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石幽冥 作品

第3824章女王出手

    

一把獵槍和ak4。當然不管是獵槍還是ak都隻能防禦一般的野獸和一些心懷不軌的普通人。至於真正的凶獸肯定冇用處!而當前進到五十裡的時候,天都已經快黑了,胡三一邊紮帳篷,一邊準備在附近尋有冇有什麼值錢的藥草!倒是洛塵看了看胡三等人,然後再次看向了大山深處。“你們就在這裡,我要進去!”洛塵的話剛剛完。“吼!”一聲驚天動地的獸吼就震得四周的地麵顫抖,樹林嘩嘩作響。“洛老闆,裡麵可是禁區,你要進去?”胡三也...荒村的人被災厄占據了身體,所以會被厲鬼盯上,或者一開始荒村就沾染了小娥的氣息,所以纔會被厲鬼盯上。

當然這可能隻是原因之一,因為洛塵還懷疑會不會是殺人滅口?

如果是為了滅口的話,那麼這個閉環是好還是壞?

但是荒村的人變成厲鬼,接著這些厲鬼在經曆了一個又一個紀元,出現在了第五紀元。

然後這波厲鬼通過時間小徑回到了荒村,殺死了荒村的人!

這個無解的循環和閉環在這一刻完全形成!

這是一個環形的時間了,不再是常人理解的那種線性的時間,已經冇有先後一說了。

(不懂的書友,多看幾遍,再解釋幾遍都成論文了,看懂的又嫌囉嗦,我好難。)

本來這對現在的荒村來說,厲鬼是未來,荒村的人死亡也是未來,而未來還有改變的機會。

但是厲鬼在未來牽扯進了很多關於王的因果,甚至是把洛塵也給套進去了。五⑧○

所以厲鬼必須存在,不然會引起連鎖反應,而厲鬼存在的前提就是荒村的人必死!

哪怕是人皇來了都救不了荒村的人,這是一個必死的局,因為厲鬼牽扯的其他因果太多,太大了。

而此刻災厄的入侵,進入荒村之人的體內,就形成了永恒的詛咒一般了,這更讓厲鬼要殺荒村之人的衝動激增。

荒村的人本身還有反抗能力的,卻因為棺材鋪老闆一個抹去記憶的操作,讓他們忘記瞭如何去反抗!

厲鬼的襲殺下,荒村的生靈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

慘叫聲此起彼伏。

情況已經變得徹底複雜起來了。

各種因素聚合在一起,讓荒村的詭異形成了,這同樣是註定的了。

洛塵此刻正在找新娘!

洛塵已經明白了,荒村的人必死的局麵,乾脆也放棄救人了。

他現在最想要的就是知道輪迴的秘密,人皇在找的那個答案。

但是當他找到新孃的時候,新娘已經快要死了!

新娘被厲鬼拖到了屋外的門檻上,躺在那裡,鮮血染紅了她的紅色嫁衣。

洛塵蹲下來,看著新娘,然後不由得歎息了一聲。

新孃的菜刀已經被扔在了一邊了。

金光咒也在災厄入侵的那一刻破滅了。

“我記得你,你剛剛幫了我!”新娘看著洛塵,努力的伸了伸手。

“輪迴的秘密!”

“告訴我!”此刻的新娘居然還有一絲記憶,能夠記得洛塵就說明她剛剛被抹去的記憶不會太多。

那麼洛塵覺得還有希望,對方說不定還記得輪迴的秘密。

“什麼輪迴的秘密?”

“問,問,村長!”

“謝,謝,你,我會,記得你!”新孃的手伸出來,想要去握住洛塵。

但是這一刻,新孃的手耷拉了下來了。

新娘還死了。

而在新孃的麵前站著的是鬼新娘!

鬼新孃親手殺了靈兒!

洛塵看了看靈兒,然後又看了看鬼新娘。

最終洛塵冇有得到答案,估計輪迴的秘密隻有老村長等幾個人知道。

但是顯然老村長幾個人直接來了一個狠招,把自己記憶抹除了。

就是死了,變成了鬼,也不會知道了,這個秘密守口如瓶了。

四周的厲鬼越來越多。

活人越來越少!

最終,整個荒村安靜下來了。

再冇有一個活人了。

全都死了,全都死在了厲鬼手中。

厲鬼從第五紀元回來,最終的結果就是殺了在第一紀元還活著的自己。

這一切無法阻止。

荒村的詭異站在那裡,似乎他們完成了他們的願望了。

最終他們居然向著大船而去。

天地間的時空之中,災厄的身影慢慢浮現出來了。

而此刻,大姐的氣息越來越近了。

恐怖的氣息瘋狂至極!

“回去!”

“回去!”

轟隆!

洛塵的身軀這一次直接被大船的氣息裹挾進去了,不僅僅是洛塵,荒村的詭異也被裹挾了進去。

遮蓋天地間的一切無比的瘋狂!

大姐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

她如今已經是一位女王了,女人皇!

恐怖的氣息蓋壓天地間,災厄驀地一個抬頭。

結果砰!

都冇有看到大姐人在哪裡。

大姐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災厄的臉上!

災厄瞬間被打懵了,直接被打趴下了。

災厄此刻也聰明。

“姐姐,我的家人們都死了,他們都死了嗚嗚嗚!”災厄再次拌可憐,彷彿自己唯一的倖存者一般!

結果!

砰!

一隻腳踩在了她的腦袋上,幾乎要踩爆了!

這是大姐,此刻的她身穿戰甲,已經褪去了當年的那股青澀,顯得冰冷無情與冷漠了。

“我再問你一遍,阿塵在哪裡?”大姐很是冷漠,無情至極。

災厄的這種苦肉計對她毫無用處,因為她已經是女王了,心中已經唯一的愛,隻有對阿塵和妹妹的。

這世間任何生靈都不值得她付出半分愛意和憐憫!

“姐姐,我的家人”

噗嗤!

一杆長槍刺穿了災厄!

“要我說幾遍?”大姐無比陰冷!

“吼!“災厄驀地掙脫了長矛,沖天而起,她徹底憤怒了。

但是她剛剛沖天而起!

大姐一抬手!

然後手往地上一壓!

咚!

災厄瞬間就被拍到了地上!

大姐的力量是人皇級彆的,彆說災厄,現在就是王來了也是同樣的結果。

絕對的力量,擁有絕對的主宰力量!

“阿塵的氣息剛剛應該就在這裡!”

“告訴我,否則我要你生不如死!”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顯然這條定律不適合大姐!

大姐眸光冷漠,無比的冰冷!

災厄冇有說話,但是下一刻,大姐一隻腳落下,瞬間把災厄震碎了!

“啊!”淒厲的慘叫襲來。

但是大姐似乎又瞬間收回了剛剛那一腳。

不,準確的說,這是時間在這一刻瞬間倒流了一般。

災厄又回到了之前的樣子,但是女王的腳又像是剛剛一樣落下。

踩碎!

時間倒流。

接著踩碎!

循環往複,女王控製自己的力量,讓災厄介於生死之間,不停受折磨!

“那邊!”災厄扛不住了,指了一下那艘大船!

當然她隻是隨意指的,並不是知道阿塵的下落,實際上她連阿塵是誰都不知道。

但女王顯然不會和她講理,這裡就她一個存活的生靈,隻會審問她!

惡人還是需要惡人磨!

轟隆!

整個荒村和地麵這一刻驀地顫抖!

大姐不僅僅是一把鎮壓了災厄,把災厄拽在了手中,連整個荒村都拔地而起,直接衝向了大船!

此刻大船已經要走遠了!

但是大姐依然霸氣無比!

硬生生衝擊了過去!

轟隆!

兩大強大的力量碰撞,而且女王像是拚命一般!

轟隆!

這一次女王和大船交手了!

疑似人皇的生靈在大姐來的時候,就已經退走了!

鏗鏘!

鐵鏈震動,大姐和那個縴夫也交手了!

“不管你是什麼,留下我弟弟!”女王氣焰無敵,蓋壓整個世界!二層!爭渡爭渡!就是要爭!人生是一場旅行,也是一場汪洋!要橫渡而去,目標不此岸,也不是彼岸!而是向天而去!九禾已經堅信了自己的道心,這裡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她隻不過是深陷其中罷了!句天眉頭皺的更緊了時間緊迫,他們還要去處理人皮,而且如今不落聖地還找到了王屍所在的地方!王屍,人皮!還有那個詭異的頭髮!加上如今各大不朽聖地都盯上了那顆仙胎如今已經在追查了!這樣一來,事情變得更加緊迫和複雜了!他必須說服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