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錦陌上官燁 作品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隆重又獨一無二的婚禮(大結局)

    

主的一根頭髮,就被對方餵了蠱,那哀叫求饒的聲音毛骨悚然,據說死狀極慘。若是怡佳郡主知道自己背叛對方,自己的下場一定比浣紅還要慘。看穿麵前小婢女的心思,杜錦陌輕輕敲打起茶幾:“你若想活命,隻有扳倒怡佳郡主這一條路。”晦暗的眸子忽地一亮,小雯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接著又一個哆嗦,緊緊閉上嘴。說也是死,不說也是死。與其死在怡佳郡主手裡,不如死在杜錦陌手裡。這是打算不配合咯?清冷的眸色猛地一凜,杜錦陌冷了...景陽宮裡,杜錦陌端端坐於寬大的龍鳳合歡床邊。

大紅蓋頭下,鎏金點翠紅寶石九頭鳳冠映照著清冷而絕美的臉。

華服廣袖,層層疊疊,素紗中單,翟鳥紋蔽膝,鑲綠錦邊大帶,青色加金飾紐子。

往日輕盈玲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重重繁複,漸添無形壓力。

杜錦陌不禁直了直腰,端肅心神以撐起這份從來未曾承擔過的莊嚴與肅穆。

宮變之後,父皇便將皇位傳給了阿燁,帶著母後南下出雲州,說是要將皇祖父的屍骨迎回,之後再一路周遊列國。

阿燁執意要將皇後金冊、寶印作為聘禮送去秦王府。

三書、六聘之後,纔在今日將她迎娶過門。

殿內侍奉的內侍、宮女皆低垂著頭,麵色無比恭敬。

除了穆太後之外,杜皇後是第二位以皇後的身份,從宮廷正門承乾門抬進來的皇帝元妻。

盛寵無二。

“皇上駕到!”內侍郭公公一聲高呼。

雕花檀木門呼啦啦地由外而內被小心翼翼地推開。

一絲悠遠而深沉的冷香瞬間襲向鼻翼。

杜錦陌的心跳猶如小鹿般亂撞。

隔著大紅蓋頭,她看到了那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本該高興的,歡欣的,可是她卻有些小小的不適,因著這不適,拇指指尖更是輕輕地在食指指腹上劃著。

纖薄的唇角微微上揚,上官燁看著那小動作,不禁會心一笑。

天不怕地不怕的阿陌,居然也有緊張的時候?

俯下shen,小心翼翼地握住那玉脂般的柔荑,上官燁輕言細語:“彆怕,有我在。”

蔥白似的手指微微一頓,杜錦陌的心輕輕一顫。

又是這一句。

隔著紅蓋頭凝向近在咫尺的男人。

上官燁輕輕地揭開蓋頭,眼底閃爍出一抹亮光,在這亮光裡有無比的歡喜,無比的安心:

“朕終於娶到你了。”

話落,拉起麵前的紅衣女子,“朕帶你去一個地方。”

清冷的眸色微微一沉,杜錦陌掃一眼殿內的內侍、宮女:“這,怕是不合規矩。”

棱角分明的臉頰微微一側。

內侍、宮女們當即識趣地退下。

扶了扶略略傾斜的鎏金點翠紅寶石九頭鳳冠,杜錦陌一臉好奇:

“阿燁要帶臣妾去什麼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

寬大的手掌握住嬌小的柔荑,上官燁拉著紅衣女子出了臥房。

二人往右一拐,視線豁然開朗。

杜錦陌不由得一臉驚訝,不敢相信地望著眼前的一幕。

是二十四株桃花林!

其中一株桃花樹下還有一架鞦韆。

清冷的眸子裡映滿緋色,杜錦陌唇線微揚。

很久之前,她曾經央求阿燁送給她一些桃花樹,卻被阿燁一口回絕了

冇想到,今時今地,阿燁居然送給她二十四株桃花樹。

杜錦陌笑得甜蜜。

上官燁一臉寵溺,輕輕地展開紅衣女子的左手,接著,右手手腕微微一抖。

頃刻間,一陣風起,繽紛的桃花瓣飄舞在空中,一點一點地落在紅衣女子的掌心之中。

“你喜歡站在桃花樹下,張開手掌。

如果看到掌心裡有桃花瓣,你會很高興。”

上官燁一臉認真,

“你說,‘如果桃花瓣恰好落在掌心裡,說明心裡想的那件事情會變成現實,特彆準’。”

清冷的眸色微微一沉,杜錦陌滿心歡喜。

原來,她說過的每一句話阿燁都記得。

“與之成說”大約就是這樣吧。

突然,一半小小的紙片落在桃花瓣中央,杜錦陌不禁又驚又喜。

是那半張小像!

自從她決定離開阿燁後,便曾想燒掉這半張小像。

隻是當她點燃火摺子時,小像卻被風吹向苑門外,越飄越遠。

她一路追過去……不知不覺竟追到了琳琅苑。

小像落在琳琅苑門口的台階上,她正要去撿,小像又兀地被一陣風捲起來,消失在夜色中。

當時,她的心悵然若失。

清冷的眸子細細地打量著小像,杜錦陌笑得開心。

上官燁眉眼彎彎,彷彿千年的冰山終於融化,有了點點生機。

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伸出,上官燁將另一半小小的紙片放在那半邊小像的右側。

“小像圓滿了!”杜錦陌滿心歡喜。

“是啊,圓滿了!”上官燁將紅衣女子攬入懷中,唇角高高揚起。底的眸色微微一頓,上官燁狠狠瞪一眼身邊的白衣女子。這個女人竟然敢插他的話。斥責眼看就要脫口而出,卻在看到紅衣女子不安好心的眼神時,嘎然止住。他現在不跟她一般見識。等這件事情了了之後,他再跟她算總賬!姚寶璐當場嚇了一跳,連忙甩開紅衣女子的手。葉婉怡在這府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定是認識不少人,若是這個女人在暗處安排一些人故意針對她,她可是強龍難壓地頭蛇。錦色身形微微一頓,姚寶璐突然想到什麼。難道司沐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