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忘憂 作品

第一章 她是禍國妖後

    

喜怒無常。夜亦痕手上的力道收,“既然你這麼他,那朕就全你,讓好好活著看看,他是怎麼死的!”“我說了,我不知道!”宋星辰艱難地開口,聲音像是利刃劃過瓷一般難聽得直刺人的心底。“嗬,不知道!”夜亦痕一聲冷笑,“你這麼維護他,可他卻不見得惦記著你,你被綁在這裡三天,他的人連人影都沒出現過。宋星辰,你說你辛辛苦苦幫他奪下這皇位又有什麼意義?”宋星辰看著男人眉眼之間的狠戾,一口終於是沒忍住吐了出來,鹹腥味在...金朝,金城,晴空萬裡,艷高照。

金朝的京城百姓卻不懼酷暑,全都聚集在了皇城外的廣場之上。

“燒死!”

“燒死妖!”

……

群激,萬民的高呼震耳聾。

“啪,啪……”廣場中心的行刑柱上,浸了鹽水的鞭子,一鞭子接著一鞭子的在白囚的上。

那一白的囚早已經被鮮浸染得通紅,但囚卻彷彿本就不知道痛一般,一雙早就有些渾濁的眸子,死死地盯著皇城巍峨的宮殿。

就是宋星辰,是前朝的貴妃,也是百姓口中禍國殃民的妖!

宋星辰了乾涸的,抬頭看了一眼已經快到中天的日頭,目又再一次投向了不遠巍峨的宮殿,帶著希冀,他快來了吧,能在死之前再見他一麵也算是上天待不薄。

夜亦痕坐在明黃的步攆上,看著行刑柱上的人,眸加深了幾分。

宋星辰也已經看見了那個明黃的影,早已經乾裂得不樣子的勾了勾,展開了笑。哪怕是頭發淩,形容枯槁,這一笑卻仍能看出傾國傾城的絕代風華!

剛下步攆的夜亦痕看到那點點笑意,心不了一下,但下一瞬麵卻是更冷。

他的手一揚,一桶加了鹽的冷水已經從宋星辰的頭上兜頭澆下,意識已經模糊的宋星辰上一個激靈,再一次睜開來眼睛。

看著站在眼前的男人,角再一次勾起了一抹笑。

眼前的男人俊無儔,深邃的眉眼依稀還是年的模樣,隻是如今那眉眼之中再沒了對的寵溺有的隻是冰冷蝕骨的深沉。

看著的笑,夜亦痕隻覺得心頭堵了一團火,猛地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宋星辰,他在哪兒?”

宋星辰無力地輕微搖頭。

“啪!”夜亦痕猛地一掌扇在的臉上,隻覺得嚨口有一鹹腥的在朝外麵湧,但卻不想在他的麵前太過難看,又生生的嚥了下去。

“你就這麼他是不是,就算是死也要庇護他!”夜亦痕漆黑的眸子中全是戾氣,恐怖冰冷的氣息從他的上散發開來,周圍伺候的宮人不自居的都退後了幾步,直接匍匐在了地上。

廣場上隔得遠的民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全都跟著戰戰兢兢地跪伏在地。眾所周知,新帝雖勤政民,但脾氣卻是喜怒無常。

夜亦痕手上的力道收,“既然你這麼他,那朕就全你,讓好好活著看看,他是怎麼死的!”

“我說了,我不知道!”宋星辰艱難地開口,聲音像是利刃劃過瓷一般難聽得直刺人的心底。

“嗬,不知道!”夜亦痕一聲冷笑,“你這麼維護他,可他卻不見得惦記著你,你被綁在這裡三天,他的人連人影都沒出現過。宋星辰,你說你辛辛苦苦幫他奪下這皇位又有什麼意義?”

宋星辰看著男人眉眼之間的狠戾,一口終於是沒忍住吐了出來,鹹腥味在口中彌散開來,隻覺得腦袋好沉,子好沉,明明是在烈日之下,卻彷彿置水底,冷得徹骨!

夜亦痕的一雙拳頭地握在了一起,嗬,原來這樣才能刺激到嗎?對那個男人還真是真心!

宋星辰努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看著眼前眉目如畫的男子,用盡全力牽起了角的一抹笑意,張口想要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來。

“宋星辰,既然你為了他連死都不怕,那朕就全你!”夜亦痕的聲音不帶一,原本卡在脖子上的手猛地甩開,就像是在扔什麼骯臟惡心的東西一般。

宋星辰用盡了全的力氣都沒能捕捉到那一抹決然離開的明黃,架在周圍澆了火油的木材已經被點了起來,和天上的太一起炙烤著這個禍國殃民的罪人。

的最後一力氣被榨乾,眼睛努力睜開的那一條兒終於再也撐不住了,眼皮無力的耷拉下去,再沒有了半分意識。

……

宋星辰以為會就這麼死去,卻沒想到一桶冰涼的鹽水澆在上,鹽水浸上的傷口,鉆心的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艱難的睜開眼睛就看見一抹明黃的影站在麵前,不由得就皺了皺眉,難道還沒死。

“妹妹,你就別再這般死扛著了,晉帝早已經窮途末路了,現在是陛下的天下。”一個溫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宋星辰抬頭看見一華服的宋未雪,沙啞的嗓音艱難開口,“姐姐?”

宋未雪聽見這聲姐姐,漆黑的眸底卻是閃過一抹瘋狂的惡毒,但上卻仍舊是溫婉大方,“亦痕纔是眾所歸的真命天子,妹妹你這麼死扛著,不僅你自己苦,還會連累了父親、二孃和小弟啊!”

提到這三個人,宋星辰隻覺得全的氣上湧,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力氣,讓拚命地掙紮著去抓住了前的那一抹明黃,“夜亦痕,你把我爹孃怎麼樣了?”

夜亦痕蹲抬起了的下,“他們現在還好好的活著,但至於他們能不能繼續好好的活下去,那取決於你!”

宋星辰直視著夜亦痕那雙深邃的眸子,曾經這雙眸子在看著的時候全是寵溺的意,可如今卻全是冰冷的恨意。

有些絕的扯了扯角,“我已經告訴你了,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就不能信我呢?”

“我信你!”夜亦痕突然暴怒的掐住了的脖頸,“宋星辰,我曾經全心全意的信你,你卻狠心想要我的命。曾經我可以為了你放棄天下,你卻轉嫁給夜澤熙,扶著他坐上龍椅!”

“好啊!我信你,你先兌現你當初的承諾,好好伺候我!”他狠戾的語氣中盡是瘋狂的冰冷。

宋星辰聽著卻隻覺得止不住的抖,當初曾承諾非卿不嫁,而他也曾說過非不娶,可現實卻是那麼的疼痛。

“是不是隻要我做了,你就放過我的爹孃和小弟?”宋星辰不想去回憶那些過往,抬起頭,聲音沙啞的問道。

夜亦痕漆黑的眸子盯著,沒有說話,卻掙紮著抬起幾乎已經廢了的雙臂,將上早已經被打得碎了布條又被汙黏在上的囚一點點的剝落。

牽扯著皮那種深骨髓的疼痛讓的咬住了自己的。

隨著上的最後一點布料落地,夜亦痕的臉更加沉,“嗬,沒想到晉帝寵冠六宮的貴妃,也不過是人盡可夫的.婦!”

他說著,嫌棄的掐著的脖子,直接將提起來,抵在墻上,“宋星辰,你當初背叛我的時候可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說話的同時,他已經狠狠要了。心!宋星辰努力的抬起沉重的眼皮,看著眼前眉目如畫的男子,用盡全力牽起了角的一抹笑意,張口想要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來。“宋星辰,既然你為了他連死都不怕,那朕就全你!”夜亦痕的聲音不帶一,原本卡在脖子上的手猛地甩開,就像是在扔什麼骯臟惡心的東西一般。宋星辰用盡了全的力氣都沒能捕捉到那一抹決然離開的明黃,架在周圍澆了火油的木材已經被點了起來,和天上的太一起炙烤著這個禍國殃民的罪人。的最後一力氣被榨乾,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