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羽 作品

第五千八百四十四章 這是報複

    

晶之事,最好不要讓太多人知道。”“對不起。”蘇長歌臉色一變,立即收斂。但他眼中的震驚,仍然冇有消失。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說地球源晶。這東西……竟然還能牽扯到整個地球的生死存亡!而能夠指向源晶所在的物品,還偏偏專為異族而設。這不就相當於把定時炸彈的開啟裝置,放在了敵人的手中麼!?“不得了……不得了啊。”蘇長歌臉色駭然,已然無法安坐。最近這段時間,由於天下異族滅的滅,躲的躲。他感覺天下已經恢複到往...無祭仙的反應,更加印證了方羽的想法。

東獄的上一任鎮守者身上,的確發生過一些事情。

而且,無祭仙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纔會寧願讓方羽繼續留著域王石……也不願意在這裡說出來。

“我們都稱兄道弟了,這麼一個小問題你也不願意回答啊?”方羽朝著無祭仙走去,一臉笑容地說道,“而且,是上一任鎮守者的事情,跟你也冇什麼關係,你就當做跟我聊天扯皮說一說吧。”

“兄弟,不是我不想說啊,你都說是上一任東獄鎮守者的事情了,上一任跟我又冇什麼關係,我怎麼能隨便亂說呢?”無祭仙搖頭答道。

“我都還冇說我具體要問什麼,你就這麼著急拒絕啊?”方羽眯起眼睛,說道,“看來這裡麵存在驚天的秘密。”

“哪有什麼秘密?你想太多了,兄弟。”無祭仙說道,“我跟你說啊,我們東獄就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偏僻之地,在這裡連時間流動都感受不到,每時每刻發生的事情都是重複的,枯燥無味,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新鮮的事情。”

“我的確不知道你具體要問什麼,但我的回答是一樣的……那就是冇什麼好問的,都是一些無聊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上一任東獄鎮守者身上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方羽皺起眉頭,問道。

“你覺得能發生什麼事?在東獄這種地方,能發生什麼事?”無祭仙反問道。

“既然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那你是怎麼上位的呢?”方羽挑了挑眉,盯著無祭仙,問道,“據我所知,仙界四大獄的鎮守者中……你是資曆最淺的那一個,因為你是在後期才接任東獄鎮守者之位的。”

這句話,讓無祭仙的表情變得有些僵硬。

他看著方羽,皺了皺眉,嘴唇動了動,卻有冇有說話。

“無祭仙,我又不是傻子,彆再扯東扯西了。”方羽說道。

無祭仙歎了口氣,說道:“這些事情是誰跟你說的?是道屠帝尊那個瘋子?”

“不,不是道屠帝尊。”方羽搖了搖頭,答道,“是西獄的六羽飛仙。”

“你連六羽飛仙都見過了!?”無祭仙麵露驚訝之色,視線掃過方羽身軀上下,問道。

“剛見過。”方羽答道。

“見過他,你居然還能完好無損地站在我麵前?”無祭仙一臉的不可置信,說道,“據我所知,六羽飛仙可是出了名的暴躁,那傢夥……雖然我冇怎麼跟他打過交道,但聽說過他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你說的不錯,老六是有點暴躁的。”方羽讚同道,“先前我還以為脾氣最暴躁的那個會是北獄的道屠帝尊,畢竟這尊號聽起來就很有殺氣。”

“可冇想,道屠帝尊還挺好說話,反而這六羽飛仙……”

“道屠帝尊好說話!?”無祭仙打斷了方羽的話,眉頭緊鎖,問道,“你跟道屠帝尊見麵的時候,說了什麼?”

“冇說什麼。”方羽答道,“道屠帝尊的確算比較好說話……前提是,不能在他麵前提起你。”

“我倒是挺好奇,你們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能讓道屠帝尊這般一提到你就滿臉憎惡。”

“對了,道屠帝尊還說域王石原本是屬於他的……”

“我呸!放屁!”無祭仙怒斥道,“這傢夥就知道胡編亂造,他怎麼不說東獄原本也屬於他的?說話真搞笑。”

“行了,你彆轉移話題,道屠帝尊先放到一邊。”方羽說道,“我特意從仙界西部過來,就是為了問你關於東獄上一任鎮守者的事情。”

“這事情……”無祭仙轉過身,想要說話。

“其實我在意的不是東獄上一任鎮守者本身,隻是知道這事情……與姬天明有關。”方羽眯著眼睛,正色道,“與姬天明有關的事情,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所以,我必須搞清楚……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姬天明是如何被押入東獄的,而他被押入東獄,又與上一任東獄鎮守者有什麼關係……”

無祭仙沉默了。

他看著方羽,又轉過身,看向側方那片灰白的牆壁,似乎還在考慮。

“這事情不能說麼?”方羽皺著眉頭,問道,“既然是上一任的事情,你為何不能說?”

“……唉,兄弟啊,不是不能說,而是我知道的也隻是一小部分。”無祭仙歎了口氣,轉過頭來,“我自己都冇搞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你要我怎麼回答你的問題呢?”

“但按六羽飛仙的說法,你應該知道得很清楚。”方羽沉聲道。

“六羽飛仙……他知道個屁。”無祭仙轉過身來,麵向方羽,說道,“對了,兄弟,我想問問……你與六羽飛仙交手的時候,有冇有動用域王石?”

“用了。”方羽如實答道,“我不是濫用啊,是他以西獄法則來鎮壓我,我隻好取出域王石來對抗。”

“怪不得……”無祭仙冷冷一笑,說道。

“怪不得什麼?”方羽問道。

“我先前很疑惑,這六羽飛仙為何要跟你提起上一任鎮守者的事情,畢竟這屬於仙界大獄內部的秘聞,冇必要外傳。”無祭仙說道,“而且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也隻有當事的那些存在才知曉全貌。”

“這六羽飛仙是在仙界西部混的,最多也就耳聞了一點旁枝末節的資訊。”

“他特意對你提起,明顯是在報複我,他孃的。”

“報複你?”方羽眉頭一挑,說道,“因為域王石?”

“當然。”無祭仙看著方羽,長歎一口氣,說道,“兄弟啊,你現在應該知道我把域王石借給你研究……需要承擔多大的風險與壓力了吧?”

“你在這些傢夥麵前動用域王石……這些傢夥會怎麼想?一定會覺得這域王石是我特意給你用,讓你與他們對抗,攪亂他們各座大獄的秩序……”

“難道你不是這麼想的?”方羽笑著反問道。

“這,你,你胡說!”無祭仙臉色微變,說道,“這域王石可是你逼著我交給你的,我哪來那麼多的想法?”

“回到正題。”方羽說道,“你到底知道多少,都告訴我吧。”

“反正你也冇什麼損失。”

“你要不告訴我,我又在這裡鬨……隻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所以你具體想要知道什麼?”無祭仙看著方羽,問道。

“東獄的上一任鎮守者,到底因何緣由被替換?”方羽眯起眼睛,問道,“這個問題,你應該最清楚了吧?你可是接任者。”

“這個問題,我的確可以回答你。”無祭仙點了點頭,答道,“我的前任啊,就是因為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而被替換的。”

“是絕大部分修士……不對,是絕大部分生靈都會犯的錯誤。”

“什麼錯誤?”方羽問道。

“因為私心。”無祭仙答道。

聽到這個回答,方羽內心一震。

無祭仙的回答,正好對應了六羽飛仙的說法!

東獄的上一任鎮守者,就是因為私心而犯下大錯!

“他具體因為私心犯下什麼錯誤?這個私心,是不是與東獄當時鎮壓姬天明的事情有關?”方羽追問道。

“看來六羽老頭確實把他知道的都告訴你了。”無祭仙麵露譏諷之色,說道,“的確,上一任鎮守者就是在抓捕姬天明這件事情上處理不當才遭到重罰。”

“處理不當,指的是什麼?”方羽繼續問道。

“兄弟,具體內情啊,我是真不清楚。”無祭仙搖頭道。收,而在古擎天的記憶中,他在仙界調查過是誰對楚前輩施加了咒印,已經有些眉目。”“等到了仙界,我會按古擎天的記憶去找那幾個大族。”“嗯,也唯有這麼做了。”林霸天點了點頭,說道,“不管怎樣,楚前輩至少還活著……雖然活著對他來說很可能是更大的痛苦。”想到楚天心目前的狀態,方羽的內心也很沉重。作為他的護道者之一,楚天心如今的處境可謂極其艱難。而他卻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老方啊,之前我問你,古擎天到底是個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