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袈裟理科佛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三章 宜將剩勇。

    

”,要麽就等死。如何?靈蠱靈蠱,生而有靈。如何選擇……陳九暮相信它們應該會作出決斷的。……當然,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留下肥蟲子小白,於此間鎮場之後,陳九暮也就不管這裏麵六十人的各人際遇,而是走出了能讓密集恐懼症患者,當場去世的蠱窟,來到了外麵。走到一處空地,陳九暮看著前方黑暗,拱手說道:“多謝前輩……”“哼!”黑暗中,傳來龍伯那憤憤不平的話語:“你這樣是在竭澤而漁,在亂搞——我到時候,一定...霸王伏誅。

看著蘇半夏劍尖之上那肥大的王級鬼倀蟲,陳九暮歎了一口氣。

這玩意,看著不大,卻將整個天下,都給禍害了一遍。

不提北方……

南方至少有數百萬、上千萬的百姓,直接或者間接地死於這恐怖的倀禍!

就因為這麽一個小玩意。

陳九暮歎息著,與挑眉過來的蘇半夏,點了點頭。

曾幾何時,天下間的第一頭王級鬼倀蟲現世,墨家得到訊息之後,立刻選派了四支精銳小隊,北上除倀。

陳九暮、蘇半夏、貫仲與燕九!

結果最終陳九暮拔得頭籌,依靠著墨家滯留北方的元老章學油燃燒生命送來的山河劍,斬下了魯王頭顱,最終贏得了彩頭,成為墨家的九長老。

那一迴,陳九暮贏了!

但今時今日,蘇半夏卻同樣斬下了一顆王級鬼倀蟲的頭顱。

這一頭的實力,比起當年魯王,要更加恐怖。

但終究還是授首於此!“钜子……”

“拜見钜子!”

“見過钜子!”

圍殺霸王的一眾強者,有墨家內部的,也有各路援兵。

能夠聚集於此的,大部分都是超凡之輩。

但眾人瞧見抵達的陳九暮,卻都心悅誠服地拱手,朝他打著招呼。

開戰之前,場中大部分人的心中,其實都充滿了絕望。

甚至覺得即便是有著墨家援軍的加入,也不過是垂死掙紮一下,然後想著怎麽死,更有風骨一些……

畢竟差距,實在是肉眼可見的巨大。

但誰也沒想到,此戰竟然會走到今時今日……

伴隨著佐佐木的橫死,多爾袞的敗逃,即便是最茫然的人,都感覺到了曙光的出現。

而現如今……

就連擾亂南方諸省,為禍一方的敵酋霸王授首伏誅,似乎都變得理所應當。

這玩意雖然恐怖……

但真實戰力,比起多爾袞、佐佐木而言,到底還是差上一些的。

陳九暮與大家簡單地點了點頭,算作招呼。

隨後他來到蘇半夏跟前,開口說道:“隊長,交給我吧?”

蘇半夏將秦皇劍前移。

陳九暮輕輕一揮手,那霸王體內的鬼倀蟲,卻是化作了一股青煙,消失殆盡。

緊接著,陳九暮又是淩空一拍。又一份的蟲牌。

他握在手心處,感受著裏麵傳來那宛如山海一般澎湃的躁動。

下一秒,他將手一翻,蟲牌消失不見。隨後,他看向了另外一個方向。

稍微靠北的地方。

“走!”

當陳九暮帶著一眾人均超凡的大部隊,抵達朝鮮屍軍之地,瞧見此處的戰局越發慘烈。

畢竟從一開始,此處便是出城部隊主攻的方向。

為了掩藏墨家飛舟的攻擊手段,這兒投入了大量的墨家精銳部隊。

而與霸王一樣,此處的朝鮮屍王李倧,也有了想要撤離的跡象,卻依舊被死死地給拖住了。

將它拖住的,是“與龍角力”和“先鋒”兩大重甲中隊。

貫仲與馬彪,兩位中隊長為了爭奪墨家內部的資源,曾經水火不容,那叫一個激烈。

結果現如今,卻是兩支合作一處,化作絞繩,將朝鮮王庭屍軍的精銳,給不斷絞殺,硬骨頭一點一點地啃下。

圍攻朝鮮屍王的陣容,比霸王那邊的稍微差上一些。

但貫仲、李北鬥、三長老和李定國的四大超凡陣容,卻還是足夠能頂的。

特別是後麵三人,都是各自擊殺了曾經的對手。

方纔加入的戰鬥。

當陳九暮趕到的時候,戰局也已經見了分曉。

三長老邢魁,用性命拖住了朝鮮屍王……

而李北鬥、李定國兩人聯手,將朝鮮屍王控製住,貫仲手中的滄浪劍宛如流光,將那可怕的倀鬼王一分為二,劈成了兩半。

陳九暮趕到的時候,邢魁還剩下半口氣。

他趕過去,將人扶住,渡去一股醇厚的靈力,似乎挽迴三長老的生機。

但三長老卻一把抓住他,搖了搖頭。

感受到對方身體裏,空空蕩蕩,沒有一絲靈力,陳九暮心頭一震。

這個男人,其實已經死了。

隻不過是強撐著一口氣而已。

抓著三長老的手,陳九暮歎了一口氣,說:“邢長老,你其實不必如此……”

邢魁卻搖了搖頭,艱難地張了張口。

沒說話,但有一大口的鮮血噴出,落到了陳九暮的身上。

陳九暮不閃不避,隻是緊緊地握住邢魁的手。

吐過一口血,邢魁似乎輕鬆許多。

他抓著陳九暮,呢喃說道:“對、對不起!我對、對不起钜子……”

一句話沒說完。

這位墨家的三長老生機斷絕,就此逝去。

陳九暮歎了一口氣,看向了旁邊的老爹李北鬥。

他知道邢魁口中的钜子,並不是自己。而是創始钜子蒼耳子。

李北鬥看著陳九暮滿是愧疚的表情,歎息一聲,說:“你不必自責——老邢在剛才與尚可喜交手時,是拚了同歸於盡的手段,將其擊殺的。尚可喜死了,他自己本來也活不了了的……”

陳九暮歎了一聲,說:“唉……”

一聲長歎,似有千言萬語,最終又歸於沉默。

李北鬥懂他的意思,繼續勸說道:“老邢心思重——這次過來,就懷著死誌的,求仁得仁吧……”

陳九暮沒有繼續歎息,而是說道:“那個出賣三長老的鍾無義,有訊息沒?”

李北鬥說:“據說人在金陵小朝廷。”

陳九暮點頭,說:“好,迴頭發函過去,說我要拿那家夥的頭顱,給三長老靈前祭奠……”

李北鬥忍不住問:“要是他們不願,又該如何?”

陳九暮冷笑道:“他們會願意的!”

李北鬥看著霸氣十足的陳九暮,頗有一種孩子長大了的感覺。

他點了點頭,說:“行!”

陳九暮想起一事兒,問:“吳三桂呢?”

他坐鎮洛陽上空,下方一切的爭鬥,確實盡收眼底。

隻不過後來與多爾袞交手,就顧不上。

李北鬥不明白陳九暮為何那麽關心吳三桂,但還是說道:“死了!有點棘手,但扛不住硬仗……”

陳九暮點頭,沒有再問,而是來到了朝鮮屍王李倧的跟前。

此刻的貫仲,已經處理完了這玩意的屍身。

偌大的王級倀鬼蟲,被完好剝離了大半,此刻正張牙舞爪地衝著旁邊眾人齜牙咧嘴呢。

陳九暮看著這惡心黏稠的玩意,搖了搖頭。

他伸出手,五指一張。

那原本還活蹦亂跳的王級倀鬼蟲,瞬間失去了活力,宛如一坨黏糊糊的鼻涕蟲。

隨後陳九暮的目光,落到了那具穿著黃袍的屍身之上。

沒有蟲牌!

但他並不在意,閉上眼睛,沉思了一會兒,蹲下身來,劃了一下地形,最終鎖定了兩處地方。

一處在虎牢關。

一處在邙山。

陳九暮用手指點了點,說:“鬼倀蟲的母巢,應該就在這兩個地方——你們先處理現場,迴頭再去斬草除根……”

講解了一會兒,身後傳來喧鬧聲。

陳九暮站起身,瞧見大長老厲澤華,帶著一眾人等,匆匆趕到此處。

“钜子!”

大長老走上前來,拱手說道:“兩處倀鬼王已滅,後續計劃如何,請指示!”

作為墨家資格最老的長老,厲澤華沒有半點兒擺譜。

對待陳九暮,畢恭畢敬。

陳九暮點了點頭,說:“我去追殺多爾袞,此處就拜托諸君了!”

他雙手抱拳,長鞠到地。

厲澤華領著眾人躬身:“敢不用命?”黑風已經死了。大宗正朱常濟,隻剩下了一口氣,旁邊隻有一個宗室少年,半跪在地上,哭得稀裏嘩啦。看著麵如金箔,眼神不再凝聚的大宗正,長公主不由得一陣渾身冰涼。盡管不久之前,她剛剛奪了大宗正的權力,走上了前台……但事實上,無論是大宗正,還是長公主,都知道兩人之間的對抗,卻是一種潛在的默契——之前大宗正一貫強勢,結果福王與錦衣衛指揮使駱養性的連續叛逃,使得朝中力量大幅度衰減,再繼續讓他站在前台,隻恐眾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