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羽 作品

第五千八百四十三章 再入東獄

    

仍在閃爍。和尚臉色越來越難看,身上的氣息都在暴漲,光滑的額頭上冒出青筋。“你這是要反悔?!”和尚冷喝道,“你讓我做的事情,風險太大……我不可能接受!”那道光芒仍然冇有消散。和尚站在原地,氣息越來越強,臉色卻越來越陰沉。不知聽到了什麼,他眼神閃爍出寒芒,神色變幻不定。似乎在權衡什麼。過了一會兒,和尚深吸一口氣,說道:“這是我跟你最後一次合作,我一旦完成你的要求,你立即保我離開!”“我一刻也不想在這裡...“這不隻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也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冇有任何一條大脈,任何一位神王……有能力單獨鎮壓方羽。不想死,就得聯手。”

宙天神的話,讓整座神殿瞬間安靜下來。

聯手……

對於他們來說,這個詞實在是太陌生了。

神族屹立於仙界之巔的時間已經很久了。

外部冇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內部的壓力就會放大。

神族內部的競爭一直都很激烈。

尤其在頂尖的血脈,頂尖的神王之間……競爭更大!

誰都想掌握更多的仙域,得到更大的權力。

而最終的目標,則是成為至高神族的一員,掌握至高神道!

這是他們競爭的根源!

在這種情況下,方羽這個登上神級通緝令的目標……自然也就成為了神族內部各條血脈分支,各個神王又一個巨大的競爭點!

在今日之前,宙天一脈的成員從未想過跟任何一條血脈分支,或是任何一位神王聯手!

搶先把方羽拿下,獨享所有的榮譽與獎賞……纔是他們想要做的事情!

因此,此時此刻聽到宙天神的話,誰都有點反應不過來!

“上尊,我們要聯手的話……是不是讓神庭出麵會更好一些?”

“是啊,讓神庭直接號令……”

他們的話還冇說完,宙天神就已經搖頭。

“神庭不會插手此事。”宙天神說道。

“……為何啊?上尊,這個人族餘孽明顯不對勁,他的實力這麼強,有可能是當年冇殺死的某位人族頂尖強者,又或者……”一名成員睜大眼睛,問道。

“神庭若要出手,早就出手了。”宙天神眯著眼睛,冷聲道,“他們從頭到尾隻做了一件事情,就是通緝方羽。”

“神庭近期並未討論過方羽的事情,反而在討論魔族始祖的迴歸,以及其他大族的一些情況。”

“這意味著,神庭,以及至高神族的想法……是讓我們神族鎮壓方羽……不管用什麼手段,他們都不會插手。”

“可,可是我們神族的損失已經很慘重了,至高神族的神尊們……怎麼能夠坐視不管?萬,萬一其他大脈與神王不願意聯手,損失可能會更大!”又一名成員駭然說道。

其他成員看向宙天神,也是一樣的想法。

萬一神族內部始終無法聯手呢?

又或者,即便聯手了,也還是拿不下方羽呢!?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聯手了,也成功鎮壓了方羽……可當中必然會有很大的損失!

不可能毫髮無傷就拿下方羽!

若至高神族願意出手,神族完全不必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畢竟,神族當中最頂尖的那一部分強者,都在至高神族內!

“我不清楚大尊們的想法。”宙天神搖了搖頭,眼神凜然,說道,“但他們這麼做,一定有他們的道理。”

“或許,在大尊們的眼中,這就是一次考驗吧。”

“無法通過考驗……那就該死。”

這句話,讓神殿的氣氛驟然變冷!

……

“嗖嗖嗖……”

在確定主神界內已經冇有神族修士的氣息後,方羽離開了主神界。

在與六羽飛仙見麵交談過後,他的腦海中多出了一件急需得到答案的事情。

那就是……姬天明與東獄之間的事情!

姬天明是如何被押送到東獄的?

又是因為什麼……導致上一代的東獄鎮守者被替換?

“如果我再得到一枚銅幣,到人族古域……再回到姬天明所在的時代,是不是就知道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了?”方羽眯著眼睛,心想道。

這件事直接關係到四王之一的姬天明,不可忽視。

“但是按照六羽飛仙的說法,我如果見到無祭仙,說不定也能問出點東西……”方羽眼神閃爍,心道。

方羽在考慮,是不是要現在就去一趟東獄。

不過,他還記得……先前他與無祭仙說過,下次見麵的時候,域王石就得還回去了。

“說是這麼說,我就不還,他也不能拿我怎麼樣吧。”

方羽思索片刻後,還是決定趁熱打鐵,立馬前往東獄。

眼下,宙天神已經撤退,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有太大的動作。

“通過仙界之門先回到羅天仙域,之後要去東獄就很簡單了。”

這麼想著,方羽立即動身。

……

通過仙界之門,方羽回到了仙界東部的羅天仙域。

而後,他又通過貝貝,直接來到了東獄的外圍,一座巨大且灰白的城牆執勤啊。

這個地方,正是方羽上一次來到東獄時所到達的位置!

對現在的方羽來說,到東獄就像回家那麼輕鬆。

“嗖嗖嗖……”

在東獄城牆的外圍,方羽直接釋放了自己的氣息。

“嗡!”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被數十道強悍的法則直接鎖定!

“轟!轟!轟……”

這些法則之力都是具備瞬間誅殺一個目標的威力的!

可在方羽這裡,一道道法則轟來,無非就是幾下悶響。

“我要見無祭仙。”方羽看向前方,以神識傳音,直接朝著城牆之內傳去。

“轟隆!轟隆……”

越來越多的法則禁製之力壓來。

方羽始終站在原地,並未躲閃,也冇有做出彆的舉動。

“嗖嗖嗖……”

方羽能夠感受到,城牆之內出現了一道道強悍且帶著肅殺之意的氣息。

很顯然,是東獄內部的諸多獄卒正在趕來。

方羽並不著急。

他知道無祭仙是必定會出來跟他見麵的。

“嗡嗡嗡……”

就在方羽這麼想的時候,腳下突然出現了一道漩渦,釋放出一股吸扯力。

“咻!”

方羽一下就被拽入到漩渦之中!

“啪嗒。”

穿過一陣扭曲的空間通道後,方羽雙腳落地,已經站在一座石殿當中。

這座大殿並不大,但卻還是顯得空蕩蕩。

四麵都是灰白的牆壁,什麼也冇有。

方羽環顧四周,眉頭皺起。

他是被直接帶到某個牢籠了麼?

不會吧?

若無祭仙知道是他來了,肯定不會做這種冇有意義的事情。

“好兄弟!你來之前怎麼不先跟我說一聲呢?”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在殿內響起。

方羽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左側方向的那麵石壁。

“哢!”

隻見石壁當中緩緩凸出一道修士的身影。

走出來後,這道身影逐漸顯露出外形與麵容。

正是東獄鎮守者,無祭仙!

“抱歉啊,我剛纔一直在麵壁思過,你來了,就直接把你帶到我的麵壁室了。”無祭仙笑嗬嗬地說道。

“麵壁思過?”方羽眉頭皺起,問道,“你被誰懲罰了?”

“我懲罰我自己。”無祭仙答道,“每隔一段時間就得來一次,否則我就會驕傲自滿,犯下更多的錯。”

見方羽眉頭越皺越緊,無祭仙走上前來。

“方兄弟,你特意來找我,是為了何時啊?是要歸還域王石嗎?哇,你太好了,真的,我都冇催你,你就主動把域王石送回來,你這樣的兄弟真是……”無祭仙一臉驚喜地說道。

“彆在那裡自導自演了,我可冇說要還你域王石。”方羽說道。

“……啊?”無祭仙表情僵硬,乾咳一聲,說道,“兄弟啊,之前說好了域王石隻是借你觀察一下,下次見麵就得還我,怎麼還能反悔呢?”

“我來找你,主要是想瞭解一點情況。”方羽看著無祭仙,露出了笑容,說道,“這樣吧,隻要你能如實回答我提出的問題……那麼,我把域王石還給你也不是不行。”

“這樣再好不過了。”無祭仙立即來了精神,說道,“你問吧,隻要是兄弟我知道的事情,一定滿足你。”

“我要問的問題,關於上一任鎮守者。”方羽說道。

“……上一任,鎮守者?”無祭仙愣住了,問道,“你指的是……”

“就是在你之前的那一位東獄鎮守者。”方羽說道。

無祭仙臉色出現了明顯的變化,隨即說道:“呃……兄弟,域王石你還是留著玩吧,反正我也不急著用。天,也要把這個雜碎揪出來!”大陽帝尊怒道。“他叫陳乾安,六級囚犯,之前被送進了死輪星,是我把他帶出來的。”方羽平靜地說道,“有關他的資訊不多,因為他當時跟我說的時候,肯定九成以上都是虛假的,無法分辨。但他有一個特點,要麼是血脈所致,要麼是功法所致……就是眼瞳中泛著紫光的半月牙狀的印記。”聽聞此言,大陽帝尊眼神微動。“六級囚犯,死輪星……”顯然,他也聽聞過有關死輪星的傳說。隻不過,他這冇想到,眼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