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令月戰北寒 作品

第2392章

    

的目標。是寒寒!他是翊王府唯一的世子,也是昭明帝最寵愛的皇孫。先皇後的生忌,文武百官都到場,寒寒作為皇長孫,不可能不出席。而刺客費儘心機調走了戰北寒,精心策劃,敢對昭明帝和太子同時下手,又怎麼可能忽略掉戰北寒唯一的兒子?論仇恨,戰北寒絕對是南燕第一個想除掉的對象,隻因他太難對付,南燕纔不得不調轉目標。如果有機會除掉戰北寒唯一的繼承人,那些刺客絕不會手下留情!蕭令月咬緊唇,幾乎咬出血。心裡的懊惱和自...戰北寒掂量著手裡的錦盒,狐疑道:“你確定這是用來放白玉蟾蜍的?”

“確定啊,有什麼問題?”蕭令月不解地道。

“盒子是空的。”戰北寒說,“你怎麼知道裡麵放過東西?你以前也冇親眼見過白玉蟾蜍吧?”

這倒是。

蕭令月以前雖然在南燕生活了很久,但白玉蟾蜍這種皇家至寶,也不是她能見到的。

最多也隻是聽說過傳聞,還是不知真假的那種。

但蕭令月跟其他人不同,她有彆的訊息渠道。

“我確實冇有親眼見過白玉蟾蜍,但是藥王穀的人卻見過,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說過,南燕皇帝差點被毒殺那次,就是藥王穀的人出手,通過白玉蟾蜍確定是中毒。”

蕭令月說道,“後來,我和藥王穀的人接觸,從他們口中得知了不少白玉蟾蜍的情報,這些情報都是真的,也用不著懷疑。”

藥王穀的人不會刻意騙她。

之所以告訴她,也是純粹抱著一種分享的心思,或者說,這是學醫之人特有的研究心態。

“白玉蟾蜍的特性十分獨特,是一種介於活物與死物之間的存在,有點類似於藥材中的冬蟲夏草,會根據不同的環境改換形態。”

蕭令月簡單地解釋道,目光看向戰北寒手裡的錦盒。

“這錦盒外表與普通盒子無異,但內部卻鑲嵌了寒玉,或者,更準確地來說,這盒子本身就是用一整塊寒玉雕刻出來的,再在外麪包了一層普通的木盒皮而已。因為蟾蜍遇到寒冷的環境,會自然陷入冬眠沉睡狀態,白玉蟾蜍也是一樣。”

“寒玉天生冰寒,將白玉蟾蜍收在盒子裡,可以讓它長時間處於沉睡狀態,也有助於它的功效恢複,這是藥王穀告訴我的事情。”

戰北寒聞言點點頭,“現在盒子空了,白玉蟾蜍已經被取用了?”

蕭令月想了想:“我覺得,用是不太可能用,畢竟這東西一般時候也用不上,而且用完後要養很久才能恢複,可能是南燕皇帝一朝被蛇咬,對下毒的事情心有餘悸,所以乾脆把白玉蟾蜍帶在身邊,以防不時之需。”

白玉蟾蜍本身並不是解毒的藥材,它是一種具有靈性的活物。

隻要是它所在的一定範圍內,周圍出現了毒素,白玉蟾蜍就會對此產生反應,相當於是一個毒素報警器。

而除此之外,它還有一項特殊能力,就是能緩慢吸納周圍的毒素。

打個比方說,一間屋子裡充滿了毒氣,隻要將白玉蟾蜍放在屋內,等上一段時間,它就會把毒氣吸入體內,達到另類的“解毒”功效。

不止是毒氣,人身上所中的劇毒,也能通過貼身佩戴白玉蟾蜍的方式,讓它慢慢“吸”走身上的毒,從而使人解毒獲救。

南燕皇帝之前被貴妃謀害,因為下得是隱秘的慢毒,所有禦醫都診斷不出來,差點喪命,最後是慕容曄親自請來了藥王穀的人,又用上了白玉蟾蜍,才最終確定南燕皇帝是被人毒害。麼算,她騙他的次數還少嗎?多得都快數不清了。他是不是也要來一句,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把她狠狠懷疑個遍,纔對得起她這番胡扯的歪理?男人越想越氣,越想越可笑,冷冷看著她的眼神像小刀子一樣。“是。”蕭令月抿著唇,“是我說的。”她忽然笑了一下:“戰北寒,我們其實是同一種人,疑心重,防備心強,本身就很難真正信任任何人,自古以來同性相斥,越是相像的人,就越不該靠近。隻會相看兩生厭。”“是嗎?”戰北寒眯起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