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優優 作品

第144章 蘇總可真不容易

    

,後又有歐陽老爺子為其撐腰。除非是不想活了,才往槍口上撞。眾人付了賭局中的錢,紛紛散去,一場荒誕鬧劇結束。歐陽磷對蘇墨恭敬作揖:“神女,之前是我不懂禮數,還望您多多見諒。”“咚!”歐陽老爺子用柺杖狠砸了一下地麵。“你這個混球,罰你去祠堂閉門思過,三天後再出來,我看見你就心煩。”“是,父親。”歐陽磷態度謙卑,“不過您能看得見嗎?”“……”歐陽紫萱把蘇婉婉從台上生拉硬拽了下來。她將蘇婉婉送她的如意鐲子...第144章??蘇總可真不容易

文潔瞳孔地震:“蘇,蘇總…我剛剛聽到您叫古大股東——爸爸?所以你,你是……”

“我不是。”蘇墨微搖頭,擺正電話位置,“我在給我爸爸打電話,不是什麽股東,你聽錯了。”

文潔點點頭,有幾分尷尬,應該是聽錯了,她隻在前年會議上見過一次古鎮山,應該是她記憶模糊了。

她舔了舔嘴唇,將檔案放到蘇墨桌子上:“這是上個季度的銷售檔案,銷售經理想讓您簽字。”

“好,放下吧。”

文潔轉身離開辦公室,看著蘇墨微垂頭的表情,誤認為那是落寞的神情,心中不太舒服。

她忍不住拍了一下嘴巴,她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都說蘇家養女的親生父母是農村鄉下的農民,剛剛聽到蘇總說“辛苦了”,應該是心疼父親在田裏種地。雖然總裁位高權重,可是歸根結底和她一樣,還是打工人。工資多,想要維持農村父母兩個人的生計,也是不容易。

平日裏,蘇總肯定不太好意思多表露生活困難,她得做個有心之人,暗地裏得多幫助一下蘇總,蘇總可是她的恩人。

下午,DH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蘇婉婉踩著恨天高,渾身上下都是名牌,居高臨下盯著前台:“讓蘇墨出來見我。”

前台眼眸中帶著幾分鄙夷,立刻垂頭繼續忙手中工作,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複:“有預約嗎?沒預約請出去。”

“預約?你知道我是誰嗎?蘇墨原本就是我蘇家養的一條狗,現在還是一條流浪狗。”

自打蘇墨來到DH,福利待遇好了,假期規範了,就連餐補和車費都提升了!蘇總是人心之所向,大家見不得這種貨色詆毀蘇墨。

前台冷冷一笑:“我隻知道,一般隻有狗這樣叫!”

“你……!”蘇婉婉怒不可遏,她可是霍家未來的女主人,兒媳婦,居然被一個前台詆毀?她揚起手,一巴掌就要打下去。後者立刻偏頭,妄圖躲閃。

“啊!”

一陣疼痛的尖叫響起,蘇婉婉疼的麵容扭曲。

是蘇墨,及時又迅速的扣住了她的手腕。

“蘇墨!這就是DH的待客之道嗎?一個前台,都這麽不講規矩,你們DH是想和西華霍家作對?”

聽到西華霍家,前台忍不住身體一抖。蘇家沒人害怕,可是霍家就不一定了。

她偷偷睨了一眼蘇墨,如果總裁因為這個把她開除,她心中肯定有不甘心,可卻也隻能自認倒黴,畢竟“趨利避害”是每個人的最佳選擇。

下一秒,一隻溫暖的手卻拍了拍她的肩膀:“放輕鬆,別這麽緊張。”

蘇墨上前兩步,擋在她的麵前麵對蘇婉婉。

“霍家?霍淩風那個手下敗將?”蘇墨麵無表情,讓蘇婉婉更加憤怒,她表情猙獰。

蘇婉婉微微握緊拳頭,放平心態,強行恢複到一副淡定的樣子。她開啟隨身揹包,從包裏抽出一張紅色的卡片,遞給蘇墨。

“喏,你翻臉不認人,不過我蘇婉婉可不是你這種無情無義之人。”

看到那一抹紅色,蘇墨眉頭蹙起,她接過——結婚請柬。和她想象之中一模一樣。

“你要同霍淩風結婚。”蘇墨開口說的是陳述句。

蘇婉婉以為蘇墨是嫉妒,越發得意:“是啊,沒錯,我們就是要結婚了。蘇墨,你該不會不來參加吧?”

她捂嘴嘲笑:“別啊,你一定要來,畢竟我的婚禮,淩風會邀請很多有錢人的,萬一有哪個老頭子看上你,想包養你,或者願意和你這破公司合作,不也挺好的嗎?”

蘇墨置若罔聞,她不會因為蘇婉婉這種蠢貨而情緒波瀾。她眉頭微蹙,思考的是有關於霍淩風的事情。

霍淩風喜歡蘇婉婉?不可能。

上次同蔣安簽約是她搞砸的,丟了蘇家和霍家的顏麵,現在突然結婚?這其中肯定有什麽貓膩。霍淩風的目的從來都沒有那麽單純過。

可是到底是什麽,蘇墨一時間想不通。她對蘇家沒有感情,可是蘇爺爺還在,蘇婉婉的婚禮,他一定會去參加。為了爺爺,她也會去。

蘇墨一言不發,將請帖收下。

蘇婉婉剛要得意嘲諷,一道聲音在後麵傳來。

“情婦?破公司?嘻嘻嘻,老姐姐,你是在給自己貼標簽嗎?我還是第一次見人這麽說自己呢!”柳櫻從DH公司門外走了進來。

她用打量的目光從頭到腳掃視蘇婉婉,眼神嫌棄又鄙夷:“我當是什麽絕色呢?說話敢這麽自信。”

“放在娛樂公司啊,也就是那種十八線的顏值。靠男人的貨色,有什麽可驕傲的啊?”

柳櫻挑眉,搖頭晃腦,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樣子。

蘇婉婉咬緊牙關,麵對年輕麗質的柳櫻,一句話也吐不出,她認識這女人,當初霍淩風極力接觸的女明星。

柳櫻掰著手指頭,撅撅嘴:“哦呦,我想想,你可要看好你家的寶貝淩風,千萬別被其他女人給勾搭了去,比如我這麽年輕漂亮的。”

“我剛剛好像看到了活動現場,霍淩風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呢。”

聽到這話,蘇婉婉再也沒辦法淡定,直接轉身離開:“你們都給我等著!”結婚之前,她不允許出任何變故。

看著女人踩著高跟鞋,差點摔倒的樣子,幾個人在後麵忍著笑。這蘇婉婉還真是又笨又蠢啊。

蘇墨眼神之中有幾分無奈,對柳櫻道:“你和她置氣幹什麽?她蠢。”

“纔不能看著你白白被狗咬一口呢!”柳櫻現在心中最重要的人就是神仙姐姐呀!她的目光落在紅色請柬上:“你真的要去嗎?”

蘇墨微微點頭,輕“嗯”了一聲,蘇爺爺對於她來說很重要。

柳櫻臉上泛起疑惑,不理解,但是也沒問,畢竟神仙姐姐說的話都是對的。

“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的。”

柳櫻想了想,那怎麽能行?萬一神仙姐姐被欺負了怎麽辦?但是這件事,的確和她沒什麽關係。這樣要怎麽辦?她的視線停留在請柬的日期和地點上。憨厚的聲音在聽筒另一端響起。“蘇大佬,昨天你怎麽沒有接荊爺的電話呀?我們還都等著呢!”“對呀,怎麽回事?”其他人在後麵附和。磕CP這種事總少不了大熊兄弟眾人。蘇墨眼眸微垂:“臨時有點事。”“今天用我們幫你打卡嗎?”蘇墨想了想,回複果斷:“不用了,我馬上去公司。”當初同意進入荊氏集團,就是為了躲避家裏溫情的撮合懷疑,現在已經沒有躲避的必要了,她古家小姐的馬甲在荊北霆麵前被扒得一幹二淨,自然也沒有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