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反轉

    

個季家怕是差點火候,不如來點更大的!”霍斯堯將她摟得更近,招手吩咐雲溢山,“把蘇梅引過來。”秦煙愕然。他這是……“演戲麽?我也挺在行。”霍斯堯看向她,笑意在眼底浮動。秦煙咬牙。跟霍寧的“姦情”確實是更大,更容易引來蘇梅,她一開始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但現實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這男人恐怕要假戲真做啊!“我不幹!”秦煙拒絕。“這可由不得你。”他像抓小雞仔似的,把人單手一拎,直接帶走。秦煙雙腿懸空,在半空...“到底是誰在胡說八道?”秦煙將剛才的報告單直接甩在了眾人麵前,“剛才這位顧總口中說著,要將人命放在第一,但剛才各位接到出事的這個藥品,來源就是顧氏集團。”

什麽?!

眾人一驚。

有人立馬去看摔在地上的那個藥品單子。

果然,上麵清清楚楚寫著,是顧氏集團生產的藥。

竟然顧氏集團?!

“臥槽……回想起顧明剛才的話,我簡直是細思極恐啊……”

“怎麽會這樣?頭一次見到這種明明是自己理虧,還顯得像自己啥都幹了似的人?”

“年度打臉大戲。真的牛逼,顧明你剛才說的話自己聽聽合理嗎?”

不僅僅是網路上的評論,現場的人看向顧明的時候,眼神都已經開始變了。

顧明感受到四麵八方過來的壓力。

所有人都將眼神往他頭頂上壓的感覺,讓他瞬間有些慌了。

“我不相信!一定是你搞的鬼!”

他伸手去抓報告單。

一看,落款還真的是顧氏集團,上麵甚至還有他批註的簽名。

這回是百口莫辯了。要是他剛才沒有說出那番言論,那還好說,但是言論一出現,這無疑就相當於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啊!

簡直了……

“你還有什麽好說的?”秦煙站出來道,“今天的事情已經很明顯了,就是你為了栽贓我們,搞出來的一場戲!”

“你放屁!”顧明直接罵出了口。

有些人聽見了這話,忍不住皺了皺眉。

這也太粗鄙了。

顧明卻顧不了了,咬牙切齒地指著秦煙道:“有問題的藥品早就處理掉了,怎麽可能是那個時候的藥!一定是你偷梁換柱,想要顯得自己多仁愛似的,笑話!”

秦煙笑了笑,“隨你怎麽說。”

這事情已經是鐵證了。

不是顧明一兩句解釋就可以糊弄過去的。

顧明以為自己還能善了麽?

那簡直就是笑話。

顧明見秦煙的表現如此淡定,也咬了咬牙。

“哼,你就是企圖混淆視聽!”顧明道,“這些藥品不管怎麽說,都是從你這裏出來的,你潑髒水也要適度。今天這事情我看也沒什麽商討的餘地了,還不夠清楚的嗎?大家以後認準了,不要再去秦煙這裏就!警察也馬上要到了,有什麽東西,我們去警察局裏說!”

“我同意。”秦煙笑眯眯的,“有什麽東西,我們去警察局裏說。”

顧明一噎。

他眯眼盯著秦煙瞧。

難道……她手裏還有什麽其他的把柄?

否則為什麽會說得這麽篤定?

這麽一鬧,他倒是不敢肯定了。

正在這時候,有人突然跑了過來。

“顧總!結果出來了!”那人手裏也拿著一份報告單,直接遞上去給了顧明。

顧明立馬接過。

秦煙就抱臂站著,好整以暇看著顧明。

顧明一看,喜上眉梢。

“看!”他立馬對著鏡頭,將報告給展示出來了。

“我說什麽來著?剛才那個人的血液化驗結果已經出來了,裏麵含有大量的禁藥!秦煙就是利用醫院的便利,在拿著病人私底下做黑市,目的就是要完成她的人體實驗!”

此話一出,剛才所有的懷疑顧明的人,此刻都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

“什麽!秦家的醫院就是為了弄地下實驗室的?!”

“這也太可怕了吧!”

“真有人體實驗啊?那是不是那種重病患者而去了他們醫院,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你們記不記得,秦煙還曾經說過,她們是很願意收疑難雜症的!現在想來,簡直是細思極恐啊。疑難雜症……這不就是正好要讓人去實驗禁藥的身體嗎?他們沒有心是不是?”

“我頭皮發麻了簡直!”

網友議論紛紛的同時,現場的氛圍和熱度也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故意的?!”雲溢山覺得後背發涼。當時那種情況,他隻顧著害怕了,秦煙居然還能走一步想三步?!太太太可怕了吧……“他服藥多久了?”霍斯堯眸光微沉。秦煙凝視她微抿的嘴角,回答道:“按症狀來看,差不多兩年了。”霍斯堯手指在身側微微握緊。兩年……“蘇縉,去查冉清。”他冷聲道,嗓音冰寒。三年前車禍之後,霍令寬開始頭疼犯病,找遍了名醫也沒法根治,最終在霍老爺子的勸說下選擇用中醫療養。也就是那個時候,冉家作為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