆說成為至高神族的美夢了……他們恐怕連普通血脈的地位都不保!

還有作為神獄之長的宙天神……恐怕也要受到牽連!

神獄一旦出手,隻能成功,不許失敗!

因為在外界看來,神獄是極具權威的存在。

可這一次,由宙天神親自策劃的鎮壓方羽的行動……已經徹底失敗!

宙天神會受到何等程度的懲罰……誰也不知道。

絕望的氣息,瀰漫在秘境之中。

宙天神還是冇有說話。

所有成員都緊緊盯著宙天神。

“上尊,我們該撤退了,不管如何,我們先保住性命……”那名年長的成員再度開口。

宙天神還是冇有開口。

一眾成員麵麵相覷。

這種時候,他們隻想離開此地。

可宙天神不下令,他們又不敢輕舉妄動!

……

主神界內。

方羽的身形在空中閃爍。

在以狂暴的劍氣斬殺大部分的普通修士後,他便提著劍,朝著那些還在閃避與防禦的神王衝去。

“不,不……方羽,你殺了我們,隻會讓你的罪孽更重,之後,你必然伏誅,你絕對跑不掉……”

一名神王看著衝到麵前的方羽,駭然大吼道。

“砰!”

方羽麵無表情,朝著這名神王一劍劈出!

神王抬起雙臂作為抵擋。

但是,在大道法則的壓製之下,他能釋放出來的仙力極其有限。

劍刃一過,他從額頭到身軀就出現了一道裂痕。

“哢!”

這名神王話都冇說完,身軀就被一分為二。

“轟!”

隨即,又是一團血色離火迸發,將其吞噬!

“嗖!嗖!嗖!”

方羽手持長劍,殺氣滔天,親手誅殺每一名神王!

在他的麵前,這些往日裡高高在上,威震一方的神王……毫無抵擋之力,隻能接受死亡的結局!

轟鳴聲,慘叫聲,哀求聲……在主神界內迴響。

但這樣的聲音,越來越少,越來越小。

直到最終,這些聲音都消失了。

隻留下了陣陣嗡鳴聲。

最後一名神王,也死在了方羽的劍下。

“轟轟轟……”

飲血引魔劍的氣息達到了巔峰,劍刃本身都在猛烈震動。

若是持劍者不是方羽,換做彆的修士……恐怕都得在瞬間就被飲血引魔劍的劍意所吞噬,進入到瘋魔的狀態,再也不可能恢複。

但方羽緊緊握住這把長劍,卻硬生生將其壓製。

“宙天神!我知道你還在看著。”

方羽將飲血引魔劍扛在肩上,仰起頭,雙目迸發出陣陣血光,高聲道。

“我說過,今日,此地為處決之地!”

“現在,所有到場的神族畜生都被處決。”

“你呢?敢到我麵前麼?”

方羽的聲音,響徹四方!

那狂暴的殺意,仍在擴散。

但是,宙天神並未迴應他。

……

至高神域,秘境之中。

天啟緊緊盯著前方的光幕,眯著眼睛,眉頭緊鎖。

“這個方羽……居然能把神獄的鎮天神陣都破開麼?”

“是啊,殿下,這,這方羽的實力太強悍了……超出預想!死在他手中的神王都超過十五名!還有宙天一脈的諸多成員,也被儘數殺死……此事,此事恐怕要稟報到神庭啊,我們真的不能再忽視這個人族餘孽的存在了,一定要儘快將其鎮殺……”在旁邊的一道光團之中,傳出手下焦急且慌亂的聲音。

“你以為神庭那些老傢夥,冇有關注這個方羽麼?”天啟嘴角勾起,冷聲道,“從他們知道方羽的存在開始……對方羽的觀察就一直持續,從未中斷。”

“既,既然如此,為何神庭冇有派出……”手下驚訝地問道。

“誰知道呢?那些老傢夥到底怎麼想的……隻有他們知道,我也不想猜測。”天啟眼神閃爍著寒光,說道,“不過,這個方羽可以選擇很多地點,卻還是選擇在我原來的地盤下鬨事……這是他第二次冒犯我。”

“既然如此,不管神庭是什麼態度,我也得給出我自己的迴應。”

“殿下,你要出手麼……”手下問道。

“宙天神……應該還在神命仙域吧?我要跟他聊聊。”天啟微笑道,“他已在絕境,我可送他一個大禮。”

“藉此機會給這位神獄之長提供幫助,他肯定會很感激我吧。”

“殿下準備……怎麼做?”手下疑惑地問道。

“整個神命仙域都屬於我,你覺得我會怎麼做?”天啟冷笑道。

他盯著光幕之中方羽的身影,眼神狠厲。

“這麼喜歡挑釁我……看看我的迴應,你是否能接住。”

“噌!”

話語之間,天啟的身前,出現了另外一道光團。

“宙天神,我可助你一臂之力。”

天啟再度開口,語氣平緩。道:“那我們就在這裡等候,直到你們把他送到麵前。”“轟!轟!轟!”此時此刻,後方遠處的噬空獸,仍在對古妖皇不斷進攻。“方羽!既然已經談成條件,那就讓這頭凶獸停手!”古妖皇在閃避之中,高聲喊道。方羽轉頭看向古妖皇所在的位置,嘴角勾起譏諷的笑容,說道,“它為什麼要停手?”“你,你……轟!”古妖皇還想說話,卻被噬空獸的尾巴掃中,再次被轟飛出去,把遠處的山壁都撞穿,砸在空間壁壘上。他吐出一口鮮血,身上的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