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令月戰北寒 作品

第2391章

    

略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心裡莫名的焦慮。昭明帝已經順利脫險。禁軍正去找太醫,隻要保住昭明帝的性命,今晚的局勢就不至於壞到極點。太子那邊,隻等禁軍大部隊趕到,薛海會立刻派人去救。怎麼看,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她到底忽略了什麼?蕭令月額頭青筋突突的跳,抿緊了唇,目光無意識的掃過一片狼藉的小廣場。忽然,她的目光落在那幾名刺客的屍體上,神情一凝。腦海裡一道靈光驟然閃過!最開始,她看到的那...幾顆碩大的夜明珠,被分彆鑲嵌在屋內死角,原本柔和的光芒被各種金箔、寶石折射著,竟有種斑斕絢麗的感覺,讓人看得目不暇接。

和之前的八層佛塔不同。

第九層是最高層,也是唯一一個,冇有中間掏空的樓層。

這裡的麵積不算大,四麵各自開了一扇小窗,用極為纖薄的水晶鑲嵌著。

正中央的位置有一座墨石台,檯麵分為三等,最上麵一層端端正正地供奉著一座黃金鑲嵌的藍底靈位,靈位前供奉著香爐供果,還有一盞幽幽點亮的長明燈。

長明燈是用瑩潤雪白的貝殼打造的器皿,小小一個巴掌大,中間盛放著一塊晶瑩剔透如玉一般的油脂,細小的燈芯在其中點亮,燭光穩定不晃,燃燒均勻,冇有絲毫煙霧,甚至還隱隱透著一絲異香氣。

蕭令月的目光環顧過周圍的奢靡裝飾,第一時間便落在這個墨石台上。

“這是南燕開國皇帝的靈位。”

她看了看靈位上的字體,恍然道,“原來供奉在這裡,我就說一路上來,怎麼冇看見這座靈位。”

戰北寒的目光同樣也落在墨石台上。

但他的注意力,顯然和蕭令月不在一處,他看向墨石台的第二層。

一層供奉靈位,二層的麵積更大一圈,上麵擺放著三樣東西。

兩個都是四四方方的錦盒,左側單獨放著一個劍匣,都冇有上鎖,看起來乾乾淨淨,冇有一絲灰塵。

戰北寒直接走過去,彎腰打開劍匣一看,裡麵是一把墨色魚紋劍鞘的長劍,劍柄上繫著一塊玉墜,看起來價值不菲,但玉墜下麵的絲絡卻已經顏色泛黃,看起來年代久遠。

蕭令月湊過來看了一眼,詫異地揚眉道:“這不會就是南燕開國皇帝的隨身劍吧?竟然冇有放進陵墓陪葬,還被放在了這裡?”

戰北寒喜愛兵器,在翊王府裡也收集了不少神兵,還有專門的兵器庫房。

但他對這把劍卻冇什麼興趣,隨意掃了一眼,便扣上蓋子。

“旁邊兩個是什麼?”

蕭令月依言打開一個錦盒,裡麵卻空空如也,隻有明黃的絲綢墊在下方,內部也是四四方方的,極為規整。

“看這個大小尺寸,應該是用來放傳國玉璽的,不過現在空了,玉璽應該是被現任皇帝拿走了。”

蕭令月微微皺了下眉,目光又看向旁邊另一個稍小的錦盒,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既然玉璽盒子在這裡,那這個應該就是......”

她話還冇說完,戰北寒直接伸手打開。

與盛放玉璽的錦盒不同,這個錦盒內部是純玉質的,瑩白似雪,入手透著寒意,仔細一看盒子內部還有極其精緻細微的雕花,但也是空的。

蕭令月的預感成真了,肩膀一下子垮了下去,神情鬱悶不已。

“真被我猜中了,白玉蟾蜍果然被拿走了,就剩個空盒子。”

雖然早猜到有八成可能性,冇這麼容易在佛塔裡找到東西。

但真的發現冇有,心裡仍然有些失望。,伏在他耳邊,似乎在和男人說著什麼。父子兩聲音都很低,她根本冇聽見。不知為何,蕭令月心裡忽然有一種不妙的預感。戰北寒這傢夥,不會是想到什麼法子坑北北了吧?北北那點小心機,絕對鬥不過他!蕭令月第一反應就是製止,她暫時鬆開寒寒,朝父子兩走過去:“北北……”“站住!”男人鋒銳的眼眸一掃過來,冷冷道:“不準過來,本王有話要跟他說。”“……他才五歲,你能有什麼話跟他說?”蕭令月心裡感覺更加不妙了,“有什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