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耳思念 作品

第三千八百五十九章 卑微的人族

    

師,而且修為上也超越了自己,竟然還喊他為宋哥,這讓宋光亮是非常感動,此時,上等交易區的入口正好沒人,他將儲物戒指裡的一顆念靈果拿了出來,道:“浩華,既然你把我當做兄弟,那麼我想這顆念靈果,對你的師父肯定也很有用。”“我可以將這顆念靈果直接送給你師父,隻需要你師父將來幫我煉製一到兩次的丹藥,到時候我會湊齊煉藥用的靈草。”見宋光亮拿出來的竟然是念靈果,顧浩華立馬變得不淡定了起來,將念靈果拿在手裡之後,...從那上神庭上空中的劇烈旋渦之中,走出來了一道又一道的身影。

其中哪怕氣勢最弱的人,其修為也在四階真神之內。

最終,從那旋渦之中總共走出了十幾個人。

為首的一名中年男人和一名老者,乃是真殿內的殿主和太上長老。

跟在他們兩個身後的五名老者,自然是真神殿內的五大長老。

至於五大長老後麵的那些人,全都是真神殿裡的內殿長老。

剛才說話的人便是其中一名內殿長老,他們這些內殿長老隻是陪同而來的。

那真神殿的殿主名叫文嘯,他的相貌和文淵有幾分相似,而且從外貌上來看得話,他和文淵的年齡好像也差不多。

不過,這文嘯乃是文淵的父親,他如今還保持的如此年輕,純粹隻是駐顏有術罷了。

至於那真神殿的太上長老,乃是文嘯的一位老祖,也是他們文家的老祖,如今其擔任著真神殿的太上長老,其名叫文蒼。

文嘯和那真神殿的五大長老全都處於九階真神之內,而文蒼則是半隻腳跨出了九階真神。

如若他能夠獲得曾經天域內的天地本源之力,那麼他便能夠立馬成為帝神。

原本文家在得知文淵沒有死之後,整個家族都陷入了一片喜悅之中。

之前,文淵確實利用特殊之法和文家取得了聯係,他當初表示自己在天域內很安全,他讓文家的人不必太過擔心。

所以,文嘯和文蒼並沒有急著前來。

當年確定文淵生死的法寶,無緣無故的熄滅了,文家以為文淵已經死了,所以他們將那法寶埋藏了起來。

其實當年文淵隻是陷入了無盡的沉睡之中,乃是那法寶誤以為文淵出事了。

前不久,文家將那法寶重新挖掘了出來,他們發現那法寶果然是自己重新亮了起來。

可就在之前文淵真正死亡的時候,這一次那法寶直接爆裂了開來。

發現這一變化之後,文嘯第一時間想要和文淵取得聯係,可他始終得不到文淵的回應。

這回,他猜測文淵可能真的在天域內出事了。

他在將此事告訴文蒼之後,文蒼讓他召集真神殿五大長老,然後他們利用特殊之法,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天域這裡。

如今文蒼和文嘯等人站立在天空之中,他們低頭正好可以看到上神庭廣場上的葉晨峰和封思蕓等人。

他們甚至還可以在這裡捕捉到文淵死亡前的一些氣息,他們現在可以肯定,文淵絕對是死在了這裡的。

一時間,文嘯和文蒼身上氣勢爆發到了極致,他們將自己的氣勢朝著上神庭的廣場壓迫而去。

站在廣場上的葉晨峰、葛萬恒和封天狂等人,剛剛在得知來人是真神殿內的強者之後,他們便微微愣了一下,他們雖然預料到了真神殿內的人會來的很快,但他們真沒想到對方會來的這麼快。

尤其是當葉晨峰等人感覺到文嘯等人的修為之後,他們一個個是完全不抱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在他們看來,這一批真神殿的人,可以輕輕鬆鬆的將整個天域給徹底毀滅。

恐怖無比的氣勢從天空之中壓迫而來,葉晨峰、封天狂和雨夢等人聯手凝聚結界,想要來抵抗文嘯和文蒼的氣勢。

可他們聯手凝聚的結界,在此等氣勢麵前脆弱如紙。

“嘭”的一聲,瞬間被破開了。

緊接著,葉晨峰和封思蕓等人在此等氣勢的壓迫下,他們的身體在逐漸彎曲,最終他們一個個全都倒在了地麵上。

而沈風依舊是盤腿而坐,不過他身上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他全身麵板都在開裂,絲絲鮮血從其中不停的溢位。

文蒼見此,他身上的氣勢陡然一收,他開口道:“文嘯,你也收斂起自己的氣勢,我知道你心裡麵很憤怒,但這些螻蟻連我們的氣勢都承受不住的。”

“我們還需要從他們口中得知一些事情。”

文嘯聽得此話之後,他麵色陰沉的將自己的氣勢收斂了起來。

文蒼和文嘯等真神殿的人,緩緩的從天空之中降落,最終他們雙腳站立在了廣場之上。

他們的感知力掃過在場的所有人,在他們看來這裡最強的沈風和葉晨峰也隻是一階真神,應該是無法將文淵殺死的啊!

文嘯強忍著怒火,他看著正在從地麵上站起來的葉晨峰等人,問道:“是誰殺了我兒文淵?”

“如若你們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那麼之後我可以考慮給你們一個痛快。”

“否則我會讓你們清楚的瞭解到,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葉晨峰和封思蕓等人雖然心裡麵充滿了絕望,雖然知道自己今天可能必死了,但他們依舊沒有任何一絲低頭的想法。

如今包括那些原本前來這裡看熱鬧,還並沒有離開的修士,他們也一個個滿臉堅決。

他們從這些真神殿的人眼裡,看到了一種不屑和淡漠,他們感受到了真神殿內的強者,真的是沒有把他們當回事情。

甚至他們可以感受到,真神殿內的人完全隻是把他們當做垃圾。

葛萬恒見沈風還是沒有任何要睜開眼睛的意思,他心裡麵微微嘆了口氣,當然他知道就算沈風現在睜開眼睛,肯定也不會是真神殿內這些強者的對手。

在臨死之前,沈風幫他解決了曾經的恩怨,照理來說,如今哪怕是死了,他也沒有任何遺憾了。

可他在看到這些真神殿的域外異族之後,他心裡麵就是有一種不甘心和憤怒。

文嘯見沒有人開口,他冷然道:“你們一個個都很有骨氣?”

“接下來,每過一盞茶的時間,我就會摧毀你們每個人身上的一條經脈。”

“直到你們願意開口為止。”

“我身為真神殿的殿主,我願意陪你們在這裡浪費時間,你們應該要感到榮幸。”

“要知道,我可以對你們進行搜魂的,但我喜歡讓你們親自開口,你們這些人族螻蟻的所謂骨氣,我最是厭惡了。”

“從這一刻起,我已經開始在計時了。”

葉晨峰等人聽到這番話之後,他們隻是一個個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從對方的眼睛裡都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堅定。

不管如何,這一次他們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會低頭的。

當然,文嘯也沒有去搜尋上神庭內的其他人了,看來他是認準了廣場上的葉晨峰等人。

他就是要讓這些卑微的人族自己開口。根血柱之上,用力一抽。這根血柱在不停的被抽取出來,同時慕菱語身體內的血液在不停的變少。直接將這根血柱徹底抽出之後,慕菱語體內沒有任何一滴血液了,她全身麵板緊緊貼著骨頭,如同是地獄中出來的惡鬼一般。有沈風的一隻手按著她的腦門,暫時維持她的生機,還不能讓她死的這麼快。擂臺下的人看到慕菱語被這般抽走了全身血液,不少人心裡麵一陣發冷,眼眸裡布滿了驚恐之色。慕震古和韓雁蘭等慕家之人等不及太上長老趕來,他們拚...