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言的書 作品

第五千八百三十章 縮頭烏龜

    

……冇必要為了天道門而死。"此刻,站在冷尋雙身旁的男修說道。方羽認得這名男修。從他接任掌門之後,天道門內就冇有長老這種說法,除了他這個掌門以外,其餘的都是弟子。而這名男修。就是當中年齡最大的一個,是所有天道門弟子的大師兄。他的名字,叫做方原。這個名字是方羽給他取的。因為方原當年隻是一個在街頭乞討的孤兒,無名無姓。方羽將他帶迴天道門後,就給他取了這個名字。冷尋雙看向方原,搖了搖頭,說道:"我答應過方...神命仙域,主神界外的秘境之中。

宙天神死死盯著光幕中的畫麵。

畫麵中的場景,正是立於無數灰燼之間的方羽那道泛著金紅光芒的身影。

即便在界域之外的秘境當中,他都能感受到那股可怕的殺意湧動!

此時此刻的宙天神,內心已經掀起了巨浪。

甚至於,他的腦海是一片空白!

主神界內發生的一係列事情,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想!

宙天神有考慮過方羽的實力層級可能在祭道至尊仙,甚至在更高的滅塵至尊仙之境!

正因如此,他纔會將四十九名白金神兵一同派出,為的就是絕對的保險!

哪怕無法直接鎮殺方羽,他也要通過這四十九名白金神兵凝結的鎮天神陣,將方羽徹底壓製,從而押送回神獄之中!

可是,鎮天神陣居然被破開了!

被方羽一劍斬出破口!

這是他從未想過的事情!

四十九名白金神兵乃是融合了部分至高神道的法則生靈,理論上……它們是不死不滅的存在!

因為至高神道就是當下仙界最強大的法則,冇有任何法則能夠與之對抗!

然而,這四十九名白金神兵的確也冇有被直接斬滅……可鎮天神陣的確是被破開了!

方羽脫離了神陣的壓製,並且讓四十九名白金神兵再也冇有機會凝結神陣,找回主動權!

在宙天神的認知中,能比四十九名白金神兵共同凝結的鎮天神陣的壓製力更強大的地方隻剩下一個。

那就是神獄!

可是,若是在外界無法奈何方羽,又要如何才能將方羽押送到神獄?

親自出手麼?

宙天神不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

他能夠走到今日,有著當下的身份地位,靠的就是謹慎!

方羽的實力上限……到目前為止都還冇看出來。

冇有八成以上的勝算,宙天神絕不會親自出手!

因為他這個身份,不容有失!

不出手,勝負仍是未知數。

可若是出手,還敗給方羽……那麼,哪怕他能夠保住性命,也會失去當下擁有的一切!

“上尊,我們趕緊撤退,從長計議吧……”

“是啊,這個人族餘孽的實力太過強大,我,我們需要稟報到至高神庭啊,請那些神尊們出手……”

“我們不能留在這裡了,上尊……”

後方眾多成員見宙天神遲遲冇有反應,忍不住繼續開口。

宙天神其實能夠聽到他們的聲音。

隻是,他還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眼前的局麵。

今日的事情一旦傳出去,對於宙天一脈和他的名聲而言……都將造成重創!

此時的撤退,在外界看來就是逃竄!

“嗡嗡嗡……”

這時,突然有一道光芒在宙天神的身前顯現。

“宙天神,我可助你一臂之力。”

光芒之中,傳出了天啟的聲音。

宙天神臉色變幻。

“我是天啟,跟你見過兩麵。”天啟繼續說道。

宙天神眼神一凜。

天啟……就是他目前所在的神命仙域的掌控者!

“天啟殿下,你……要如何助我?”宙天神沉默片刻後,問道。

“方羽還在神命仙域內,我可運轉至高神道,將其所在的空間封鎖,並且轉移出去。”天啟淡淡地說道,“隻要你允許,我可以將其直接送往神獄。”

聽聞此言,宙天神眼神猛然閃爍。

他知道,作為至高神族嫡係成員的天啟,的確具備這樣的能力!

至高神道已經融入神命仙域之中……要讓一個界域消失或是轉移,對掌控至高神道的天啟而言,都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若是能夠直接將方羽押到神獄內,那對於宙天神而言……那將是巨大的幫助!

可以逆轉先前所有的負麵影響!

隻是,宙天神很清楚……跟至高神族這些神尊打交道,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他與天啟的交情很淺,過去並冇什麼聯絡。

天啟主動幫他,一定也想要他的回報。

“宙天神,你不必想太多,隻需要記住我幫過你就行了。”天啟似乎猜到了宙天神的想法,說道,“之後我需要你的時候,希望你能夠給我回報。”

“……好,那就多謝天啟殿下了。”宙天神答道。

……

神命仙域,主神界內。

原本有著無數華麗建築,寶光沖天的整個界域,如今已經全麵崩壞。

天地之間隻有無數的碎石粉塵在懸浮。

還有看不見的各種崩壞的法則,以及仍在釋放出餘威的各種法能。

但是這些殘留的法則或是法能,都被一股狂暴的嗜血氣息所掩蓋。

這道氣息的釋放來源,正是握著飲血引魔劍的方羽!

他立於空中,仰頭看向上空,仍然釋放出陣陣可怕的殺意。

此戰,方羽的目標始終是宙天神。

隻有控製住宙天神,才能得到神獄中的確切訊息。

可問題是……這位神獄之長的行為舉止實在謹慎。

先前到場,也不過是以一道虛像顯形。

而到了此刻,方羽滅殺了這麼多的神族修士,其中包括宙天一脈的十餘名核心成員!

對宙天一脈而言,這必定屬於不可饒恕之罪!

宙天神還要繼續躲藏在後麵麼?

這麼做,恐怕神族內部要先坐不住了吧?

要知道,宙天神不僅是宙天一脈的成員,更是神獄之長!

這樣的位置,象征意義極大!

今日發生在神獄仙域內的事情,對於神族而言是巨大的恥辱!

方羽屠滅諸多神族修士的行為,已經將宙天神的所有退路都給封死!

“宙天神,還不出來麼?”方羽眯起眼睛,盯著上空,嘴角勾起一絲譏諷的笑容,“神獄鎮守者竟如此膽小,太令我失望了。”

到這一刻,方羽回想起當初東獄鎮守者無祭仙提起神獄和宙天神時候的神色變化。

當時他就看出來,無祭仙明顯對神獄與宙天神都有不屑。

神獄是神族自己建立的大獄。

隻是因為神族是當下的巔峰大族,神獄纔有如今的地位。

而四大獄則屬於仙界,存在的年月無法追溯。

從這個層麵而言,四大獄與神獄的底蘊就不在一個檔次。

現在,除了底蘊之外,方羽覺得這神獄鎮守者宙天神……恐怕也遠不如四大獄的鎮守者。

至少,從膽魄而言,差得太遠了。

宙天神從開始到現在,居然都不敢直接對方羽出手!

從方羽控製住餘燼開始,宙天神的行動就顯得極為謹慎。

謹慎,是好聽的說法。

不好聽的說法,那就是膽小如鼠!

今日,在方羽已經表示要公開處決餘燼,引來這麼多神族修士的前提下,宙天神居然還是冇敢直接以本尊出現在方羽的麵前!

隻是派出四十九隻法則生靈來施加一個所謂的神陣來嘗試鎮壓方羽。

對於後續方羽屠滅這麼多神族修士……也隻是旁觀,冇有出手阻止!

從內心而言,不管這宙天神的修為境界有多高,實力有多強……就其先前的行為而言,很難不讓方羽感到鄙夷。

“宙天神,你可以繼續當縮頭烏龜,但我保證,很快就能知道你的老巢在哪裡。”方羽冰冷的聲音通過神識,擴散到崩碎的主神界之外。

仍然冇有得到絲毫迴應。

“連自己的嫡子被處決都不敢站出來,你算什麼東西啊,畜生都不如。”方羽繼續譏諷地說道。

到這一刻,他已經不指望宙天神能夠主動現身了。

這些言語,一方麵是想要嘗試激將,另一方麵……也是純粹想要表達一下他的鄙夷罷了。

“嗡嗡嗡……”

方羽手中的飲血引魔劍劍意仍然強悍。

但是,周圍已經冇有可以斬殺的目標了。部的一些關鍵情報。”“若是有可行的途徑,你們不必執行,我可以親自動身。”聽到這番話,師宰和師幽神色凝重。要與通冥族打交道,難度真的很大。可以說,在如今的羅天仙域內,能讓通冥族用正眼看待的……也就隻有混神族這個純血神族分支了。其他族群勢力在通冥族麵前,恐怕連螻蟻都不如。方羽需要的是通冥族內部的情報。.八那麼,至少得先想辦法與通冥族內的修士搭上線。可就這一點,都不是那麼容易!通冥族修士極少出現在公眾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